【原创】泌外札....
导航
按医院找医生 按疾病找医生
首页 疾病知识 下载客户端

葛鹏 住院医师 徐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 泌尿外科

在线咨询 电话咨询 预约转诊

葛鹏医生未开通在线咨询服务

马上提问,医助帮我找医生 查看并咨询更多同科室医生
葛鹏 住院医师
徐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 泌尿外科

【原创】泌外札记:未成年人居然也会得前列腺增生

发表于 2017-01-12
已阅读

「医生,我是不是得了前列腺增生?」

面对眼前这个略显稚气,约莫十七八岁的小伙子的提问,我几乎不假思索的回答:「不会是!」徐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泌尿外科葛鹏

对我而言,前列腺增生(BPH)是很熟悉的一个疾病。读书时老师重点讲过,工作以后接诊过很多患者,临床教学时也给医学生上过课。以至于,提到 BPH 一系列的知识点会从脑中闪过。

BPH 是引起老年男性排尿困难最常见的一种良性疾病,发病机制尚未完全明确,目前公认老年和有功能的睾丸是 BPH 发病的两个重要因素,二者缺一不可。男性在 45 岁以后可出现不同程度的增生,多在 50 岁以后出现临床症状,主要有尿频、排尿困难等。

前文述及问题,在泌尿外科门诊并不少见。可是,未成年人真的不会得 BPH 吗?

带着这一疑问,我查检索了文献,结果大吃一惊,原来未成年人也会得 BPH!

至今,共计报道了约 4 例经病理证实的未成年人 BPH

1939 年,Powell 报道了第一例 BPH。患者 17 岁,初因隐睾就诊,行促性腺激素治疗,后诊断患有 BPH。作者认为,药物应用后导致的雄激素过度刺激可能导致了该例 BPH 的发生。

看到这里,猛然发现,原来早在近一个世纪前便有了未成年人 BPH 的报道,现在才知道的我是何等无知啊!

韩国 Park 等于 1994 年报道了一例 15 BPH 患者。因无痛性肉眼血尿就诊,直肠指检(DRE)示增大肿物感,边缘光滑,未触及明显结节,盆腔 CT 提示一不均一密度影肿物,位于骨盆内膀胱后方,将膀胱向右前方挤压。穿刺结果报告可疑恶性。由于肿物与前方膀胱和后方直肠粘连较紧,遂行肿物、膀胱、直肠一并切除。切下肿物大小 17×15×16 cm,重达 1300 g,最终病理证实为 BPH。住院共计 40 天出院,无后续治疗。

2005 年 Urology 杂志报道了第三例 BPH。患者 10 岁,因血尿及排尿期期症状就诊,前列腺特异性抗原(PSA0.2 ng/mLDRE 及影像学提示 BPH 可能,上尿路未见明显异常,前列腺重约33.2 g,凸向膀胱,为改善患者下尿路症状及明确病理诊断,行经尿道前列腺电切术,病理证实为 BPH。术后嘱患者行间断抗生素及α受体阻滞剂治疗。

两年后患者 13 岁时再次入院,一般情况差,排尿困难,伴发热,常规及生化检查示尿路感染、肾功能下降,PSA 0.04 ng/mLDRE 提示前列腺较两年前增大明显,影像学评估表现为肾盂、肾盏、输尿管扩张及 BPH,行开放耻骨上前列腺摘除术,切除前列腺约 42 g,术后病理再次证实为 BPH。随访两年,一般情况良好。

值得一提的是,该例患者为 42 周时剖宫产出生,由于母亲存在反复流产史,为了防止自发性流产的发生,在孕早期曾服用两周含绒毛膜促性腺激素药物。作者推测,服药后导致的雌激素水平升高可能与 BPH 有关。

10 岁?我又仔细看了一下数据,真真切切是 10 岁患者,居然这么小的儿童也存在罹患BPH风险。

2016 5 月来自土耳其 Yağmur 等学者报道了第四例 BPH。患者 17 岁,间断血尿伴急性尿潴留于外院就诊,予以留置导尿,由于反复出现血块,行耻骨上膀胱造瘘,DRE 触及增大的前列腺,超声探及来源于前列腺肿物影,行前列腺穿刺,病理不考虑恶性肿瘤。后入作者所在医院进一步评估,PSA 3.38 ng/mL,睾酮及雌二醇水平正常,磁共振检提示来源于前列腺中叶的肿块,大小约 48×55×68 mm,凸向膀胱,未见明确淋巴结肿大及转移迹象,前列腺穿刺标本再次病理评估,排除恶性肿瘤,后行经尿道前列腺电切术,切除前列腺 82 g,术后病理证实 BPH。随访至一年时,患者一般情况良好。

通过检索文献,可以发现未成年人确实存在 BPH,但是发病罕见,确切患病率尚不清楚。目前公认的 BPH 发病的两个因素:老年和有功能的睾丸,对未成年人而言显然不成立。在报道的仅有的 4 例患者中,有两例应用激素类药物史,研究者推测未成年人 BPH 可能与药物引起的雄激素和雌激素水平升高相关。

BPH 往往被称之为「慢性病」,疾病进展比较缓慢,但是对于未成年人 BPH 而言,或许病程存在差别。病例三中,患者行电切后,进展到肾功能下降、上尿路积水,只用了不到三年时间。这提示我们在临床中,如果遇到未成年人 BPH 似乎需要更密切的随访。

未成年人 BPH 的诊断与成年人类似,主要依据临床表现、体格检查、影像学评估等。由于 BPH 在未成年人发病罕见,做出诊断需慎重。需要指出的是,对于未成年人来说,在做出 BPH 诊断之前,需要排除恶性肿瘤,尤其是前列腺肉瘤,其较 BPH 更常见,前列腺磁共振或穿刺有助于鉴别诊断。

5α 还原酶抑制剂及 α 受体阻滞剂是治疗成年 BPH 患者常用药物,然而这些药物在未成年人长期应用的安全性并不清楚。手术治疗方案的选择也并非易事,考虑到术后各种短期和长期并发症的存在,所有的治疗应该以病人为中心,与患者和(或)家属充分沟通,共同选择出最优的治疗方式。

「医生,我是不是得了前列腺增生?」

当门诊再次遇到未成年人提的这个问题,你将如何回答?

注:原创作品,首发于丁香园,禁止转载,转载需获得授权!

主要参考文献

1. Powell TO. Precocious hypertrophy of prostate following persistent treatment with gonadotropic hormone. J Urol 1939;41:206-9.

2. Park CJ,et al. Juvenile benign prostatic hyperplasia. A Case Report. Korean J Urol 1994;35:1023-6.

3. Choi YD, et al. Juvenile prostatic hyperplasia. Urology 2005;66:881 e1-e4.

4. Yağmur, I., et al. Benign prostatic hyperplasia: Case report of a 17-year-old. J Pediatr Urol 2016. 12(4): p. 267.e1-267.e4. 

支持

赞!

送上暖心,支持大夫写出更多好文章

写评论
【原创】泌外札记:... 的相关咨询
【原创】泌外札记:... 的相关疾病
热门问题推荐
手机版 | 普通版| 电脑版 |网站地图 |问答知识
© 2016 好大夫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