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搜索
张临友 三甲
张临友 主任医师
哈医大二院 胸外科

什么叫安宁疗护?

安宁疗护又称临终关怀或缓和医疗,是姑息治疗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不同于常规的医学治疗,而是生命尽头的医疗支持。通过由医生、护士、志愿者、社工、理疗师及心理师等人员组成的服务团队,针对失去医学上救治意义、存活期限不超过3~6个月的临终患者提供身体、心理、精神等方面的照料和人文关怀。在控制患者身体疼痛症状的同时,关注患者的内心感受,给予患者灵性照护,让患者有质量、有尊严地走完人生最后一段旅程。
简言之,就是在患者的最后阶段,以人为本,通过医生、护士、志愿者、心灵关怀师等服务团队,与患者和家属一起努力,让患者少受罪,活的有尊严,走的安详。
安宁疗护有三条核心原则:1、尊重生命的同时也要承认死亡是一种正常过程;2、既不加速也不延后死亡;3、提供解除临终痛苦和不适的办法。由此可以看出,安宁疗护并不是放弃治疗,也不是“安乐死”,而是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不追求治愈性的治疗,而是以人为本,重视病人相关症状(如疼痛、发烧、腹胀、呼吸困难等)的处理,关注病人的主观感受和舒适度,让患者活的时候“安乐活”,走的时候不痛苦。
近日,达叔吴孟达因肝癌去世,半月前,“送你一朵小红花”的赵英俊也因肝癌去世。毫无疑问,达叔和赵英俊之所以能够走的安详,安宁疗护服务应该是从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安宁疗护起源在英国,开创者是西西里.桑德斯,我国的香港和台湾,都是世界上安宁疗护实施非常到位的地区;而赵英俊在最后阶段,则入住于我国大陆安宁疗护做得非常棒的地方——北京清华长庚医院疼痛科,科主任路桂军教授,是我国安宁疗护倡导者和具体实践者之一。
但遗憾的是,不是所有的临终患者,都能够像达叔和赵英俊一样,享受到安宁疗护带来的益处。2015年,在对全球80个国家和地区“死亡质量指数”的调查排名中,安宁疗护的发源地英国排名第一,而中国则排名倒数:第71位。也就是说,在中国大陆去世的人,绝大部分走的并不安详,而是在痛苦和不安中去世。这,实在让人尴尬。
为什么会出现如此状况?
第一个原因就是观念问题。首先,“好死不如赖活着”这句口头禅反映了绝大部分国人的生死观。国人大多注重生命的长度,而完全忽视了生命的质量,因此,往往愿意无论付出多大代价,无论是生活质量多么差,哪怕只能延续几天没有意义的生命,他们也会投入巨大代价。有数据统计,中国人一生中在健康方面的投入,60-80%都花在了离世前一个月的疾病治疗上。肿瘤病人的“生命不息,化疗不止”就是这种观念的具体体现。
殊不知,这些过度治疗因为对身体的害处,不但可能会让病人走得更痛苦,花费更高,而且有可能去世得更快。而安宁疗护不但提高了生活质量,花费更少,反而因为生活质量提高,身体状况和免疫力有了一定恢复,反而活的更久。与此同时,“喜谈生,拒谈死”则是老百姓的另一个常见观念。很多地方希望自己住地不远处有医院,但是不愿意自己旁边就是有安宁疗护单元的医院,会觉得不吉利。
第二个问题,则是经济问题。国内的大部分医院,由于病房紧张,在收治常规患者的情况下,医院可以达到收支平衡,正常运营。而如果收治安宁疗护患者,由于住院时间长,护理要求高,医护压力大,但安宁疗护相关护理和治疗费用并不高(国外的研究表明,实施安宁疗护的病人,不但生活质量更好,痛苦更小,而且花费更少),最终结果却是和医院的儿科一样,医护人员干活多,拿钱少,医护人员不满意,医院从经济考核和单位生存考虑,也不愿意预留更多病床。因此,从事安宁疗护的医院、医护人员以及相关专业人员不但数量少,而且水平参差不齐。
其三,地区差异巨大。目前,随着国家对安宁疗护政策的支持,北京、上海等发达地区,以及安宁疗护试点单位的省市级地区,安宁疗护发展迅速,但经济不发达地区,尤其是非试点单位,由于经济、政策以及理念的落后,对安宁疗护的认识远远不到位,这也大大限制了安宁疗护的进一步发展。
不过,近年来国家也逐渐认识到安宁疗护的优点和面临困境,也从国家层面在逐渐加以解决。1988年7月天津成立首家安宁疗护中心(英国第一家安宁疗护中心成立于1947年),2017年,国家卫计委在北京、上海、吉林、河南和四川启动第一批5个安宁疗护试点,2019年5月,卫健委在第一批试点的基础上,在上海市和北京市等71个市区启动第二批安宁疗护试点工作。据统计,截止2019年,我国可以提供安宁疗护服务的机构增加到71个,安宁疗护床位增加到957张,执业的医护人员增加到600余人,这两年,相关参与机构和医护人员更是发展迅速。
从国家法律层面,1994年卫生部首次将“临终关怀科”列入医疗机构诊疗科目目录。随着全国各地安宁疗护工作的开展,2017年国家卫计委发布了《安宁疗护实践指南(试行)》和《安宁疗护中心基本标准和管理规范(试行)》,主要内容包括疼痛及其他症状控制、舒适照护、心理、精神及社会支持等,并规定了疼痛等症状控制要点。
2020年6月1日实施的《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则明确规定了医疗机构应向公民提供安宁疗护,这是安宁疗护首次写入我国法律,意味着安宁疗护服务从此“有法可依”。我们相信,随着国家对安宁疗护更加重视,在未来的10-20年里,安宁疗护事业一定会蓬勃发展,逐步赶上发达国家。也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临终病人,随着安宁疗护的迅速发展,能够像达叔和赵英俊一样,享受安宁疗护带来的益处:少受痛苦,活的舒适,走的安详。这,也是一名姑息治疗专业医生的恒久心愿。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张临友
张临友 主任医师
哈医大二院 胸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