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图标 网站导航
搜索
杨勇 三甲
杨勇 主任医师
北京肿瘤医院 泌尿外科

浅谈前列腺炎

前列腺炎男性常见病,大约50%的男性在其一生中有过前列腺炎的经历,但是仅有5%~10%的前列腺炎可能与细菌感染有关[1, 2]。大多数诊断为前列腺炎的患者多为慢性非细菌性前列腺炎及慢性盆底疼痛,其临床特征为尿频尿急,盆底疼痛,性交痛或射精疼等。因此尽管这些疾病病因不同,临床则多表现为类似的症状,造成诊治困难,也是所谓前列腺炎迁延不愈的原因之一。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泌尿外科杨勇

 

美国国立糖尿病,消化及肾病研究所(NIDDK)将前列腺炎分为四类,第一类前列腺炎(I型前列腺炎)为急性前列腺炎,这类前列腺炎的主要临床表现为发病突然,尿频尿急尿痛明显,常伴高热,血象升高,尿液分析显示有多量的白细胞,血细菌学检查常阳性,主要致病菌为大肠杆菌。精液或尿液培养常阳性,但这类病人禁忌做前列腺按摩和前列腺液培养,否则易造成严重的菌血症或败血症。感染一旦扩散可能是致命的。这类病人的诊断主要依据是急性发病的泌尿系感染症状和病史,尿液分析,尿细菌学、精液细菌学和血细菌学检查,一旦怀疑有急性前列腺炎,应即可进行经验性抗生素治疗,主要采用一些针对大肠杆菌的广谱抗生素静脉点滴或注射治疗,同时需要适当的减热镇痛辅助治疗以尽快缓解患者的症状。第二类前列腺炎(II型前列腺炎)为慢性前列腺炎,慢性前列腺炎的发病特点为泌尿系感染症状反复发作,但一般不会出现高热血象升高等急性炎症表现,主要表现为尿频,尿急,排尿痛或射精痛反复发作,症状持续3个月以上,或排尿时尿道灼热或伴尿液异味感,症状持续存在者常伴有腰底部酸痛,睾丸会阴部疼痛和盆底疼痛等。。血象通常正常,尿液分析尿中有少量白细胞,前列腺液镜检白细胞通常超过10个/每高倍镜视野,前列腺液或精液细菌学检查阳性,大肠杆菌为最为常见的致病菌,但也可能为葡萄球菌或淋球菌等其他细菌,有时也可能为其他微生物,如衣原体和支原体。慢性前列腺炎的主要诊断依据是前列腺液四段培养,如果VB3细菌计数高于VB1十倍以上,可以确诊为慢性细菌性前列腺炎。慢性前列腺炎的治疗应以抗生素治疗为主,抗生素的选择应依据细菌学的药敏结果,也可采用经验性治疗,如奎诺酮类药物在前列腺组织内浓度最高,是经验性治疗前列腺炎的首选药物,也可选择先锋类和磺胺类药物。对于反复发作或症状缓解停药后很快复发的患者,抗生素治疗时间应在6~12周以上。第三类前列腺炎(III)前列腺炎指表现为慢性前列腺炎的症状,但前列腺液四段培养EPS和VB3阴性者,称之为慢性非细菌性前列腺炎。前列腺炎镜检白细胞超过10个/每高倍镜视野,提示尽管无细菌感染,但前列腺仍存在炎症表现,被列为IIIA前列腺炎;而细菌学检查阴性者前列腺液镜检白细胞小于10个/每高倍镜视野,被列为IIIB型前列腺炎。III型前列腺治疗较为复杂,可试用一或两个疗程的抗生素治疗,因为可能存在某种不易被发现的细菌感染。a受体阻滞剂是慢性非细菌性前列腺炎的一线药物,能有效减轻该病引起的一系列下尿路症状。其他辅助治疗有非激素类抗炎药物,抗胆碱能药物,坐浴,水化,前列腺按摩,生物反馈治疗等。第四类前列腺炎无症状前列腺炎,列为IV型前列腺炎。通常是因其他泌尿系统疾病偶尔发现前列腺液中有多量的白细胞,但细菌学阴性。一般无特殊主诉。可试用一,两个疗程广谱抗生素。

 

有关III型前列腺炎(即慢性非细菌性前列腺炎)最新研究发现,依据NIDDK标准确诊的III前列腺炎患者,有60%麻醉下水扩张阳性,提示可能存在间质性膀胱炎;这可能是临床上慢性非细菌性前列腺炎迁延不愈的原因之一,加之常可引起盆底痉挛,使症状变的更为复杂和难治。采用针对间质性膀胱炎的治疗,这类患者多数病人的症状可得到缓解[3]。这些研究提示对于采用常规治疗症状不能得到很好的缓解者,因考虑是否有间质性膀胱炎的可能。

 

尽管前列腺炎不是一种严重的疾病,由于该病引起的病因复杂,治疗的疗效取决于是否选择了敏感的抗生素,是否用了足够的疗程,是否存在着其他的疾病。正是由于前列腺炎的治疗需要一定的时间,给社会上很多不发医疗机构带来可乘之际,夸大的宣传,危言耸听的言论等对前列腺炎患者带来极大的伤害。有关前列腺炎是不是性病取决于前列腺液细菌学检查,如果致病菌为淋球菌,淋球菌性前列腺炎应该是性病之一。但多数细菌也是通过性接触传染,急性前列腺炎应该停止性生活,对患者细菌性前列腺炎(无论急性或慢性)患者来说,防止夫妻之间交差感染也是前列腺炎能尽快治愈的重要因素。对于临床中占大多数的非细菌性前列腺炎来说既无传染的可能,也不是性传播性疾病。所以患了前列腺炎的患者首先要到正规的医院进行详尽的检查,正确面对自己的疾病,夫妻之间也需沟通,对慢性前列腺而言,只要有一定的保护(如戴保险套),适当的性生活反而有助于前列腺炎的治疗。

 

 

参考文献

1.    Lloyd GL, Schaeffer AJ. The new age of prostatitis. Curr Infect Dis Rep. 2001;3:534-539

2.    Krieger JN, Ross SO, Riley DE. Chronic prostatitis: epidemiology and role of infection. Urology. 2002;60(suppl 6A):8-13

3.    Parsons CL. Prostatitis, interstitial cystitis, chronic pelvic pain, and urethral syndrome share a common pathophysiology: lower urinary dysfunctional epithelium and potassium  recycling. Urology. 2003;62:976-982.

 

杨勇
杨勇 主任医师
北京肿瘤医院 泌尿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