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泽树_好大夫在线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收藏收藏

媒体报道

医学是有局限性的

发表者:李泽树 人已读

可以说,医学是个不完善的学科,也是在不断发展的学科,它不可能像数学物理那样精确。

最近,一位少年时的好友的亲家翁被检查出患上了“中度恶性神经内分泌癌”,是属于非典型类癌,大小11.6cm×7.5cm,压迫气管并包绕血管。他们找到中山大学肿瘤医院,该院的胸科专家认为手术难度大、风险大,而且手术的预后不佳,建议先转化疗科进行化疗。

好友找我帮忙联系权威专家再看看。我帮他找到院长,安排了化疗科专家会诊,会诊的结果是无法痊愈,只能维持。患者家属急了,并开始怀疑肿瘤医院的水平。后来像大多数患者一样,好友又找到了另一家医院胸外科主任,该主任的判断是可做手术治疗且可以完全切除,成功率有百分之九十。于是,好友马上想将亲家翁转院,因此再次央求我跟医院的专家说说。

我很不情愿地回了一句:有种苦难叫折磨!好友不懂,问:什么意思?是否认为患者是有难之人,要你帮忙你就嫌麻烦?

我知道他很不高兴,也希望让他更明白。我说:中山肿瘤医院的专家给你们的判断是科学的,负责的,真诚的!不要说是我交待的,就算我没说过,医生也不会不尽全力去做,能手术的病人外科医生是不会推给别人的。如果不相信科学,不相信权威专家的意见,偏要另外再去找专家,好像非得要进行手术才算是尽心,知不知道,这对患者来说,其实是雪上加霜,难道不是一种折磨吗?他毕竟是我少年时期的好友,就算我帮助他们在手术医院找到专家,手术成功与否不会怪罪我和骂医生无良。但是,手术即使成功了,不能阻止癌细胞的扩散,这种手术的意义何在呢?

可怜的是,我们的患者往往不明白医学的局限性,当然也不排除一些医生在病人或家属的哀求下而冒险。其实每一种肿瘤都有不同的治疗方式,即使是晚期也有手术的可能和意义,姑息疗法就是治疗常用的手段,而不是非得要切除肿瘤。但是权衡之下,我们要考虑的是哪一种方式不会增加患者的痛苦。得了晚期肿瘤本身就是一种灾难,为什么家人不能用最平静的态度和最平和的办法帮助患者,缓解他们的痛苦呢?

同样的事情还不少。最近也有一位患腹部肿瘤的领导向我投诉某大医院,说该院的医生之前说可以手术切除的,但是打开腹腔之后发现不能切除,最后只得重新关上了。该领导非常恼火:为什么说可以手术切除最后又不手术呢?这不是白白挨了一刀吗?这个医院的医生太不负责任了,医德肯定有问题。我知道他的投诉是很没有道理的,只是说了一句:在临床中,手术探查还是允许的,毕竟仪器设备是间接的诊断。如果打开后发现不能做而继续为之,只会导致加重病情最后下不了台。

可以说,医学是个不完善的学科,也是在不断发展的学科,它不可能像数学物理那样精确。最好的医生也不能计算出一个病人什么时候死亡,甚至我们都不能计算出来一个感冒的病人什么时候痊愈,一种药物用到一个病人身上会有什么后果,常常是我们在一些病人的身上得到的经验用在另一些病人身上,这是当代医学的现状,每个病人个体有很大,结果可想,经常出现不可预料的结果,这是病人和医生都不希望的,这令我们很难堪,也是公众不能相信的,但这是现实。

廖新波(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网名:医生哥波子)

本文是李泽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本文仅供健康科普使用,不能做为诊断、治疗的依据,请谨慎参阅

收藏
举报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3-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