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搜索
已通过实人认证
执业证书编号: 1103*********65

孔烨医生

医师资格证审核通过

医师执业证审核通过

执业证书编号:1103*********65

人脸识别认证 认证通过

所有服务均由医生本人提供

医生寄语
综合推荐热度 3.6

二叶畸形主动脉瓣修复成形,主动脉瓣成形手术,主动脉根部重建手术。二尖瓣修复成形手术。微创冠状动脉搭桥手术。房颤的微创外科消融治疗,主动脉瘤和主动脉夹层的手术,风湿性心脏病换瓣手术,先天性心脏病的外科治疗。

孔烨,主任医师,医学博士。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师从国际著名心脏外科专家,全球首例人造心脏瓣膜的设计发明家,北美 Lasker 最高医学成就奖获得者 Albert Starr 教授深造。 1999年学成回国后,重点从事振兴发展我国冠状动脉外科的临床工作,是我国南方地区,最早开始探索微创冠脉旁路移植技术并付诸于临床实践的外科专家之一,是我国微创不停跳冠状动脉搭桥技术领域的先驱和开创者之一。 1999年起,在国内开展 Carpentier 理念的二尖瓣成形手术。经过二十年临床实践,对于退行性二尖瓣病变实施接近 100%的修复成形手术。在国内倡导保留瓣叶组织的二尖瓣成形胸科医院技术理念(Respect Approach)。近年开创了包括对合缘后移位技术,真实瓣环测量法等,二尖瓣成形领域的前沿技术理念,是我国心脏瓣膜修复成形领域的重要学者。 2012年以来,重点攻克主动脉根部重建与主动脉瓣成形技术。包括:各种保留主动脉瓣的根部置换手术(重塑技术与再植技术);瓣环加固改良Yacoub根部重建手术;主动脉瓣二叶畸形(BAV)成形技术等。在国内学术界推广“依据正常人群参考值重建主动脉根部”的技术理念应用于主动脉瓣二叶畸形的成形治疗;以及“在重建的根部结构内进行瓣叶修复”等David手术的胸科医院技术理念。是我国主动脉根部重建与主动脉瓣成形技术领域的先驱和开创人。 在二十余年临床实践中,成功完成多项国内临床外科创新技术的应用: 1999:首例微创小切口主动脉瓣置换手术。 2000:首例微创小切口二尖瓣置换手术。 2002:首例桥血管-主动脉吻合装置临床应用。 2006:首例左室室壁瘤切除+室间隔隔离重建手术(SAVE手术)。 2008:首例主动脉切口阻塞技术应用于OPCAB手术(AOT技术)。 2012:首例全腔镜下改良迷宫手术结合导管消融杂交技术。 2013:首例合并瓣叶修复的Stanford改良David手术。 2013:首例Loop-in-Loop技术应用于二尖瓣成形手术(Yozu技术)。 2014:首例“对合缘后移位技术”应用于二尖瓣成形手术。 2014:首例改良Loop技术应用于二尖瓣成形手术(Yamaguchi技术)。 2014:首例经心尖MVR+个体化左心室成形+CABG用于缺血性心衰的外科治疗。 2015:首例“真实瓣环测量技术”应用于二尖瓣成形手术。 2015:首例Yale技术应用于Barlow病变的二尖瓣成形术。 2016:首例Lansac理念主动脉根部加固重建手术; 2016:首例Schafers精准eH检测应用于主动脉瓣成形手术; 2017:首例瓣环加固改良Yacoub主动脉根部重建手术。 2017:首例主动脉根部-右房联合切口(RA-Root approach)应用于二次主瓣手术。 2018:首例Schafers主动脉瓣环加固重建技术应用于BAV修复。 2018:首例主动脉-二尖瓣幕帘扩大重建术(Commando Operation)。 2019:首例应用牛心包带瓣管道的自体肺动脉瓣移植手术(Ross手术)。 2019:首例partial David根部重建技术应用于急性A型夹层的根部处理。 目前任职: 1.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荣誉主任; 心脏中心外科主任;心脏瓣膜病与根部重建专科主任 2. 国家心血管病专家委员会, 血管外科专委会,全国委员 3. 国家心血管病专家委员会, 微创外科专委会,全国常委 4. 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外科分会,房颤诊治专业委员会,全国委员 5. 中国研究型医院协会,心脏瓣膜病学专业委员会,全国副主委 6. 中国研究型医院协会,心房颤动防治专业委员会,全国常委 7. 亚洲心脏瓣膜病学会中国分会(AAHVD China Chapter),全国副主委 8. 欧美同学会医师协会,心血管外科分会,全国副主委 9. 欧美同学会医师协会,大血管疾病分会,全国副主委 10. 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心血管外科专家委员会,全国常委 11. 亚洲心脏瓣膜病学会亚洲总会(AAHVD),常务委员 12. 亚洲胸心血管外科学会(ATCSA),常务委员 13. 上海市医学会心血管外科分会,委员 14. 上海市外科介入技术质控委员会,委员 15. 上海市医师协会心血管外科分会,委员

查看更多

荣膺届年度好大夫


医生寄语
医者,若不拥有完善的专业见解和高超的技术,则无法承担救死扶伤之大任;
医者,若不具有帮助病家的一颗善心,则行医之善因反而会引发恶劣的社会影响;
医者,若缺乏一种精神力量的摄持,则仅靠高超的技术往往难以战胜病魔,而无法给病家带来究竟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