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黄丽辉 三甲
黄丽辉 主任医师
北京同仁医院 耳鼻咽喉头颈外科

我国儿童听觉保健最新进展

听觉发育是婴幼儿感知觉发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听力障碍是影响儿童言语发育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国内外研究表明,儿童听力障碍的早期发现、早期诊断和早期治疗,可以最大限度地促进儿童听觉及言语发育,减少家庭和社会负担,降低残疾率,提高儿童生活质量,提高人口素质。近年来,随着听觉生理学诊断和康复技术不断发展,小儿耳鼻喉科、小儿听力学、小儿言语发育和小儿听力康复等领域受到医学界关注。在我国,随着社会经济和文化水平的不断提高,儿童健康也已得到社会和政府部门的广泛关注,儿童听觉保健也日益受到重视。与此同时,对从事儿童听觉保健专业人员的理论水平、技术操作与信息管理等要求也日益增高。本文旨在将我国儿童听觉保健的最新进展介绍给各位同道,以求获得共同发展。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黄丽辉

1 政府及医学界对儿童听觉保健的高度重视

近十余年来,我国政府、各级卫生行政管理部门及各级医疗机构在新生儿听力筛查及儿童听觉保健方面做出了积极贡献。1999年中国残联等十二部委发出残联康字〔1999〕第222号“关于确定爱耳日的通知”,共同确定每年的33为全国“爱耳日”,至今已经开展了10次全国“爱耳日”活动。为了从根本上解决我国出生缺陷高发的状况,我国政府于20022月制定《中国提高出生人口素质、减少出生缺陷和残疾行动计划(2002-2010)》。200412月,国家卫生部首次正式将“新生儿听力筛查技术规范”纳入[2004]439号文件《新生儿疾病筛查技术规范》[1] 20092月,卫生部重新颁布《新生儿疾病筛查管理办法》(卫生部64号令)[2],新管理办法不仅对新生儿听力筛查工作做了进一步规范,且规定从今年61日起,在全国全面启动新生儿听力筛查工作;不具备开展新生儿听力筛查的医疗机构,应当告知新生儿监护人到有条件的医疗机构进行听力筛查。目前,卫生部正在积极组织全国专家组对“新生儿听力筛查技术规范”进行修订。新管理办法的颁布,为新生儿听力筛查工作的顺利开展提供了有力保障。

国内《新生儿及婴幼儿听力筛查》[3]专著及《新生儿听力筛查》[4]培训教材的出版,也为该项工作的开展提供了理论依据。新生儿听力筛查工作广泛和深入的开展,为我国儿童听觉保健的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前景和机遇,同时也带来了一系列亟待解决的问题。鉴于我国没有“新生儿及婴幼儿早期听力检测及干预指南”,制定婴幼儿听力损失的评估和干预标准刻不容缓[5]2008年中华医学会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学分会积极组织专家编写我国《新生儿及婴幼儿早期听力检测及干预指南(草案)》,目前指南(草案)正在修订和审核中[6]。美国婴幼儿听力联合委员会“《早期听力检测和干预项目的原则和指南》2007年形势报告”将听力损失定义为先天性、永久性、双侧或单侧、感音神经性或传导性听力损失[包含入住NICU的婴幼儿神经性听力损失,例如听神经病(Auditory NeuropathyAN/[w1] 听神经同步不良(auditory dys-synchronyAD)][7]。这说明在今后工作中,对婴幼儿“听神经病/听神经同步不良”的早期检测和干预,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和关注。

2 我国听力障碍的发病状况

我国每年约出生2000万新生儿,若按先天性听力损失发病率1 ‰计算,则每年至少新增2万例听力损失新生儿。新生儿及婴幼儿听力问题不但影响个人(言语和认知发育、教育、就业、婚育)和家庭(沟通障碍、心理、经济负担),而且影响经济社会发展,成为家庭和社会沉重的负担。根据“2006年第二次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结果推算[8],全国单纯听力残疾2004万例,多重听力残疾776万例,听力残疾者多达2780万例,较1987年“第一次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有听力和言语残疾约1770万例有所增加。

2007年,教育部、民政部、卫生部和中残联等8个部、局、会联合发布《全国听力障碍预防与康复规划(2007-2015)》(以下简称《规划》)[9],强调以社区为基础、以儿童为重点,全面加强听力卫生保健与听力康复服务能力建设,到2015年实现目标:①初级听力卫生保健服务(以县级行政区为单位)覆盖率达80%;② 听力语言康复服务覆盖率(以县级行政区为单位)达80%; ③药物、感染、噪声性聋发生比例以2006年为基数降低10%;④已开展新生儿疾病筛查的地区,新生儿听力筛查覆盖率在2005年基础上提高30%;⑤新生听力障碍儿童助听器配戴(含人工耳蜗植入)率达90%; ⑥听力障碍人群中听力保健与康复知识的知晓率达60%。

3 儿童听觉保健需要多学科人员参与

我国在强化初级听力保健,助听器服务和发展多边合作、听力障碍流行病学调研等方面做了大量而卓有成效的工作[10-11],但在预防和减少出生听力缺陷、系统的听力障碍流行病学研究方面,还需要更加重视并进一步加强。要在我国这样一个人口大国实现“人人享有基本听力卫生保健和康复”的目标,首先必须重视正规听力学学位教育建设[12],同时重视防聋知识的科普宣传教育,重视听力障碍流行病学研究,制定听力师的职业资格准入制度,制定各类指南,推动防聋工作开展,建立初级听力保健网络等,经过艰难的跋涉,才有可能达到目标[13]

2000年和2007年美国婴幼儿听力联合委员会在《早期听力检测和干预原则和指导方针》中明确指出,作为耳聋和听力障碍患儿的识别、评价和听力康复,听力学家要参与到“早期听力检测和干预”的每项工作当中[7,14]。我国学者认为,听力障碍和耳聋的研究、预防和治疗是耳鼻咽喉科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耳鼻咽喉科工作者永久的课题[15]。新生儿听力筛查是一项系统化和社会化的工程[16-17],其涉及范围广、参与人员多,需要耳科学、听力学、儿科、围产医学、妇幼保健科等学科的医务工作者和应用基础科学工作者、工程科学工作者、教育学和其他社会工作者以及儿童家长的共同参与。因此,必须制定合理的分工合作原则和健全的管理体系,有效地整合多学科的力量,建立一支从事新生儿听力筛查、诊断和康复的专业团队,才能保证这项系统化工程的完成。而从事新生儿听力筛查和儿童听觉保健临床一线工作的技术人员主要由产科、新生儿科、儿童保健科或社区保健所的医师、护士及技师等人员组成,其技术水平参差不齐,亟待接受必要的听力学知识的培训[18]。因此,针对我国新生儿人口基数大,听力损失发病率高的特点,应建立全国性儿童听力保健网络,进行系统性的流行病学研究,为防聋治聋提供理论依据。另外,针对新生儿听力筛查、听力诊断及听力干预各阶段出现的问题,应规范工作流程、标准和准入制度,保证项目的顺利实施,真正使耳聋患儿受益。

4 应积极开展农村和基层地区儿童听觉保健工作

80年代中期,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北京市耳鼻喉科研究所戚以胜教授为首的科研小组与北京市儿童医院合作,率先在国内开展了高危新生儿的听力监测工作。90年代中后期,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先后与北京市妇产医院、北京市海淀区妇幼保健院和山东省济南市妇幼保健院等妇幼保健机构合作,得到北京和山东局部地区先天性听力损失的发病率[19-20],摸索出一套可行的筛查模式和方案。此后,南京、上海和浙江等各大城市均开展了较大规模的新生儿听力筛查工作,极大地推动了这个项目在全国的进展。

我国有9亿农村人口,如何在我国这样一个人口大国的农村和基层地区开展新生儿听力筛查及儿童听觉保健工作,国外并无先例。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北京市耳鼻喉科研究所的科研人员采取走出去,请进来的原则,与农村和基层地区的医疗和妇幼保健机构紧密联合,开展了新生儿听力筛查的试点工作。2002年开始,通过与山东省莱州市人民医院的合作,探讨如何在中国的农村和基层地区实施和推广新生儿听力筛查计划。此后进一步开展了与河南省安阳市妇幼保健院和江西省九江市妇幼保健院的合作,得出在农村地区进行新生儿听力筛查的可行性报告,同时获得了局部农村地区先天性听力损伤的流行病学资料[21-23]。文献[24]提示,在有条件的农村与基层开展新生儿听力筛查工作是可行且必需的。贯彻和执行卫生部关于“新生儿疾病筛查技术规范”,明确农村和基层先天性听力损伤的发病率,建立有效的听力筛查和儿童听觉保健模式,将为儿童听觉保健工作在农村和基层地区顺利开展提供科学依据。

5 新生儿听力筛查方案

现阶段,我国首先推荐(表1)新生儿听力普遍筛查(universal newborn hearing screening, UNHS),对所有新生儿都应在出院前用电生理学检测方法(OAE或AABR)进行听力筛查(“初筛”);对 “初筛”未通过者,应在出生42天内进行“复筛”。尚不具备UNHS的医疗机构,可采用目标人群筛查(targeted screening, TS)策略,即将有听力损失高危因素(表2)的新生儿或婴幼儿,在3月龄内转到有条件的医疗机构筛查;对听力筛查通过但有听力损失高危因素的新生儿,由儿保科或听力筛查中心定期跟踪随访(每6个月一次至3周岁)。在偏僻的农村和边远地区,所有婴幼儿都应在6月龄内接受儿保科或初级耳和听力保健人员进行的听觉发育观察项目[25]的检查(表3)。

所有“复筛”未通过或可疑听力损失者,均应在3个月龄内转诊至儿童听力诊断/检测中心进行听力评估。确诊有听力障碍者,均应在6个月内接受干预治疗(包括语声放大或助听器选配)[18],并接受专业人员的指导和康复训练。轻度听力障碍未佩戴助听器的患儿,一般嘱其家人进行语声放大,让孩子听清声音,定期进行听力检查。属于传导性听力障碍的患儿,一般采用药物(中耳炎)或手术(外中耳畸形)的方法进行干预和治疗,如果是双侧外耳道闭锁,首先是选配骨导助听器,5-6岁时择期手术治疗。属于感音神经性听力障碍的患儿,首选助听器。对使用助听器3-6个月后无明显效果的双侧重度或极重度感音神经性听力障碍患儿,建议在10个月左右进行人工耳蜗术前评估,1岁左右实施人工耳蜗植入手术,术后继续进行听觉言语康复训练,以求达到最大的康复效果。

6 结语

不同专业、不同学科的人员共同携手,精诚合作,协同发展[26],才能推动新生儿听力筛查及儿童听觉保健工作的顺利开展,才能实现2015年“人人享有康复服务”的目标

 

参考文献:

[1]卫生部办公厅.卫生部关于印发“新生儿疾病筛查技术规范”的通知.妇卫社发[2004]439号文件[S].

(https://www.moh.gov.cn/publicfiles/business/htmlfiles/mohbgt/pw10501/200804/27240.htm),2004-12-15.

[2]卫生部.《新生儿疾病筛查管理办法》(卫生部令第64号)[S]. (https://www.moh.gov.cn/publicfiles/business/htmlfiles/mohbgt/s9506/200903/39322.htm),2009-2-16.

[3]韩德民.新生儿及婴幼儿听力筛查[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3年4月第1版.

[4]沈晓明.新生儿听力筛查[M].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4年3月第1版.

[5]黄丽辉,倪道风,卜行宽,等. 制定婴幼儿听力损失的评估和干预标准刻不容缓[J]. 中华医学杂志,2008,88(22):1516-1517.

[6]黄丽辉,倪道凤,卜行宽,等.我国婴幼儿“早期听力检测及干预指南”编写思考[J]. 听力学及言语疾病杂志, 2009, 17(2):93-94.

[7]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 Joint Committee on Infant Hearing. Year 2007 position statement: Principles and guidelines for early hearing detection and intervention programs[J]. Pediatrics,2007,120:898-921.

[8]国家统计局,第二次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领导小组.2006年第二次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主要数据公报[N].新华社,2006-12-01

[9]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全国听力障碍预防与康复规划(2007-2015).残联发[2007]50号文件. 2007-12-22.

[10]卜行宽、刘铤. 世界卫生组织预防聋和听力减退工作情况介绍[J].中华耳鼻咽喉科杂志2000,35(3):237-239.

[11]卜行宽. 世界卫生组织预防聋和听力减退工作最新进展和我们的工作情况[J].中华耳鼻咽喉科杂志,2004,39(5):316.

[12]韩德民. 发展听力学事业要从教育抓起[J].中华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杂志,2006,41:321-323.

[13]韩德民.防聋治聋任重道远[J]. 中国医学文摘耳鼻咽喉科学,2009,24(1):2-3.

[14]Joint Committee on Infant Hearing. Year 2000 Position Statement:Principles and guidelines for early hearing detection and intervention programs[J]. American Journal of Audiology, 2000, 9: 9-29.

[15]倪道凤.做好新生儿听力筛查是耳鼻咽喉科医师的职责[J].中华医学杂志,2004,84(6):445-446.

[16]黄丽辉,张华.新生儿听力筛查的系统化和社会化[J].中国医学文摘耳鼻咽喉科学, 2007, 22(1):7-8.

[17]戚以胜,黄丽辉. 我国新生儿听力筛查的发展方向[J].中华医学杂志,2003, 83(1):268-269.

[18]韩德民.新生儿听力筛查与临床听力学[J].中华医学杂志, 2007,87(16):2809-2810.

[19]聂文英,宫露霞,刘玉俊,等.10501例新生儿听力筛查结果[J]. 中华医学杂志,2003,83(4):274-277.

[20]黄丽辉,韩德民,刘莎,等.未通过听力筛查的婴幼儿听力追踪分析[J]. 中华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杂志,2005,40(9):643-647.

[21]蔡正华,黄丽辉,彭士春,等.如何在农村地区开展新生儿听力筛查[J].中华医院管理杂志,2004,20(增刊):89.

[22]蔡正华,黄丽辉,恩晖,等.山东沿海农村地区的新生儿听力筛查[J].中华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杂志,2006,41(2):104-106.

[23]杨如兰,范卫平,王蕾,等.基层医院新生儿听力筛查模式探讨[J].实用儿科临床杂志.2006,21(7):428-429.

[24]韩德民,黄丽辉,蔡正华.在农村与基层开展新生儿听力筛查的重要性及可行性[J].听力学及言语疾病杂志,2006,14(3):161-162.

[25] 田中 美郷,小林 はるよ,進藤 美津子,等.乳児の聴覚発達検査とその臨床および難聴児早期スクリーニングへの応用[J].Audiology Japan. 1978, 21: 52-73.

[26] 韩德民.新生儿听力筛查与临床听力学[J].中华医学杂志, 2007,87(16):2809-2810.

[27] 戚以胜,宫露霞.新生儿普遍听力筛查的网络建设[J].中华医学杂志, 2004, 84(6):443-444.

 

2009-06-08收稿 本文编辑:陈婕

  

听觉发育是婴幼儿感知觉发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听力障碍是影响儿童言语发育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国内外研究表明,儿童听力障碍的早期发现、早期诊断和早期治疗,可以最大限度地促进儿童听觉及言语发育,减少家庭和社会负担,降低残疾率,提高儿童生活质量,提高人口素质。近年来,随着听觉生理学诊断和康复技术不断发展,小儿耳鼻喉科、小儿听力学、小儿言语发育和小儿听力康复等领域受到医学界关注。在我国,随着社会经济和文化水平的不断提高,儿童健康也已得到社会和政府部门的广泛关注,儿童听觉保健也日益受到重视。与此同时,对从事儿童听觉保健专业人员的理论水平、技术操作与信息管理等要求也日益增高。本文旨在将我国儿童听觉保健的最新进展介绍给各位同道,以求获得共同发展。

1 政府及医学界对儿童听觉保健的高度重视

近十余年来,我国政府、各级卫生行政管理部门及各级医疗机构在新生儿听力筛查及儿童听觉保健方面做出了积极贡献。1999年中国残联等十二部委发出残联康字〔1999〕第222号“关于确定爱耳日的通知”,共同确定每年的3月3日为全国“爱耳日”,至今已经开展了10次全国“爱耳日”活动。为了从根本上解决我国出生缺陷高发的状况,我国政府于2002年2月制定《中国提高出生人口素质、减少出生缺陷和残疾行动计划(2002-2010)》。2004年12月,国家卫生部首次正式将“新生儿听力筛查技术规范”纳入[2004]439号文件《新生儿疾病筛查技术规范》[1] ,2009年2月,卫生部重新颁布《新生儿疾病筛查管理办法》(卫生部64号令)[2],新管理办法不仅对新生儿听力筛查工作做了进一步规范,且规定从今年6月1日起,在全国全面启动新生儿听力筛查工作;不具备开展新生儿听力筛查的医疗机构,应当告知新生儿监护人到有条件的医疗机构进行听力筛查。目前,卫生部正在积极组织全国专家组对“新生儿听力筛查技术规范”进行修订。新管理办法的颁布,为新生儿听力筛查工作的顺利开展提供了有力保障。

国内《新生儿及婴幼儿听力筛查》[3]专著及《新生儿听力筛查》[4]培训教材的出版,也为该项工作的开展提供了理论依据。新生儿听力筛查工作广泛和深入的开展,为我国儿童听觉保健的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前景和机遇,同时也带来了一系列亟待解决的问题。鉴于我国没有“新生儿及婴幼儿早期听力检测及干预指南”,制定婴幼儿听力损失的评估和干预标准刻不容缓[5],2008年中华医学会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学分会积极组织专家编写我国《新生儿及婴幼儿早期听力检测及干预指南(草案)》,目前指南(草案)正在修订和审核中[6]。美国婴幼儿听力联合委员会“《早期听力检测和干预项目的原则和指南》2007年形势报告”将听力损失定义为先天性、永久性、双侧或单侧、感音神经性或传导性听力损失[包含入住NICU的婴幼儿神经性听力损失,例如听神经病(Auditory Neuropathy,AN)/[w1] 听神经同步不良(auditory dys-synchrony,AD)][7]。这说明在今后工作中,对婴幼儿“听神经病/听神经同步不良”的早期检测和干预,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和关注。

2 我国听力障碍的发病状况

我国每年约出生2000万新生儿,若按先天性听力损失发病率1 ‰计算,则每年至少新增2万例听力损失新生儿。新生儿及婴幼儿听力问题不但影响个人(言语和认知发育、教育、就业、婚育)和家庭(沟通障碍、心理、经济负担),而且影响经济社会发展,成为家庭和社会沉重的负担。根据“2006年第二次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结果推算[8],全国单纯听力残疾2004万例,多重听力残疾776万例,听力残疾者多达2780万例,较1987年“第一次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有听力和言语残疾约1770万例有所增加。

2007年,教育部、民政部、卫生部和中残联等8个部、局、会联合发布《全国听力障碍预防与康复规划(2007-2015)》(以下简称《规划》)[9],强调以社区为基础、以儿童为重点,全面加强听力卫生保健与听力康复服务能力建设,到2015年实现目标:①初级听力卫生保健服务(以县级行政区为单位)覆盖率达80%;② 听力语言康复服务覆盖率(以县级行政区为单位)达80%; ③药物、感染、噪声性聋发生比例以2006年为基数降低10%;④已开展新生儿疾病筛查的地区,新生儿听力筛查覆盖率在2005年基础上提高30%;⑤新生听力障碍儿童助听器配戴(含人工耳蜗植入)率达90%; ⑥听力障碍人群中听力保健与康复知识的知晓率达60%。

3 儿童听觉保健需要多学科人员参与

我国在强化初级听力保健,助听器服务和发展多边合作、听力障碍流行病学调研等方面做了大量而卓有成效的工作[10-11],但在预防和减少出生听力缺陷、系统的听力障碍流行病学研究方面,还需要更加重视并进一步加强。要在我国这样一个人口大国实现“人人享有基本听力卫生保健和康复”的目标,首先必须重视正规听力学学位教育建设[12],同时重视防聋知识的科普宣传教育,重视听力障碍流行病学研究,制定听力师的职业资格准入制度,制定各类指南,推动防聋工作开展,建立初级听力保健网络等,经过艰难的跋涉,才有可能达到目标[13]

2000年和2007年美国婴幼儿听力联合委员会在《早期听力检测和干预原则和指导方针》中明确指出,作为耳聋和听力障碍患儿的识别、评价和听力康复,听力学家要参与到“早期听力检测和干预”的每项工作当中[7,14]。我国学者认为,听力障碍和耳聋的研究、预防和治疗是耳鼻咽喉科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耳鼻咽喉科工作者永久的课题[15]。新生儿听力筛查是一项系统化和社会化的工程[16-17],其涉及范围广、参与人员多,需要耳科学、听力学、儿科、围产医学、妇幼保健科等学科的医务工作者和应用基础科学工作者、工程科学工作者、教育学和其他社会工作者以及儿童家长的共同参与。因此,必须制定合理的分工合作原则和健全的管理体系,有效地整合多学科的力量,建立一支从事新生儿听力筛查、诊断和康复的专业团队,才能保证这项系统化工程的完成。而从事新生儿听力筛查和儿童听觉保健临床一线工作的技术人员主要由产科、新生儿科、儿童保健科或社区保健所的医师、护士及技师等人员组成,其技术水平参差不齐,亟待接受必要的听力学知识的培训[18]。因此,针对我国新生儿人口基数大,听力损失发病率高的特点,应建立全国性儿童听力保健网络,进行系统性的流行病学研究,为防聋治聋提供理论依据。另外,针对新生儿听力筛查、听力诊断及听力干预各阶段出现的问题,应规范工作流程、标准和准入制度,保证项目的顺利实施,真正使耳聋患儿受益。

4 应积极开展农村和基层地区儿童听觉保健工作

80年代中期,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北京市耳鼻喉科研究所戚以胜教授为首的科研小组与北京市儿童医院合作,率先在国内开展了高危新生儿的听力监测工作。90年代中后期,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先后与北京市妇产医院、北京市海淀区妇幼保健院和山东省济南市妇幼保健院等妇幼保健机构合作,得到北京和山东局部地区先天性听力损失的发病率[19-20],摸索出一套可行的筛查模式和方案。此后,南京、上海和浙江等各大城市均开展了较大规模的新生儿听力筛查工作,极大地推动了这个项目在全国的进展。

我国有9亿农村人口,如何在我国这样一个人口大国的农村和基层地区开展新生儿听力筛查及儿童听觉保健工作,国外并无先例。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北京市耳鼻喉科研究所的科研人员采取走出去,请进来的原则,与农村和基层地区的医疗和妇幼保健机构紧密联合,开展了新生儿听力筛查的试点工作。2002年开始,通过与山东省莱州市人民医院的合作,探讨如何在中国的农村和基层地区实施和推广新生儿听力筛查计划。此后进一步开展了与河南省安阳市妇幼保健院和江西省九江市妇幼保健院的合作,得出在农村地区进行新生儿听力筛查的可行性报告,同时获得了局部农村地区先天性听力损伤的流行病学资料[21-23]。文献[24]提示,在有条件的农村与基层开展新生儿听力筛查工作是可行且必需的。贯彻和执行卫生部关于“新生儿疾病筛查技术规范”,明确农村和基层先天性听力损伤的发病率,建立有效的听力筛查和儿童听觉保健模式,将为儿童听觉保健工作在农村和基层地区顺利开展提供科学依据。

5 新生儿听力筛查方案

现阶段,我国首先推荐(表1)新生儿听力普遍筛查(universal newborn hearing screening, UNHS),对所有新生儿都应在出院前用电生理学检测方法(OAE或AABR)进行听力筛查(“初筛”);对 “初筛”未通过者,应在出生42天内进行“复筛”。尚不具备UNHS的医疗机构,可采用目标人群筛查(targeted screening, TS)策略,即将有听力损失高危因素(表2)的新生儿或婴幼儿,在3月龄内转到有条件的医疗机构筛查;对听力筛查通过但有听力损失高危因素的新生儿,由儿保科或听力筛查中心定期跟踪随访(每6个月一次至3周岁)。在偏僻的农村和边远地区,所有婴幼儿都应在6月龄内接受儿保科或初级耳和听力保健人员进行的听觉发育观察项目[25]的检查(表3)。

所有“复筛”未通过或可疑听力损失者,均应在3个月龄内转诊至儿童听力诊断/检测中心进行听力评估。确诊有听力障碍者,均应在6个月内接受干预治疗(包括语声放大或助听器选配)[18],并接受专业人员的指导和康复训练。轻度听力障碍未佩戴助听器的患儿,一般嘱其家人进行语声放大,让孩子听清声音,定期进行听力检查。属于传导性听力障碍的患儿,一般采用药物(中耳炎)或手术(外中耳畸形)的方法进行干预和治疗,如果是双侧外耳道闭锁,首先是选配骨导助听器,5-6岁时择期手术治疗。属于感音神经性听力障碍的患儿,首选助听器。对使用助听器3-6个月后无明显效果的双侧重度或极重度感音神经性听力障碍患儿,建议在10个月左右进行人工耳蜗术前评估,1岁左右实施人工耳蜗植入手术,术后继续进行听觉言语康复训练,以求达到最大的康复效果。

6 结语

不同专业、不同学科的人员共同携手,精诚合作,协同发展[26],才能推动新生儿听力筛查及儿童听觉保健工作的顺利开展,才能实现2015年“人人享有康复服务”的目标

 

参考文献:

[1]卫生部办公厅.卫生部关于印发“新生儿疾病筛查技术规范”的通知.妇卫社发[2004]439号文件[S].

(https://www.moh.gov.cn/publicfiles/business/htmlfiles/mohbgt/pw10501/200804/27240.htm),2004-12-15.

[2]卫生部.《新生儿疾病筛查管理办法》(卫生部令第64号)[S]. (https://www.moh.gov.cn/publicfiles/business/htmlfiles/mohbgt/s9506/200903/39322.htm),2009-2-16.

[3]韩德民.新生儿及婴幼儿听力筛查[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3年4月第1版.

[4]沈晓明.新生儿听力筛查[M].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4年3月第1版.

[5]黄丽辉,倪道风,卜行宽,等. 制定婴幼儿听力损失的评估和干预标准刻不容缓[J]. 中华医学杂志,2008,88(22):1516-1517.

[6]黄丽辉,倪道凤,卜行宽,等.我国婴幼儿“早期听力检测及干预指南”编写思考[J]. 听力学及言语疾病杂志, 2009, 17(2):93-94.

[7]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 Joint Committee on Infant Hearing. Year 2007 position statement: Principles and guidelines for early hearing detection and intervention programs[J]. Pediatrics,2007,120:898-921.

[8]国家统计局,第二次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领导小组.2006年第二次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主要数据公报[N].新华社,2006-12-01

[9]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全国听力障碍预防与康复规划(2007-2015).残联发[2007]50号文件. 2007-12-22.

[10]卜行宽、刘铤. 世界卫生组织预防聋和听力减退工作情况介绍[J].中华耳鼻咽喉科杂志2000,35(3):237-239.

[11]卜行宽. 世界卫生组织预防聋和听力减退工作最新进展和我们的工作情况[J].中华耳鼻咽喉科杂志,2004,39(5):316.

[12]韩德民. 发展听力学事业要从教育抓起[J].中华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杂志,2006,41:321-323.

[13]韩德民.防聋治聋任重道远[J]. 中国医学文摘耳鼻咽喉科学,2009,24(1):2-3.

[14]Joint Committee on Infant Hearing. Year 2000 Position Statement:Principles and guidelines for early hearing detection and intervention programs[J]. American Journal of Audiology, 2000, 9: 9-29.

[15]倪道凤.做好新生儿听力筛查是耳鼻咽喉科医师的职责[J].中华医学杂志,2004,84(6):445-446.

[16]黄丽辉,张华.新生儿听力筛查的系统化和社会化[J].中国医学文摘耳鼻咽喉科学, 2007, 22(1):7-8.

[17]戚以胜,黄丽辉. 我国新生儿听力筛查的发展方向[J].中华医学杂志,2003, 83(1):268-269.

[18]韩德民.新生儿听力筛查与临床听力学[J].中华医学杂志, 2007,87(16):2809-2810.

[19]聂文英,宫露霞,刘玉俊,等.10501例新生儿听力筛查结果[J]. 中华医学杂志,2003,83(4):274-277.

[20]黄丽辉,韩德民,刘莎,等.未通过听力筛查的婴幼儿听力追踪分析[J]. 中华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杂志,2005,40(9):643-647.

[21]蔡正华,黄丽辉,彭士春,等.如何在农村地区开展新生儿听力筛查[J].中华医院管理杂志,2004,20(增刊):89.

[22]蔡正华,黄丽辉,恩晖,等.山东沿海农村地区的新生儿听力筛查[J].中华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杂志,2006,41(2):104-106.

[23]杨如兰,范卫平,王蕾,等.基层医院新生儿听力筛查模式探讨[J].实用儿科临床杂志.2006,21(7):428-429.

[24]韩德民,黄丽辉,蔡正华.在农村与基层开展新生儿听力筛查的重要性及可行性[J].听力学及言语疾病杂志,2006,14(3):161-162.

[25] 田中 美郷,小林 はるよ,進藤 美津子,等.乳児の聴覚発達検査とその臨床および難聴児早期スクリーニングへの応用[J].Audiology Japan. 1978, 21: 52-73.

[26] 韩德民.新生儿听力筛查与临床听力学[J].中华医学杂志, 2007,87(16):2809-2810.

[27] 戚以胜,宫露霞.新生儿普遍听力筛查的网络建设[J].中华医学杂志, 2004, 84(6):443-444.

 2009-06-08收稿 本文编辑:陈婕

 

该文发表于《中国实用儿科杂志》2009,24(11):893-896.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黄丽辉
黄丽辉 主任医师
北京同仁医院 耳鼻咽喉头颈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