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原创 玫瑰痤疮能否被治愈?

李健 主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皮肤科
2017-05-10 20828人已读
李健 主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图片.png

“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这句铭言就是对医学所起作用的真实写照,从另外一个角度诠释了医学,揭示了医学的真谛。治愈、帮助、安慰,对于医学和医生来说,是一种沉甸甸的责任,也可以说是一种工作日常。人类对于疾病的认识总是不断更新和曲折前进的,因此,在某一特定阶段很难对某一疾病的发展及预后给出精确的答案,只能结合现有的研究水平和临床经验给出较为可靠和专业的答复。好大夫工作室皮肤科李健

图片.png

所以,关于玫瑰痤疮是否可以被治愈的问题,我的答案是:这是一个慢性疾病,大部分患者需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心理准备,其中部分可以自愈,部分可以控制,部分需要细心呵护。具体理由如下:


首先,玫瑰痤疮的复杂性,各位病友通过林林总总的注意事项及诸多的诱发因素可见一斑。但并不是所有的玫瑰痤疮患者都具有同样的临床表现和病因,复杂程度和治疗难度以及预后效果都因人而异

其次,疾病能被治愈与否与该病的病因及发病机制是否明确密切相关。临床上主要以红斑毛细血管扩张型、丘疹脓疱型及鼻赘型最为常见,眼型往往伴随前三种类型出现。之所以有上述不同的分型,正是由于它们具有不完全一致的发病机制和临床表现。尽管目前世界范围内对于玫瑰痤疮的发病机制尚未完全明了,但是结合目前的研究水平和临床现象,我们可以根据对不同类型玫瑰痤疮发病机制的主要特点对它们的发展及预后做一个大致的分析和判断

图片.png

红斑毛细血管扩张型

玫瑰痤疮患者多数存在遗传学背景,也就是说它可能是一个多基因的遗传性疾病。在此基础上,研究发现以面部反复潮红为主要临床表现的红斑毛细血管扩张型玫瑰痤疮以A型性格居多,发生焦虑症/抑郁症几率更高,甚至与帕金森、阿尔茨海默病等中枢神经退行性疾病密切相关。所以,这类患者在发病机制上神经血管功能失调及神经炎症占有绝对地位,治疗起来也是最为棘手的一个类型,所以需要在医生的指导下细心呵护,包括皮肤问题的处理和适当的心理帮助。但并不是说这就预示着它将伴随终生,部分患者的症状也可能随着工作环境或者生活环境的改变以及身心变化而减轻或者自愈。

图片.png

丘疹脓疱型

关于丘疹脓疱型,是目前临床上药物治疗最有效的一类,往往与滥用激素药膏或者含有激素或去角质类或美白系列化妆品导致的皮肤屏障功能破坏,继而出现螨虫及螨虫寄居相关细菌感染有关,这一类型经过药物治疗加上正规的医学护肤,理论上皮肤屏障功能的恢复是完全有可能的,但过程相对缓慢,需要医生和患者之间建立良好的慢病管理模式,保证皮肤修复过程在科学正规的指导下进行。

图片.png

鼻赘型

另一类就是鼻赘型,与前两种类型相反,它更青睐于男士,主要表现为鼻部炎症性红斑、丘疹脓疱、继而出现纤维化增生及肥厚。这种类型多数具有家族史,在饮酒、辛辣刺激、不合理清洁等生活习惯的影响下,可逐渐加重最终形成鼻赘,但这是一个非常缓慢的过程,如果在医生的指导下合理用药并结合光电手段是完全可以控制的。

图片.png

参考文献:

1.Aldrich,N;Gerstenblith,M;Fu,P;Tuttle,M.S;Varma,P;Gotow,E;Cooper,K.D;Mann,M;Popkin, DL.Genetic vs. environmental factors that correlate with rosacea: Acohort-based survey of twins.JAMA Dermatol.2015,151,1213–1219.

2.Karpouzis,A;Avgeridis,P;Tripsianis,G;Gatzidou,E.Assessment of tachykinin receptor 30 gene polymorphism rs3733631 in rosacea.Int. Sch. Res. Not. 2015, 2015, 469402.

3.Bonnar, E;Eustace, P; Powell, FC. The Demodex mite population in rosacea. J. Am. Acad.Dermatol. 1993,28,443–448.

4.Cribier, B.Rosacea under the microscope: Characteristic histological findings. J. Eur.Acad. Dermatol. Venereol.2013, 27, 1336–1343.

5.Tisma, V.S.;Basta-Juzbasic, A.; Jaganjac, M.; Brcic, L.; Dobric, I.; Lipozencic, J.;Tatzber, F.; Zarkovic, N.;Poljak-Blazi, M. Oxidative stress and ferritinexpression in the skin of patients with rosacea. J. Am. Acad. Dermatol. 2009,60, 270–276.

6.Egeberg A,Hansen PR, Gislason GH, Thyssen JP. Patients with Rosacea HaveIncreased Risk of Depression and Anxiety Disorders:A DanishNationwide Cohort Study.Dermatology. 2016;232(2):208-13.

7.Muller,MD; Sauder, CL; Ray, CA. Mental stress elicits sustained and reproducibleincreases in skin sympathetic nerve activity. Physiol. Rep. 2013. 

作者简介:李健,皮肤性病学硕士,师从中国著名皮肤性病学专家郝飞教授。专注于玫瑰痤疮发病机制与生活质量,以第一作者分别于《国际皮肤性病学杂志》和欧洲皮肤病学杂志《JEADV》发表相关学术论文,曾于中华医学会皮肤性病学年会就《玫瑰痤疮的发病机制与治疗》发表学术演讲。对红斑毛细血管扩张型玫瑰痤疮与精神焦虑的相关性具有较为深刻的认识,并以《疯狂的玫瑰》为题参加中国医师协会皮肤科分会学术演讲,被评为优秀讲者。

图片.png

李健大夫的个人网站 Drleejian.haodf.com

欢迎关注李健大夫的微信公众号:Drleejian李健

qrcode.bmp

有帮助
期待更新

李健 主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皮肤科

问医生 去挂号

更多文章

玫瑰痤疮能否被治愈... 的相关咨询
玫瑰痤疮能否被治愈... 的相关疾病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