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方清 三甲
方清 副主任医师
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 肝病科

心与乙肝共舞PMP-A0087

使卵石臻于完美的,并非锤的打击,而是水的且歌且舞。

                                     ——泰戈尔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肝病科方清

 

    人生是舞台,四十岁的人演绎从容自如的戏。乙肝,你来了我还能心如止水吗?

乙肝,十三年来我对它是盲目的。

    2001年我在婚检中知道自己是大三阳,老公去打了预防针。因为当时周边的人告诉“大三阳”是健康带菌,没有什么关系,一直没有放在心上,。庆幸的是我女儿因为母婴隔断有了乙肝抗体。而我仍对乙肝一无所知,更谈不上去定期检查了。

盲目后是惊醒。

     2010年我从国企跳槽到私企,因为在私企里我要里里外外非常操心,工作压力大,时常觉得身体累,有时候一种累叫说话说多了不想说。现在回想那时累可能是乙肝在发作,而我只觉得自己体虚。一直到今年的年初我毅然辞职,想在家歇歇,生活空闲下来,时隔十三年后我才突然想起了我的“大三阳”,赶快体检式去查,查了结果吓我一跳:ALT170多,HBVDNA7个方。我慌了,急了,怎么回事?,不过现在想想我辞职的决定很明智的,让我累的身体及时“悬崖勒马”,我冥冥中感觉如果我再拖下去我的身体会出“大问题”。

惊醒后是恐惧。

     从医院回来,我带了一大堆药回来吃,医生告诉我传染性很大,我以为一起共餐会传染,我就和家人分开碗筷吃饭,显得可怜兮兮。我心里挂了铅球似的承重。善良的老公安慰我:“乙肝就像感冒,过阵子就会好的。”我心宽点,还是茫然。我照旧我的CPA进程,但是过了一个来月,身体还是虚弱,去复查还是一个样。乙肝不是感冒啊!我慌了,碰到老虎了。我上网查乙肝资料,有关乙肝的网站描写基本色调-如虎似狼恐惧。一个偶然机会我上微博找到方医生的网站,我看到了方医生的文章《乙肝危害社会是“伪命题”》的文章等,让我对乙肝彻底的扫盲,让我找到对于乙肝治疗明确了一个方向,苦闷了多日的心情一下子开朗了。同时得知抗病毒需要很谨慎的决定后才定的一个治疗的方案,我又想当初我这里的当地医院的医生怎么就轻易用上了抗病毒的药呢?

 恐惧之后是纠结。

     我考虑到自己虽然是今年5月才发现肝功能不正常,但是以前我都没有去检查,从某些身体状况判断有可能我有多次的肝异常的时期,而我在无知下没有治疗,会不会造成我的一些肝损伤,会不会肝纤维化呢?这个一直是我担心的。所以后来我强烈要求方医生提供保肝护肝的药。我经过和方医生的多次沟通后,方医生不仅是医生,更像一位心灵辅导师,每次的沟通后,我的心情变得平和些,方医生提醒我要抓住问题的全局,这样智慧的话让我领悟了很多。我觉得我的乙肝的一切事情就交给方医生。

纠结后是淡定。

       我所能做的是增加对乙肝的认知,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平衡好自己的身体,家庭,工作三者关系。“三分治,七分养”,饮食方面,我每天做五谷豆浆,夏天煮绿豆汤等;晚上坚持11点前睡觉;有空心静下心来,做做冥想,和自己的身体对对话。最重要我认识到职场,金钱什么都是浮云,唯有身体和家庭是我最需要关注的。乙肝你既来之,我则安之。我愿把和乙肝共存的日子,彼此相伴共迈轻盈的舞步。而我们导舞者无疑是方医生,他不仅教我们乙肝的基本知识,更引导我们身心灵和乙肝和谐的相处。

淡定后是感恩。

      我要感谢一直对我宽容呵护的老公和带给我快乐的女儿,以及关心我的父母。也感谢我的乙肝让我感悟了生活的真谛——爱,喜悦,平和。

      最重要的要非常感谢方医生在百忙中给我的指点和帮助,他像一位老朋友从身心灵全方位指导我们乙肝病友,我以前没有碰到这么好的医生。我想只有方医生心存大爱,具有强大内心世界支撑的人才能做帮助乙肝病友的公益事业。

 

 

                           PMPA0087

 PMP-A0087首次病史汇报 

方清
方清 副主任医师
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 肝病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