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方清 三甲
方清 副主任医师
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 肝病科

PMP-162与PMP-367的微信沟通记录

PMP-162给PMP-367的微信留言:
      王贤弟        你好!          因与你有两面之缘,眼睁睁看着你掉沟里了,我实在我不忍心袖手旁观,特直言相告,有不当之处请谅解。相信你24日晚上,进行完医疗决策后,心情糟透了,是吧?
         我猜,你是这样想的,方医生咋这样,我就说了一句,他就急了?我做为旁观者 ,是这样想的:不知道那天晚上的YY语音,你听完了没有?YY语音结束后,我是这样看的:你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且来过宜昌两次,方医生对你的情况比较了解,所以他开口就是述说对你的医嘱,对其他的人,貌似没有这待遇哦!(保密)对你的医嘱,说得非常详细,以及对于执行医嘱将出现的漏洞,他也给你指出来了。说实话,我都被感动了,因为在门诊那么长一段时间,我没有听他对一个病友的医嘱,说得这么详细全面,足见他是上心了的。你的重点就是记住他的医嘱,且认真地去执行,如果遇到不能做到,可以问我的。但是,你没有抓住重点,问了一个作为一个病友不该问的问题,这问题不是你该考虑的,所以方医生急忙制止你。作为病友,最大的忌讳就是自己给自己当医生。你现在的当误之急,就是要加强认知干预。看网站文章,可以看008的情绪体操。当初 ,我也是非常焦虑,就边看边写。现在我的心态稍稍可以受我的控制了。所以,我很感谢方医生的。我想弱弱的问一句:你当初是因为什么原因选择了方医生的?当你迷惑的时候,就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路。方医生不止一次的问我,为什么会当来门诊当志愿者?其实,当初也没有想那么多,只想帮帮他。感恩遇到方医生,感恩他教会了我很多。现在,我知道,方医生值得我这样去做。虽然现在我不在他身边,但是遇到困惑的时候,方医生仍然会给我指点迷津。
             亲耐的小弟,不知道你看完这些,会有何感想?祝你早日走出乙肝的阴影,能体会到生活的美好!真的,你已经很幸运了,茫茫人海中能够遇到方医生,能够认识这群爱管闲事的PMP!你已经在路上,相信自己会走出来的。
      ——————————
      PMP-367给PMP-162的微信回复
          褚姐你好,首先感谢你温暖的关心和关照以及对我的指导,对于我能遇见方医生是我的天大的 幸运以及上天对我这个不幸家族的一点点眷顾,我无法静心的去写东西疗伤有几方面原因,母亲去世后我心灰意冷到现在还无法走出悲痛的氛围 ,工作太忙工作压力太大抽不出时间写,对于文字抒发情感所带来的疗效我没有重视, 第一次从宜昌回来后连续几天都在给方医生的好大夫在线写汇报,坚持了几天工作生活太没有规律所以断了  再后来就是不断的自责坚持不下去写东西习惯,自责一段时间后就自己开导自己只要坚持医嘱吃药,定期门诊复诊就行了,也就成了现在的样子。对于YY视频中方医生对于我的嘱咐也好,批评也好,责备也好,我真心的接受,我理解明白方医生的良苦用心,我对于方医生的医德和医术 是百分百的信任,我提的关于中药以及很多西医生对于中药的高度排斥和不信任是为了想知道方医生对于中药、中医的理解,也是想获得这方面的知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在给我母亲治病的过程中,我天真的以为能找到一个医疗水平最高的医院和高水平的大夫就能解决问题,我辗转于郑州、上海好几个专业医院,看过西医中医,现在回忆走了好多弯路,医生的病人太多,也许也麻木了,医术和医德再好,毕竟“孩子太多”也许还会有疏漏,命还是自己的,自我感知感悟,自我学习基本的医疗知识我认为很有必要,对于中医中药的功能性的怀疑我还是有偏见的(因为母亲看过中医,而现在可以确认中医延误了我母亲的病情),所以过度的依赖医生特别是中医(非方医生)而缺乏独立认知以及思考我认为是错误的,这都是我真实想法,方医生对于我关心中药西药以及西医生对于中药的认知类的东西进行了批评和指正,我认为也是对的,毕竟我不是医学毕业,信赖医生是医疗的最基础最根本问题,当然我肯定是百分百信任方医生(二次确认),能有机会认识方医生以及走进PMP的大家庭我不在孤独、恐惧,获得了信心、温暖和最好的照顾,感谢方医生对于我谆谆教导,我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认真的用心的耐心的学习好大夫在线上的文章,学习—体会—写,把自己一个焦躁性格和很多坏习惯改好,努力跟褚姐和008等PMP前辈学习,尽早卸下身上的“包袱”,轻松的愉快的生活,感受生命的乐趣。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肝病科方清

【方医生读后感】

作为倡导群防群治的病友群,患患沟通交流是重要的医疗辅助干预手段哦,两位朋友之间的对话,正是我们希望看见的卓有成效的患患相助。也许只有真正体会过疾病和看病痛苦的人之间,才能更好的彼此理解和交流。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方清
方清 副主任医师
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 肝病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