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方清 三甲
方清 副主任医师
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 肝病科

一位青年乙肝战友病情分析范例PMP-A0043

摘选至本网站病友交流区作者贫凡

基本情况如下:

男,23岁,小三阳(母婴传播,不过我自己还不能完全判定)。弟弟16岁,小三阳,母亲和父亲暂时还不清楚(由于老家偏僻去一趟县城不方便,所以暂时还没有检查,我已经催促去检查。)我跟我父母沟通过,我母亲(现年47岁)说她小时候患过肝炎(回忆说大概15岁左右发病),但是记不清楚当时的具体情况(当时那个年代,又地处偏僻山区,都是当地的赤脚医生看病),回忆中提到其中两个小姨小时候也患过肝炎,母亲能记住的就是二姨(现年44岁左右)在大概10多岁的时候患过黄疸肝炎,后来经过当地的医生治疗的(当时是说治愈的,现在不清楚具体情况)。我父亲(现年56岁)很爱喝酒的人,且酒量一直不错(暂时估计没有)。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肝病科方清

外公去年过世(不是因为肿瘤),外婆还健在(现年70刚过)有无病史不清楚。

通过近段时间的学习,扫除了以前的一些认知盲区,以前一直都认为任何治疗就是吃药打针,可现在不这样认为了,就像治疗心里问题时是不需要吃药打针的。我去年治疗的经历告诉我,没有认真的去学习相关的资料是很有可能犯很多错误的。在读到方医生说医生就是指挥官,病人是士兵的时候,我想这个比喻很形象,同时问题也出来了,士兵在打仗之前是必须要经过一定时间训练的,再者要一个士兵绝对服从领导那么前提是他们在同一个战壕里面打过仗,且胜利了!同时还要表现出他的领导力!如没有领导力,士兵的服从性我想不会高到哪里去!对此我想到“革命尚未结束,同志们仍需努力。”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待双亲的检查结果,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母亲,母亲过去过的很辛苦,我记得母亲有甲亢(不是经过大医院诊断的,乡卫生院检查的)。母亲说这两年她自己感觉病情比以前好多了(最主要是这两年因为我自己在外面打工,不需要家里负担,只是弟弟还上高中,没以前那么累了。),我现在想她很有可能不是甲亢,我在资料里看到乙肝严重的时候会导致甲状腺出毛病。我的决策是先确定父母的情况,然后我自己的问题是现在先养好良好的生活习惯,找固定的医生(并且能信任的)保持随访,要真有那条件能请个家庭医生是最好不过了,呵呵,这个只是想想而已。把所有问题都交给医生去处理,我只要配合检查和报告结果。我继续我的正常生活(即使到那么一天不能正常生活了,我们能做的就是调整自己的心态,坦然接受和面对一切困难,路还很长,需要微笑着走下去)。其实在家族肿瘤使这个问题上真没弄清楚,那么严格来说家族涉及的面就太大了,有的根本无从查起呀!(是不是指三代以内直系亲属呢?就是从爷爷辈算起。)

贫凡12年6月14日

方清医生整理病史信息:

1.个人一般信息:男,23岁,居住城市规模不详;职业不详;用来治疗经费预算总量不详(或占收入的比例不详)

2.个人乙肝病史既往信息:发现乙肝时间不详;开始治疗干预时间不详;既往治疗经过不详(症状、化验、药物、疗效等);既往经费支出总量不详

3.个人心态、生活习惯、行为方式等信息:不详;(请对照于娟博士遗著《为什么我得肿瘤》进行总结)

4.家庭乙肝背景信息:1.弟弟16岁,小三阳2母亲(现年47岁)说她小时候患过肝炎(回忆说大概15岁左右发病),其中两个小姨小时候也患过肝炎,母亲能记住的就是二姨(现年44岁左右)在大概10多岁的时候患过黄疸肝炎,关键信息HBVM不详,有没有舅舅不详?;父亲(现年56岁)很爱喝酒的人,且酒量一直不错(暂时估计没有)3.外公去年过世(不是因为肿瘤),外婆还健在(现年70刚过)有无病史不清楚。

5.目前病情信息:小三阳、HBVDNA不详,肝功能不详、肝胆脾影像学结果不详、白细胞总数不详、血小板总数不详、现在干预措施不详;

6.个人学习心得和计划:

1)认识到学习健康常识的重要性与必要性:扫除了以前的一些认知盲区,以前一直都认为任何治疗就是吃药打针,可现在不这样认为了,就像治疗心里问题时是不需要吃药打针的。我去年治疗的经历告诉我,没有认真的去学习相关的资料是很有可能犯很多错误的。

2)理解了医患角色定位、医患双方均需要再培训的必要性和现实中寻找好医生的难度很大:方医生说医生就是指挥官,病人是士兵的时候,我想这个比喻很形象,同时问题也出来了,士兵在打仗之前是必须要经过一定时间训练的,再者要一个士兵绝对服从领导那么前提是他们在同一个战壕里面打过仗,且胜利了!同时还要表现出他的领导力!如没有领导力,士兵的服从性我想不会高到哪里去!对此我想到“革命尚未结束,同志们仍需努力。”

3)体会到乙肝不是个人的问题而是家庭的问题:等待双亲的检查结果,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母亲。

4)有了初步决策:我的决策是先确定父母的情况,然后我自己的问题是现在先养好良好的生活习惯,找固定的医生(并且能信任的)保持随访。把所有问题都交给医生去处理,我只要配合检查和报告结果。我继续我的正常生活(即使到那么一天不能正常生活了,我们能做的就是调整自己的心态,坦然接受和面对一切困难,路还很长,需要微笑着走下去)。

5)有独立思考和困惑:其实在家族肿瘤使这个问题上真没弄清楚,那么严格来说家族涉及的面就太大了,有的根本无从查起呀!(是不是指三代以内直系亲属呢?就是从爷爷辈算起。)

方清医生点评:

1.该病友已经开始在转变思想了;常识在重回他的大脑。

2.对于病史汇报环节没有充分借鉴本站有关文章和其他病友的资料汇报;也提示我的网站亟待拿出规范的汇报蓝本,便于病友简化操作!如果没有详细病史汇报信息,医生也没办法给出合理化建议或具体决策细节指导!

3.非常认同病友现有的决策方向:父母优先,自己其次;调整自身心态、养成良好生活习惯优先,找医生和配合医疗干预其次;医疗决策细节问题以医生为主,个人事业和生活的追求是自己主要追求(不是治疗乙肝,或大三阳转阴什么的)

4.善于独立思考:三代以内直系亲属是标准答案。我们需要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去追忆或追查,这些资料是给未来子辈的一笔珍贵财富!!!!对于乙肝而言,通过家族背景可以间接判断病友感染乙肝是在母婴垂直或围产阶段;5岁以内阶段;5岁以上阶段;这是我当医生必须要掌握的信息,涉及今后一些关键性治疗决策意见的大方向问题!!!!

5.方医生对病友的再次叮嘱:家族史对于个体的预后判断非常关键,是任何检查化验不能够替代的;既往病史同样是现在的检查不能替代的;现在的检查结果不仅是有利于当前疾病的判断,更是今后判断的基础;所有疾病有关信息都是供医生参考使用的,不是让病友自己的思考和判断的;请该病友尽快完善众多的不详信息!

6.欢迎光临本页的朋友们积极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观点在本文的评论区,我们要汇集大家的智慧,来拓宽我们大家对健康和乙肝防治的认知。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方清
方清 副主任医师
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 肝病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