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方清 三甲
方清 副主任医师
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 肝病科

面对乙肝我们在害怕什么?PMP-T435

加入方医生的培训以来,通过回忆梳理,首次把24年来发病治病的经过,认真详细的进行了总结,也是平生第一次把治病经历形成文字,随着断断续续的码字,积聚多年的苦楚及埋藏在心中的无奈,在不知不觉中得到了释放,心情倍感轻松,信心倍感增强,希望重新燃起,领悟到方医生的良苦用心,善解乙肝患者的心理,上医者先医心,还没有用药,心情已得到改善,为下一步的治疗树立了信心,对乙肝有了正确的认知,执行方医生的医嘱有了良好的依从,三个月来转氨酶从227到14.7,DNA 定量由4次方降到3次方,初见成效。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肝病科方清
  完成首次病史汇报后,还有几道必答题:面对乙肝我们在害怕什么便是其一。这题目让我考虑了几次,却没有立即动笔,作为乙肝病人对这个题目太熟悉了,乙肝的定义都是相同的,但乙肝患者所承受的境遇却各有各的不同,问题就在这个不同上,才造成了人们谈肝色变,避之不及,危及到入托、入学、就业、婚姻等等,被歧视、被嫌弃,承受着精神经济的双重压力,“怕”字如影随形,伴随着人的一生得不到解脱。是乙肝把我挡在了军校大门外。
   1982年11月4日应征入伍,怀着理想和抱负,当了一名空军后勤兵。
   1984年因思想表现和工作能力突出,推荐参加了考试,成绩达到军校录取线以上,拿到了军校的入场券,当入校体检时却出了情况,首长悄悄告诉我因查出澳抗阳性,也就是乙肝,军校的身体条件要求严格,到军校后还得再次复检,不合格的退回原部队,我入伍体检查过血,来部队后也复查过,身体是合格的,这次查检怎么就不合格了?身体的原因被挡在了军校大门之外,心由不甘,但又无可奈何。1987年如期转为志愿兵,并调到离家较近的另一个机场政治处做新闻宣传。
   1990年因工作突出立三等功,成为志愿兵骨干中转军官的预选对象,但结果还是因为查体有乙肝,而再次与军官失之交臂,这也许就是我的宿命,注定官运与我无缘。是乙肝让我放弃了新闻宣传工作。怀着对部队的无限热爱和眷恋,于1992年转业到地方,仍然是从事单位的新闻宣传工作,新的单位没有人知道我患有乙肝,所以少了顾及,当成了一个健康人,工作需要经常外出,抽烟、喝酒、熬夜成了常态,兴致来时常海吃海喝,因工作顺心顺手,领导信任支持。新闻宣传连续三年都是省市的先进。图片、电视、新闻稿件等在当地报纸、电台,电视台不断刊登播出。
正当我顺风顺水时,1994年4月6日,发现小便发黄,情绪低落,失眠,体力下降,凭直觉可能是乙肝发病了,随即到市第一人民医院抽血化验,下午拿到结果,转氨酶87,大三阳。信心、理想再次被乙肝碾压,这次不同以往的例行查体,而是乙肝发病,是日积月累,长久欠账,加班熬夜,不规律的生活,特别是隔三差五地喝酒,是首次乙肝发病的直接诱因。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身体要紧,先收心治病吧,便住进了市传染病医院。到处风风火火,跑里跑外的我,一下子躺在了病床上,心里面很不适应,对外也不敢说住进了传染病医院。用胸腺肽、强力宁治疗1个月后,求愈心切,一心想着让病毒转阴,同医生简单的沟通交流后,用上了当时认为最有效的干扰素,打了20多针后,由于发烧,副作用大,加上资金没有与单位协同好,干扰素治疗被迫停了下来,抗病毒治疗就此终止。这期间当地的报社、电视台几次联系我,希望到报社或电视台从事专职新闻宣传,均因为患病而委婉推辞,又一次失掉了机会。是乙肝让我避重就轻到逃避。
   1994年6月,市中医院聘请北京西苑医院施奠邦来坐诊专治疑难杂症,便慕名挂号就诊,年愈7旬的施院长,鹤发童颜,和蔼细致,望闻问切后,用手摸了肝脾的位置,边敲边听,还看了前胸和后背,然后开了中药,要求一周后再来就诊,第二次施院长开出了拟长期扶正的药方,自己加工成水丸,一剂的量可服用5个多月,经过大半年的治疗、休养,感觉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30来岁总不能长期泡病号吧,便主动要求上班,领导给重新安排了较轻松的工作。每天锻炼身体,按时吃药,按时上下班,开始一种轻松的生活方式,从此不再关注乙肝的各种指标,也不再去医院作相关检查,讳疾忌医的思想占了上风,走上了另外一个极端。
   就这样20多年“相安无事”地生活着,从没有到医院作过乙肝的相关查检,到2004年单位实行查体时,很不情愿地才去医院做了常规体检。是乙肝让我再次陷入泥淖。
   2017年8月19日,在单位履行体检时查B 彩超,符合肝实质损害声像图改变,门静脉宽约1.3CM,胆囊多发附壁强回声,脾大12.0*4.3CM ,胆结石较大者.6*.5*0.5CM ,丙氨酸氨基转移酶34.2U/L ,幽门螺杆菌检测阳性,胃肠镜查:贲门炎,非萎缩性胃炎,结肠炎,大肠多发息肉,病理:低级别管状腺瘤。旧病未除,又添新病,始料未及。这次查体的结果,让我处在恐惧中,因为我的两任办公室主任先后患直肠癌,没到退休年龄就去世了。多年不到医院看病的我,主动来到了消化内科就诊,医生给开了药:枸橼酸莫沙必利片,兰索拉脞肠溶片,康复新液,医嘱是择机做内镜手术,有异常或不适及时来就诊。服药一个月后,感觉腹部右肋有时刺疼,自认为胆结石加重了,擅自服用了莱普斯保健品一个月,不但没有减轻,面色暗淡、萎黄,晨尿出现了茶色,右肋下有轻微鼓胀,用手指敲击有咚咚声,这是以前没有过的现象,心里更是不安起来。
   2017年11月23日,主动来到市附属医院查体中心,查了肝功、B 超。下午接到了查体中心打来的电话:你的肝功结果出来了,丙氨酸氨基转移酶227 U/L,总胆红素27.8,直接胆红素7.6,间接胆红素20.2,请及时来拿报告咨询医生吧。看着化验单,让我再次陷入了乙肝的泥淖。从1994年乙肝发病以来,总认为对乙肝了解的差不多了,错误地认为只要注意养生,不饮酒,不乱吃食物,感觉不适时就服上一段时间中药水丸就可以相安无事。但是病毒的发展还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乙肝病毒一直在体内复制生存,但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真的要步入乙肝的三步曲吗?虽说这几年网络信息传播的及时、迅速,尽管每天都坐在电脑前,但是我从不关注有关乙肝治疗的最新报道,一是认为目前还没有有效的药物来彻底治愈乙肝。二是怕经不起广告的诱惑,而走上邪路。三是对待检查的态度上掩耳盗铃,逃避检查,逃避乙肝。这时我才不得不静下心来,开始在网上查找病因和最佳的治疗方法。这时才发现自己完全迷失在桃花园中,更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从1994年到2017年23年时间,控制乙肝的核苷类药物分别于1999,2005,2007,2008,2016有五种新药上市,抗病毒治疗无可替代,况且取得了不错的疗效,成为抗病毒的一线药,有人已服用核苷类药10多年,较好地控制了乙肝的发展,健康地生活着,医疗科技的发展如此迅速,疗效让人鼓舞。是乙肝让我的生活顾虑重重。    
   乙肝的阴影影响了我几十年,至今得不到解脱,耽误了美好的前程,失去了前进的动力和信心。这些年时时小心谨慎处事,战友、朋友、亲戚的集会聚餐,能推脱的就不参加,推脱不掉的也经常借故提前离开,从不敢畅所欲言。在单位随着年龄的增长,同期年龄大的领导同事退休了,见面少了,新来的年轻人不了解我有乙肝经历,平时也少了些顾虑。但是我从不用别人的东西,喝水用自己的专用水壶去打开水。在家里小心了再小心,凡我用过东西,都用84消毒液浸泡,擦拭,清洗,吃饭时分餐,碗筷单独放置,所幸的是妻子,儿子均没有感染,儿子到现在也不知道我有乙肝。2015年儿子结婚后,同样也不敢让儿媳知道,怕她有顾虑。
   2016年有了小孙子,在无比欣喜的同时,多少也有些担忧,有意识地少与孙子亲近,见小孙子之前,每次都是先洗手,戴口罩,从不去触碰小孙子的嘴。一直紧盯着小孙子的016乙肝疫苗接种方案,多次提醒,唯恐忘漏,生活上担心,精神上压抑,处事上怕嫌弃,这是乙肝人一生的无奈,我所经历的苦楚决不能再延续到下一代人身上。现在每天按时吃药,除了妻子外,都是避开儿子、儿媳,拿来的药也小心地隐藏起来,就连药盒也提前处理掉,装入专用的药盒内随身携带,每天晚上就像电视剧《潜伏》里面的剧情一样,到了服药的时间还有其他人在时,就悄悄地走到没人的房间,把药吞下,然后再出来喝水。生活在一个谈肝色变的社会,公众对乙肝的认知是避而远之。最难堪尴尬的是到医院做胃肠镜检查,他们看到你的检查结果是乙肝后,即便你来的比较早,也会把你排到最后一个,明白说了乙肝有传染性,要等其他人都查完了,再给你查,不然还得重新消毒,其他正排队检查的人,向你投来异样的目光不寒而栗,他们像躲瘟神一样离你远远的,像是靠近了都会被传染上一样,脸上顿时火辣辣的,让人无地自容,真想放弃不查了,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是乙肝让我认识了方医生开启新征程在网上不停地学习寻找,先是读了骆抗先的文章,亿友上的治疗体会等,其中在亿友的一篇文章中提到了方清医生,于是又搜寻查找有关方医生的信息,这时才从好大夫上看到了正式的网页,越看越感到方医生的方法与从众不同,特别是对慢性乙肝的随访管理和健康教育的理念吸引着,认为这是对乙肝长期治疗管理的最有效方式,他们的文章和体会都是发自内心的倾诉,对方医生以及这个团队的宗旨目标有了认同,这不就是我要寻找的医生和团队吗?于是义无反顾地加入201711新朋友培训群。
   虽未谋面,却感受这个与众不同的团队,四次向方医生汇报了病情,每次都能及时收到回复,提出治疗建议,偶有不适时,也能通过学习微信、电话得到方医生的指导,成为我可依靠的大树,更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这是我没有想到的。通过培训群,认识了健康教育的志愿者006、022等,他们同样怀有大爱之心为病友服务,只有真诚和温暖,很纯粹,没有任何经济的利益驱使。唯一的目标是为患友的健康尽心尽力,在自己获得健康的同时,用行动爱心影响着带动其他小伙伴一同收获健康,这是一片净土的世外桃源,是方医生用大爱之心为乙肝病友铸就的温馨港湾。
   所以丁酉年最大的收获是年底来到了方清医生的网站,是病人的造化,是病人的幸福,更给病人带来了生的希望和光明的前景。好的药有了,好的医生也寻到了,作为病人,首先要学会感恩,感恩新时代医学科技的发展,感恩德医双馨的方清医生。所以做个听话的病人,做个依从如一的病人,完成好0136的学习,跟随这个健康向上的团队步伐。
PMP-T435

方清
方清 副主任医师
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 肝病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