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方清 三甲
方清 副主任医师
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 肝病科

病情评估期第10天-第43天期间的医患对话

【20120706 PMP-A008】:方医生,昨天回去,跟上次一样,也好累。同时口苦的症状也更重些。吃了饭,就睡了,早起,状态要好些,今天来了月经,肝区扯痛。看您这段时间忙完了,您觉得什么时间可以找中医干预下我的口苦时,给干预下。我今天下午可能去不您门诊,感觉身体有点吃不消。不好意思,在您万忙中,给您添麻烦了。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肝病科方清

【方医生答复】恩,休息到位很关键,安心静养2周,我再来给您建立基线资料吧,有任何不适,请及时给我通报。因为您的参与,您获得了大家的敬重!这种感觉是其他地方找不到的 哦。这就是“养浩然正气”护体。我来加快对你干预细节的个案研究。

【PMP-A008】:好的,我一定好好的静养。是的,心理的调养在您这儿得到了最大的收获,再次的感谢您!目前我的心理状态是最好的。在去除掉心理压力,劳累等外在诱因后,还原到一个最原始的病的状态,找出最根本的答案。

【方医生答复】呵呵,做行动的巨人哈。
您的病情已经了解,建议:点击此处参考我的文章 《做行动上的巨人》

有空看看我和啊喔妮病友的聊天记录或和她随便聊聊天

【PMP-A008】:我将您和啊喔呢的对话整个又看了一遍,有点雾水,如果我和她属说同一种人群(指感染源头不是母婴),那为什么我始终是大三阳呢,我现在还属于免疫耐受阶段?那么我的愈后比起象她这样免疫耐受提前到底是好还是差?方医生,刚刚又吐了,在用了“枸橼”和“铝镁碳酸镁片”后,胃部的症状还是没有得到改善。这个胃部的不适实在是困挠我。嘴里仍是泛泛的淡,带微苦。
【方医生答复】

周二复查一次肝功能。莫沙必利餐前半小时吃哦。静养

 

【20120707PMP-A008】:枸橼酸莫沙必利片是餐前半小时服用的。口苦的症状是从2012年2月开始(2011年6月-12月打干扰素:6个月,期间包括停干扰素后,肝功能:谷丙在50-130左右)。在这之前从未有过口苦症状。

【20120709PMP-A008】:方医生,昨天晚饭后吐了一口,今天中饭后,晚饭后,共吐了五,六次。今天吐时有点呕的感觉。没有腹胀感,药物都是按时吃了。

【方医生答复】你自己觉得有没有什么诱因呢?明天继续观察2天,后天晚上告诉我结果。

【20120711PMP-A008】:方医生,昨天:中,晚餐过后,各吐了一次。晚觉前有点深呕。今天,中餐后4小时,有点点深呕,吐了二口。晚餐过后至现在还没有任何反应。

2012年7月13日门诊面谈,病友要求检查结果:
谷丙转氨酶:347
谷草转氨酶:321
总胆红素: 10.73
直接胆红素:3.94
总蛋白: 72.36
白蛋白: 40.56
球蛋白: 31.8
A/G: 1.28

血常规:
白细胞: 3.8
其余在正常范围内

HBV-DNA 4.95*10*6

【20120714PMP-A008】:好的。从前天午饭后至现在,已经不吐了(前天中午至现在也没有再吃莫沙必利片)

【方医生答复】:注意静养哈。不仅是体力还有脑力,说话也尽量避免语速过快,和动情绪。

【20120715 PMP-A008】:我有点困惑,这么说我有可能是在二岁之内的乙肝感染?因为几个月就接触外人了。
【方医生答复】呵呵,你很喜欢困惑哦,不要多去想这些,留给医生参考吧,

【20120723PMP-A008】:方医生,今早起,感不适,觉得内火特重,鼻子干燥,嘴里也感觉干得冒烟,嘴唇上起了很小的小泡。喉咙也是干得不行。整整一天的情况都是如此。饭食上还好,能吃得下饭。水果吃了:胡罗卜,苹果,葡萄。精神上一般,没有昨天,前天好。基本是除了吃饭,其它时间都休息睡觉在。感觉脚背发热。水果还吃了个桃子
【方医生答复】:看到了,一直在关注在。继续汇报,有问题我会指出来。

7月25日门诊随访1月复查肝功能:谷丙转氨酶:346 谷草转氨酶:294 总胆红素: 10.16
直接胆红素: 3.31 总蛋白: 74.54 白蛋白: 41.32 球蛋白: 33.32 A/G: 1.24
  解除肝功能继续恶化的警报!

【20120814PMP-A008】
方医生,给您汇报我这段时间的身体感受:8月12日(也就是上周六),13日连续二天感觉比平时要不适感重些。具体症状跟上次7月23日一样,但整体感受又要比上一次症状轻一些。昨天(这周一),不适感消失。今天状态更好点。结合这二次症状,自己感觉,在不适感来临的前一天,身体状态和精神状态都特别好。然后第二天,第三天不适感来临,在第四天,不适感消失。然后进入一段平稳期。不适感基本是间隔20天的样子,每一轮都会整体比上一轮感觉要好些。汇报完毕。

 

 

【方清医生评价】

  利用咨询问题记录,补录了这段最困难的历程。PMP-A008在这段时间经历了失去药物保护,尤其是失去药物心理保护作用后的一段经历。作为医生,我首先要做的是在密切监护前提下,切割掉病人长期形成的对药物的依赖,还原疾病原貌,然后用病友的症状去引导她加强生活方式的调整,尤其是静养。因为她过去一直没有注意到和重视到个人在炎症活动期静养的重要性,总是围绕着ALT变化为中心,只要ALT结果OK,她就感觉好了,就自在的到处去活动去了,全然没有考虑到ALT受到药物如此强大的干预恢复正常或较低水平并不意味着肝脏的炎症就立马缓解。心理作用在这位病友的症状体验中发挥了关键角色,每一次住院前都是有明确劳累诱因导致药物不能够有效控制住ALT,一旦住院静养和治疗,指标恢复后就又开始下一个循环。好在慢性病变积累程度并不显著。

  通过前1个半月的工作,最终使病友认识到原来乙肝预后或病情的严重与否和短期的ALT异常水平没有直接关系,使病友意识到即便ALT异常,即便不吃药物,依靠休息静养,症状也还是可以缓解下来,并且对什么叫静养有了直观的体会和认识。让病友认识到肝脏整个的功能状况与ALT异常程度即所谓肝功能检查异常程度是两个概念,让病友逐步明确病友角色的定位,就是提出要求、客观汇报病情和遵从医嘱,其他的事情是医生的责任范围。每一个细小的环节的矫正都是你来我往的思想交锋和行为检验。

   现在PMP-A008已经逐步开始体会到病情评估期的内涵和非药物干预的内涵,并且能够和我一道默契的配合,这是以前我当医生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和乙肝玩,医生和病人确实是要在接触的开始的头1-3个月密切沟通,奠定今后一辈子的稳定合作关系。从PMP-A008的身上,我也学会了很多东西,至少有信心也有经验能够把下一个愿意和我沟通交流的PMP-A008更加有效率的带入正确的医患角色定位中,节省很多时间和精力。






 

方清
方清 副主任医师
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 肝病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