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方清 三甲
方清 副主任医师
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 肝病科

无知而无畏 知而有感 信而无畏PMP-A0031

谈到“面对乙肝,我们在怕什么?”仔细想来,就我个人而言,短短20多年光景,并不能真正体会到所谓的恐惧,但整个心理还是在不断地发生着变化。

个人情况:母婴感染,目前小三阳,肝功正常,dna2000多

无知而无畏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肝病科方清

最先知道自己有别于其他人是第一次乙肝普查,被幼儿园查出,那时候可能还是大三阳(5岁左右),那时候啥也不知道害怕,自然也不会愁这就是我的——无知而无畏状态。那时候,唯一的感觉就是,老师会很关照我,把我当个瓷娃娃,时时呵护着。现在想想我生活的环境造就了我对于“乙肝”的乐观,老师从来没有歧视,有的只是比其他小朋友多的关爱。在此,感谢那些包容我的老师。

知而有感

这个心理应该分为三两个阶段吧,一是埋怨,二而是挥灭不去的心结,三是知其为何。说埋怨是从小时候记事起,我就一直泡在药罐子里,各种中药,各种“偏方”“祖传”,妈妈不知带我走了多少地方(没出过省),只为了能帮我看好。那时候在我看来,为什么我要不停的吃药,其实小时候就很懂事了,不论要有多难以下咽,我眉头都不会皱一下,为的只是父母的些许希望,可能那时候自己潜意识里也是寄希望在那些个“偏方”中的吧,只是自己不知。虽然经常到处看病,但依旧不好,慢慢父母也比较少带我到处看了,我有过怨,怨要无尽的吃药,怨“治好”遥遥无期。

随着父母对此的不在较真,或者他们真的了解到,小三阳,肝功正常那时候已是治疗的极限了。我也渐渐对此事淡忘,但心里是不可能挥之不去的。有时候别人提起,自己心里还是会惴惴不安,怕别人知道。这是一种无能为力、无可奈何、悲愤自怜的精神状态。那时候是很敏感, 周围同学不经意的一个眼神、动作都会引起自己的自卑和怀疑。

但是随着知识的不断积累,我慢慢对乙肝小三阳有了一定了解。尤其这期间,我还痛闺蜜坦言,我的情况,但她给我的回答让我心里瞬间释然“你这情况又不是发病,日常又不会对我有影响,不要在意。再者你有或没有对我对你的看法会有影响吗?”呵呵,我是真的幸运的,至少从未受到过歧视。

大学就读的医学类院校,这让我有机会更进一步去了解乙肝,通过各种办法了解心中的疑惑。但那时候我选择避而不谈,不去检查。其实这是一种自我保护的心理, 可以减少外界给予的一系列刺激, 自己不愿意去理会这些而掩饰自己的病情。因为自我的忽视可以避免过分的焦虑与恐惧。

信而无畏

现在,不论从哪方面,自己都成熟了很多,敢勇敢的面对他人对于乙肝的讨论而进行正确的诱导和科普。回想之前,真正对于发病的恐惧在我身上是从来没有的,有的只是别人的眼光,还有就是社会对其的不断讨论。

现在的我有知识的强大武器,有方医生坚实的后盾,有像雷闯那样敢于为乙肝正身的勇士,我没什么好恐惧的,只要好好爱护自己身体,作息正常,继续发扬我的乐观,并经我的乐观带到PMP群中,就是我目前该做的。“甘油”,让我们加油。

PMP-A0031

 

PMP战友群第二期沙龙“面对乙肝,我们在怕什么?”备注

[PMP-A0031] PMP-A0031简要备注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方清
方清 副主任医师
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 肝病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