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方清 三甲
方清 副主任医师
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 肝病科

第十一章 雷同的表白(1)

引言:
     本站倡导乙肝反恐,除了面对恐乙的真相去积极面对黑暗面,也需要有爱情这样永恒的话题来引导战友们走向光明面。
     南霜同学,一位普通乙肝战友,希望用自己的文字来记录一段平淡才是真的爱情故事,作为实现心中长久以来对于老公厚爱的一个感激心愿。用文字的方式来实现一个美好的心愿,也是我本人对于我爱的人的一个心愿。故特开辟PMP-A0036主持的小说连载《南霜的爱情故事》。也许我们大家在阅读乙肝常识枯燥文字之余,感叹乙肝战友辛酸心路之余,能够分享一段美丽的爱情故事,给我们的心带来些许暖意。更希望这段可以预计是美满结局的爱情往事可以给现在或未来可能陷入感情困境的乙肝战友们一些启迪。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肝病科方清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肝病科方清
 
 
南霜的爱情故事:第一章 小小的我                  
 南霜的爱情故事:第二章 转折的命运 
南霜的爱情故事:第三章 这世界哥哥太多        
南霜的爱情故事:第四章 桃花泛滥
[南霜的爱情故事] 第五章 愿望……
[南霜的爱情故事] 第六章:交友不慎
[南霜的爱情故事] 第七章 他还蛮体贴(1)
[南霜的爱情故事] 第八章 他还蛮体贴(2)
[南霜的爱情故事] 第九章 冥冥之中自有安排(1)
[南霜的爱情故事] 第十章 冥冥之中自有安排(2)
[南霜的爱情故事] 第十一章 雷同的表白(1)

 

 

浑浑噩噩的车上做了整整三个多小时的车后终于回到了A市,不过已经是傍晚六点多了,没办法,卡今天肯定是补不成了,所以现在的我,最重要的就是,得好好想想法子,如何填饱自己肚肚了。
 唉,这世上应该没有比我更倒霉的人了吧?大过年的,一个人流落在大街上,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干嘛!看着大街上那些车来车往的车子,我突然感觉,我好像被世界给抛弃了一般,而对于这座城市,更是很陌生。
 在这样个场景里,我的脑子里,突然崩出了“水木年华”唱的一首曲子,好像叫“在他乡”吧!我想着想,就开始自哼唱起来了。
 我多想回到家乡
再回到她的身旁
让她的温柔善良
来抚慰我的心伤……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平时从来没这么好的记信,而今天对于那首曲子,却是历历在目。
 他们都说当人喜欢上一首子,那都得看听歌之人,当时是何样的心情,像我现在这样,这首歌,我觉得格外贴切,好听。
  好吧,一切都回到现实中来吧!我不能在这样站在这里了,在这样站下去,我还真怕路人误会,把我当成神精不正常之人,你说,有那个正常人,在大过年的时候,一个站在街上,而且还跟丢了魂似的?
 哎,言归正传,我今晚到底去那吃饭呢?刚才室友电话也打,靠她是行不通了,因为那家伙最早也得明天才会回市里,可另外一个玩的好的呢?我到底打不打呢?如果打,我说大过年的,我总不能跑人家家里去蹭饭吧?嗯,这样好像有点很不复合我的平时的做事风格啦!
 唉,小妞,您啊,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您今晚就还是凑合一下,吃你的方便面得了吧!
 OK,吃方便面就吃方便面,有什么了,说不定,现在有人比我还惨的呢?就连方便面也没得吃(流浪的人)是吧?我这样自我安慰着,心里才好受了点。
 到超市逛了一圈,感觉也没有什么好吃的,便随便拎了一桶方便面走人了,买了单后,我便乖乖的回公司宿舍了。我们回家吃面去了哦!
 一桶面下肚,才感觉自己这才活了过来(天气太冷,吃点热的心里总好受些)人一吃饱,就想睡觉。看看时间,才八点多一点点。唉,算了吧,反正今天也折腾一天了,我就不再折腾了,烧点水,洗洗睡吧。
 嗯,等等,我今天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没做?哦,对了,打电话。
 在这个关键时刻,我突然又想起,自己已经答应他(朱启明)到了后,打电话给他,其实本来我是想打电话给他来着,但后来一想,这样会不会显得我也太听他的话了?于是……发短信吧。哼哼……你让我电话我就电话?我偏不,我就偏不打给你,发条短信通知你一声,不也一样?对吧?
 一想到他(朱启明)我便又想起他(吴兴)来了,想想我是不是该跟他解释一下呢?必竟是我先悔约在先的,好吧!打就打吧!反正大不了,横竖不就是一个死嘛?而且,相信他也不至于会让走到这个地步吧?嘿……
 “嘟……嘟……”电话没想到几声,那边就接听了。
 “喂,小妹,新年快乐啊!”不奇怪,新年嘛,开头肯定是祝福语嘛。
 “呵,新年快乐,那个……你在干嘛呢?”感觉自己有些不好意思开口,只好先转开一下话题。
 “在家还能干嘛?看电视啊,你呢?吃饭了没?”确实,大过年的,大家都不出门(拜年外)那就只能呆在家里看电视了。
 “我……我睡觉呢!嘿”笑的有些假,不过,相信他应该没感应出来。
 “现在就睡了?”别怪他惊讶,其实连我自己也蛮惊讶的,依我这个夜猫习性,能在晚上十点之前上床睡觉,那真是个奇迹了,不过……今天这个奇迹还真是发生了。
 “有点累,所以就……睡喽!那个……”算了吧,还是老实跟他交待吧!这样跟他玩心里战术也太累了,不是有这么一句说叫“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嗯,不对,那是说犯人的,我好像还没到那个级别吧?我这样想着。
 “怎么了?对了,初四那天,我们准备去那玩?”什么?初四?天啊,为什么总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呢?
 “那个……我正想跟你说呢!我……”我心里还在琢磨,该如何说来着,没有想到他倒抢了先说了。
 “要不……我们见了面在一起商量?”他试探的问我道。
 “呵,哥,不好意思,可能……我,我去不成了”该死,这么好的机会,就这样白白浪费了,这都是那个该死的朱启明做的好事,如果不是他,怎么会出这种状况?呜呼……初四,初四我们就快能见面了,唉。
 “怎么了?”他很是诧异。
 “那个,我回A市了,刚刚回的”我硬着头皮,终于把话给讲明了。吁,心里藏着话,就是不好受啊,现在好了,舒畅多了。唉,这样压抑着,能好受嘛?
  “哦”停顿了半响后,他又接着道:“没事,下次回来再见,也一样”
 ……
 嗯,下次?下次还得到什么时候?今年过年嘛?唉,算了吧,一年的时间,谁又能猜的到,它之中又会发生什么?也许到那个时候,他已经喜欢上别人了呢,又或许,我移情别恋了呢?不对,我哪那是什么移情别恋啊?都没恋过,移什么情啊?嗯,应该不算,应该不算吧?(自己都有些怀疑自己的话了)
 咦,不对啊?他没生气嘛?他应该生气的嘛!我这样对他,他不该生气嘛?该生气才对,对,该生气,可是……到最后,他还真是没生气。不过,这样一来,弄得我反倒更觉得有些对不起他了。

亲,留下你轻轻的脚印,能带走一份快乐哦!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方清
方清 副主任医师
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 肝病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