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黄鹏 三甲
黄鹏 主任医师
北京301医院 骨科

黄鹏作客北京广播电视报--谈我是大医生

军人之风 黄鹏“5分钟”跑来个大医生  高大魁梧、来自解放军301医院骨科的副主任医师黄鹏,是两代“大医生”中唯一的军人医生。  今年刚进不惑之年的黄鹏已是很有建树的医生,无论临床还是科研,都成果颇丰。特有的医者+军人的身份造就了他阳刚、沉稳、爽直的特质。采访中,他不慌不忙、透彻幽默的表达颇有气场,令人联想他在镜头前的气定神闲以及在手术台上的大将之风。北京301医院骨科黄鹏

  “这件事就算个任务了,必须得去”  黄鹏至今还记得科主任的那个电话:“5分钟,到我办公室来!”放下电话跑步前去,到那儿他才得知,《我是大医生》节目组找上门选“大医生”,院里推荐了自己。
“当时电视台的两位领导,我们院、科两位领导都在,他们说:你能不能去?”作为军人当然是服从,“这件事就算个任务了,必须得去!我说‘OK,肯定行!’台里人问:一个月占用4天时间,行不行?我说:可以!”
  不过黄医生说自己来《我是大医生》不只是出于“服从”,“也是出于兴趣。他们找我,也是因为我平常兴趣点多。”
  学生时代一直是三好学生的黄鹏,年轻时有着一长串“全面发展”的荣耀:全国最佳辩手、全军学习成才综合素质大赛一等奖、全国青年世纪风采电视大赛优秀奖等。这一次《我是大医生》找上门,黄医生那颗喜欢尝试的心再次萌动了。
  “主持要像做手术一样专注”
  站惯了手术台的黄医生此番上了主持台,在他眼里,“手术台和舞台是一样的,都是集团作战!”他要求自己主持时要像手术时一样专注。“一个手术要注意几百个事情,我以前半夜做手术,接手指头,患者睡着了,但我不能。主持也一样,责任在这儿,就得专注!”
  黄鹏坦承自己“最初录制时最大的毛病是不够兴奋。悦悦会趁着镜头没对着我的时候,冲着我做‘笑一笑’的表情。可是我觉得自己已经很兴奋了!”
  走上陌生的主持台,黄鹏说自己有几个“没想到”。
  第一是台词,“我以为主持人要说的每句话都已经很准确了,台本跟电影剧本差不多。其实不是,有点儿像脱口秀,不是那么严格,‘点’讲得准确就可以。我们上去以后按照大意思说,不定谁抢了谁的词儿。”
  让黄鹏没想到的还有:医生当主持人“其实是个快乐的事”。“医生要处理各种危急的事。相比之下主持就显得放松一些;在医院碰到的都是病人,愁眉苦脸的来找你,你会受影响、不快乐。在这儿我觉得很快乐!”

  “这个事比我想象的影响力大”
  当主持人录节目让三位医生忙上加忙,难以分身。身兼数职的黄医生更是如此。
  每周一、三、五手术,每周二、四出门诊。除此之外,黄医生还有一大堆的头衔:中国医师学会青年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脊柱专业委员、骨质疏松委员会委员、北京市骨科学会微创学组委员、中国老年脊柱关节学会委员、中国老年医学会骨与关节分会委员会秘书长……目前他还承担着两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一项北京市基金项目,以及一项军队课题。开会、讲课、科研……忙得不亦乐乎。
  “医生时间都挺紧的,没有空闲的时候。所以几件事一起来了,你就要排个序,哪个事比较重就优先保证!这边录节目和别的事冲突了,就只能砍掉别的事儿,哪怕是涉及我个人利益的事!”
  黄博士专业是脊柱微创,应用椎间孔镜治疗椎间盘突出。有一期节目与他的研究课题相关,于是他既当嘉宾主持,又被节目组指定为出场专家。“那次我印象很深。按理说那期的本子是我帮编导写出来的,很熟,但可能就因为太熟,想说得更好一点儿,就更紧张。一开始我的词被抢了,就更着急了。开场十几、二十分钟后说开了、说疯了之后,我一下就放松了。结束时编导还表扬了。”
  研究成果上了电视,对更多的人有用,黄鹏博士感到了一种自我实现。“脊柱微创都请我去培训医生,这几年都是在给医生讲这些事,讲课最多的一场也就200人。所以我知道:在这儿‘讲课’影响力要大很多。

https://www.bgtv.com.cn/bgbz/yzdd/2014/12/12/108774.html

黄鹏
黄鹏 主任医师
北京301医院 骨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