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转载 如何成为一名出色的外科医生?

马建华 主任医师 武汉协和医院 胃肠肛肠外科
2016-09-14 742人已读
马建华 主任医师
武汉协和医院

http://6d.dxy.cn/article/497177?trace=drugs

2016-06-22 14:51来源:丁香头条作者:Nulli Cedo

父 亲是外科医生,恢复高考以后第五年入学的大学生,22 岁大学毕业,在我这个年纪已经是当地独当一面的出色年轻外科医生。因为父亲的关系,从小到大有见识过很多他的同事,朋友,老师,很多都是非常出色的外科医 生。医学院四年见过不少澳洲的优秀外科医生,英国的实习也见到了很多业内顶尖的外科医生和很多年轻优异的同行。武汉协和医院胃肠肛肠外科马建华

以下是我在看过三个国家各自的外科医生典范以后得出的个人看法 :

一个好的外科医生首先是一个安全的外科医生  英国和澳洲的医学教育近乎癫狂性的教育我们要成为一个「safe」的医生,safe 这个词,代表着病人对于安全的诉求,也就是要求年轻医生们不要追求个人英雄主义,不要气道受到威胁第一步就去开病人的外科气道,不要随便开胸心脏按摩,而 是为了病人选择最安全的方法,清楚了解自己的能力界限,选择最合适的专业人员照顾不同的病人,最重要的——在需要帮助的时候,放下架子,寻求帮助。  一个好的外科医生,不害怕告诉别人:「我不知道」「我没有做过」「请你帮助我」「请你教教我」,因为他把病人的安全置于自己的自尊之上。  所以电视剧里从来没有开过某种术式,没有经验的上级在旁边孤注一掷的,不是一个好的外科医生。(这里要对恶作剧 2 吻随意开刀的江直树开一炮。)  一个好的外科医生是一个做生死决定的决断艺术家  「Surgeons make decisions that affect life and death, quality of life, others』futures, every single day. This is true bravery ——外科医生每天都在做生死攸关的决定,决定他人生活质量、未来的决定,这是真正的勇敢」——《Make the cut》  医生每天都在医院做着生死边缘的决定,这虽然并不仅限于外科医生,但是外科医生的决定很多都是在几秒钟或者几分钟的鬼门关前决定,这不仅考验的是「通天」的决断能力,更是一门看透生死的艺术。  肺癌病人高凝肺栓塞了,抗凝治疗他的肿瘤会灾难性的出血,不抗凝治疗肺栓塞继续他也一样死路一条,抗凝吗?  外伤病人腹腔盆腔大动脉大出血,你眼前的腹腔一片血红一潭深不见底的鲜血,病人的血压测不出来,检测仪震天响的尖叫着,你脑子里闪出 10 种可能出血的地方和 20 种止血的方法,而病人离鬼门关只有 2 分钟的距离,怎么做?  靠搬砖谋生的农民工双手被机器压伤,截肢家里唯一劳动力的他将不能工作,家里三个孩子吃不上饭,保手家里倾家荡产,你有能力但是也不能保证效果一定好最后可能还是要截肢,保吗?  年迈的老人主动脉瘤破裂,动手术他九成九机会会术中死亡,不动手术百分百死,动手术吗?  公交车车祸,你是现场唯一一个医生,你只有两只手,而你有三十个不同伤势的病人,你选择谁去救治?去抢救半条腿在鬼门关里的老人,还是离鬼门关还有 5 分钟的孩子?抑或是严重腹部受伤的孕妇?  这就是外科医生每天都需要做的决定,这些决定需要考虑到病人,家属,生活质量,生存机会,经济能力,更重要的是要尊重病人自己的选择。  而最难最难最难的,也是只有医生才会理解外科医生的——不手术的决定  「Knowing when not to act is ultimately the most difficult of all decisions, sometimes the most humane course is to allow nature to deal with its own - 知道什么时候不去治疗其实是所有决定中最难的,有时候最人道的方法是顺其自然」——《Making the cut》  好的外科医生是一个灾难预防家  「A good surgeon should not always be performing last second heroic life salvaging action but should predict and prevent. 一个好的外科医生不应该总是在进行补救式的英雄行为,而是应该预测和预防这些不必要的行为」  感谢知友提供扁鹊三兄弟的故事 

根据典记,魏文王曾求教于名医扁鹊:「你们家兄弟三人,都精于医术,谁是医术最好的呢?」扁鹊:「大哥最好,二哥差些,我是三人中最差的一个。」魏王不解地说:「请你介绍的详细些。」 

扁 鹊解释说:「大哥治病,是在病情发作之前,那时候病人自己还不觉得有病,但大哥就下药铲除了病根,使他的医术难以被人认可,所以没有名气,只是在我们家中 被推崇备至。我的二哥治病,是在病初起之时,症状尚不十分明显,病人也没有觉得痛苦,二哥就能药到病除,使乡里人都认为二哥只是治小病很灵。我治病,都是 在病情十分严重之时,病人痛苦万分,病人家属心急如焚。此时,他们看到我在经脉上穿刺,用针放血,或在患处敷以毒药以毒攻毒,或动大手术直指病灶,使重病 人病情得到缓解或很快治愈,所以我名闻天下。」魏王大悟。 

前面的那句话我已经不记得是谁对我说的了,或许已经有太多的前辈对我提起我已经只记得这句话了。  一个外科医生应该如何面对灾难,而一个好的外科医生会把未来的灾难扼杀在摇篮里,让自己很少置身于天崩于前的情况。  几分钟开胸切除肺栓塞固然帅炸,然而一个好的外科医生会强迫症一般的给每一个没有禁忌症的住院病人低分子肝素抗凝,TEDS 弹力袜,骨科高危病人小腿挤压气囊,一天至少两次让护士带着走路,可能永远,永远都不用把自己的病人置身于死亡率九成的肺栓塞切除术的情况下。  手术中,一个好的外科医生会带两副手套,传递尖锐器械都会保护锐器,缝针转向持针器钳口放入锐器传递盆子保护其他团队人员,术中后段会强迫症般的检查出血点,防止术后血肿感染。

就外科小医生来说,给每个病人足够的合理的止痛药,胸部理疗,一桶清水和一根吸管,让他们每天可以无痛的深呼吸,理疗,吹泡泡活动肺部,防止肺部感染,肺不张。

给每一个用吗啡类药品的病人预防性的止吐药,预防性的防便秘药品,防止常见的副作用。如果有资源,尽力安排给每一个病人气垫床防止褥疮。一天快干洗手至少 50 次,因为医生是一个移动的感染灶。有什么自己解决不了会马上询问围术期内科主治,寻求答案,寻求帮助

这些小外科医生很小很小很常规很常规的动作,是我们的文化,是我们的规范,也是灾难预防意识,最终,是为病人保驾护航的安全带。

一个好的外科医生是一个领袖,交流家,谈判家   我一直觉得医院是个修罗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盘,自己的一大堆事,自己的喜怒哀乐,而医疗又不是一项独狼运动,你需要很多很多很多不同背景,不同喜怒哀乐的人一起工作来拯救病人,这时作为一个领袖和交流家的能力就直接定义了你的病人的结果。  如何和手术室总管商议谁先上手术?如何合适的让其他科接管你已经帮不上的病人?如何让忙到昏头的各个部门先做你认为需要先做的检查和会诊?这都是交流,谈判,需要人格魅力,需要说话技巧,需要逻辑和佐证。  一个水桶的储水量由最短的那块板决定   麻醉医生、麻醉护士、器械护士、巡回护士、住院医生、主治医生、手术室技师,器械代表、清洁工等等,每一个人都可以直接或者间接的影响手术的过程、围术期的护理、并发症,最终一个好的外科医生的名声。  最后,技术——  或许这一点是许多同仁们最无法理解和同意的一点,中国的外科医生因为庞大的病人基数的历练有着世界上最顶尖的刀尖,非洲的医学生在医学院毕业就可以熟练的掌握很多基本的开放性腹腔手术,但是不管中国还是非洲都没有训练出名扬全球的外科大家。

大洋洲皇家外科学院 9 大训练指标中将外科技术列为末尾,他们的理由是,真正的技术只是肌肉记忆,任何人,包括屠夫在无数次重复同一个动作以后都可以熟练掌握精髓做的很漂亮。

外 科传统上就是理发师一开始去做的,为什么现在外科医生需要上医学院?因为只有医学训练的大脑可以做出决定,切哪里、为什么、切多少、下面一层是什么,可能 会遇到什么突发状况,如果发生应该怎么做,会有什么影响,我的团队应该怎么调整,我需不需要帮助——这一系列的思考才是外科医生最重要的精髓。

用上次去重症课程的一名英国血管外科主任的话来说:

「技术最后都是脊髓反射,只有方案才是大脑反射」 "A well-trained butcher is capable of the techniques We are trained so that we know how to make these decisions in the interests of our patients - 一个受过训练的屠夫也可以做好外科的技巧,但是世界需要我们因为只有我们知道怎么去做有利于患者的决定"

当然,多做一点总是没有坏处的。

我个人还是觉得大脑脊髓两手抓才是最好的外科医生。

编辑: 张婷

http://www.aiweibang.com/yuedu/146552065.html

如何成为一名出色的外科医生?

2016-09-05 NUlli Cedo  丁香园

我的父亲是一名外科医生。恢复高考以后第三年考入大学,21 岁大学毕业,在我这个年纪已经是当地独当一面的年轻外科医生。因为父亲的关系,我从小到大见识过不少出色的外科医生,有他的同事、朋友还有老师。

我在澳洲医学院学习的四年,以及在英国实习期间,也见到了很多业内顶尖的外科医生和出类拔萃的年轻同行。对于「如何成为一名出色的外科医生」,我有以下看法:

首先要成为一个安全的医生

英国和澳洲的医学院校近乎癫狂地教育年轻医学生们要成为「safe」的医生。safe 这个词,代表着病人对于安全的诉求。这就要求年轻医生们:

不要追求个人英雄主义;

不要在气道受到威胁时立马就去做环甲膜切开;

不要看了两部美剧就随便开胸心脏按摩。

而是要为病人选择最安全的治疗方法;要了解自己的能力界限,照护自己能力范围以内的病人;最重要的是——

在需要帮助的时候,放下架子,寻求帮助。

一个好的外科医生,不害怕告诉别人:「我不知道」「我没有做过」「请你帮助我」「请你教教我」,因为他

把病人的安全置于自己的自尊之上!

要成为一个决断生死的艺术家

Surgeons make decisions that affect life and death, quality of life, others futures, every single day. This is true bravery.

外科医生每天都在做生死攸关的决定,决定他人的生活质量和未来,这是真正的勇敢。

——《Make the cut》

医生都要经历生死抉择,但是外科医生的抉择很多都是要在几分钟甚至几秒钟内做出的。这不仅是一种果敢的决断能力,更是一门看透生死的艺术。

肺癌病人高凝肺栓塞了,抗凝治疗肿瘤会发生灾难性的出血,不抗凝治疗肺栓塞会夺走他呼吸的能力,抗凝吗?

外伤病人腹盆腔大动脉大出血,眼前的腹腔就是一潭深不见底的血池,病人的血压已经测不出来,监护仪发出刺耳的嚣鸣,你的脑子里可能会闪出 10 个可疑出血点和 20 种止血方法,但病人离鬼门关只有 2 分钟的路程,怎么做?

靠搬砖谋生的农民工双手被机器压伤,截肢让家里失去唯一的劳动力,三个孩子可能连饭都吃不上,保守则要倾家荡产,即使医术高超,最后还是可能难逃截肢厄运,保吗?

年迈的老人主动脉瘤破裂,动手术九成九会死在手术台上,不动手术百分百会丧命,动手术吗?

公交车车祸,你是现场唯一的医生,你只有两只手,却要拯救三十个伤势不同的病人,你选择先去救谁?

这些例子每个外科医生都有可能经历。想做出最优决定,需要考虑到病人、家属、生活质量、生存机会、经济能力等方方面面,更重要的是要尊重病人自己的选择。

而最难最难的决定,也是只有优秀同行才能理解的——

不手术的决定。

Knowing when not to act is ultimately the most difficult of all decisions, sometimes the most humane course is to allow nature to deal with its own .

知道什么时候不去治疗其实是所有决定中最难的,有时候最人道的方法是顺其自然。

——《Making the cut》

要成为一个灾难预防家

A good surgeon should not always be performing last second heroic life salvaging action but should predict and prevent.

一个好的外科医生不应该总是在进行补救式的英雄行为,而是应该预测和预防这些不必要的行为。

还记得扁鹊三兄弟的故事吗?

根据典记,魏文王曾求教于名医扁鹊:「你们家兄弟三人,都精于医术,谁是医术最好的呢?」

扁鹊:「大哥最好,二哥差些,我是三人中最差的一个。」

魏王不解地说:「为什么呢?请你详细解释下。」 

扁鹊说:

「大哥治病,是在病情发作之前,那时候病人自己还不觉得有病,但大哥就下药铲除了病根,使他的医术难以被人认可,所以没有名气,只是在我们家中备受推崇;

我的二哥治病,是在病初起之时,症状尚不十分明显,病人也没有觉得痛苦,二哥就能药到病除,使乡里人都认为二哥只是治小病很灵;

我治病,都是在病情十分严重之时,病人痛苦万分,家属心急如焚。此时,他们看到我在经脉上穿刺,用针放血,或在患处敷以毒药以毒攻毒,或动大手术直指病灶,使重病人病情得到缓解或很快治愈,所以我名闻天下。」

魏王大悟。

一个外科医生应该知道如何面对灾难,而一个好的外科医生会把灾难扼杀在摇篮里,让自己很少置身于天崩于前的危境。

几 分钟开胸切除肺栓塞固然帅炸,但一个好的外科医生会强迫症般地给每一个没有禁忌证的住院病人用低分子肝素抗凝,给病人穿 TEDS 弹力袜,给骨科高危病人装小腿挤压气囊,一天至少两次让护士带病人走路,这样可能永远永远都不用把自己的病人置于死亡率九成的肺栓塞切除术之下。

手术中,一个好的外科医生会带两副手套,在传递尖锐器械时保护锐器,把缝针转向持针器钳口放入锐器传递盆子以保护其他团队人员,手术后段会强迫症般地检查出血点,防止术后血肿感染。

就外科小医生来说,一个好的外科医生:

会给每个病人足够、合理的止痛药以及胸部理疗,让他们每天可以无痛的深呼吸,防止肺部感染和肺不张。

会给每一个用吗啡类止痛的病人预防性使用止吐药和防便秘药,让他们本就费力的生活少一些药物副作用带来的痛苦。

会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尽力给每一个有需要的病人安排气垫床防止褥疮。

会严格遵守世界卫生组织的洗手标准,接触病人前后都快干洗手。

自己解决不了的内科问题会马上询问围术期内科主治,出现突发情况时会及时求助重症和上级会诊。

外科医生们这些很小、很常规的动作,是我们的文化,是我们的规范,是灾难预防意识,最终也是为病人保驾护航的安全带。

要成为一个领袖、交流家、谈判家

我一直觉得医院是个格外复杂的地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盘,自己的工作和生活,自己的喜怒哀乐。而医疗又不是一项独狼运动,你需要和很多不同背景、不同脾气性格的人一起工作,你需要具备足够的领导力,才能带领团队上下齐心拯救病人。

如何和手术室总管商议谁先上手术?

如何让其他科接管你已经帮不上的病人?

如何让忙到昏头的其他部门优先处理你认为紧急的检查和会诊?

这都需要交流和谈判能力,需要人格魅力,需要说话技巧,需要逻辑和佐证。

麻醉医生、麻醉护士、器械护士、巡回护士、住院医生、主治医生、手术室技工、器械代表、清洁工……每一个人都可以直接或者间接地影响手术的过程、围术期的护理、手术后的并发症,并最终影响一个外科医生的名声。

最后,外科技术重不重要?

答案当然是重要,但是:

中国的外科医生因为庞大的病人数量,练就了世界上最顶尖的技术,非洲的医学生一从医学院毕业就可以熟练地实施很多基本的开放性腹腔手术。但是不管是中国还是非洲,都很少有名扬全球的外科大家。

为什么?

大洋洲皇家外科学院将外科技术列为 9 大训练指标之尾,他们的理由是,技术只是肌肉记忆,任何人包括屠夫,在无数次重复同一个动作以后都可以熟练掌握一项技术。

最早的外科手术就是理发师在做的,现在的外科医生为什么需要上医学院?

因为只有经过医学训练的大脑才可以做出恰当的思考,切哪里,为什么切,切多少,下面一层是什么,可能会遇到什么突发状况,如果发生应该怎么处理,会有什么影响,团队应该作何调整,需不需要寻求帮助——这一系列的思考才是外科的精髓。

A well-trained butcher is capable of the techniques We are trained so that we know how to make these decisions in the interests of our patients.

一个受过训练的屠夫也可以掌握外科技术,但是世界需要我们外科医生,因为只有我们知道怎么去做有利于患者的决定。

用上次去重症课程时听到的一名英国血管外科主任的话来说:

「技术最后都是脊髓反射,只有方案才是大脑反射」。

当然,不可否认,技术是重要的,一个技术优秀的外科医生总是手术室里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不过,一个「大脑脊髓两手抓」的外科医生,才是病人最坚强的后盾。

总结

一名出色的外科医生所拥有的品质,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那就是:

A good surgeon, has the eyes of an eagle, the hands of a woman, the heart of a lion and a mind like a steel strap.

一个好的外科医生,有鹰一般的眼睛,少女般的手,狮子的心和钢铁一般的意志。

最新指南、学术前沿、临床窍门

每个普外科大夫都需要!

快扫描下面二维码,看看「普外时间」吧

责任编辑:程培训、张琲琲

图片来源:123rf.com.cn 正版图片库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有帮助
期待更新

马建华 主任医师

武汉协和医院 胃肠肛肠外科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