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吴东宇 三甲
吴东宇 主任医师
望京医院 康复科

昏迷、最小意识状态和植物状态的评估

    目前,临床上比较常用的评价意识状况及其严重程度的方法,包括Glasgow昏迷量表、Rappaport昏迷量表、JFK昏迷恢复量表等。这些量表难以捕获意识状态的微小变化,特别是植物状态、最小意识状态、优势半球损害以及失语症患者。另外,任何一种心理测试手段也只是根据外部行为表现或结果去推断人脑的高级心理活动,故往往带有一定主观性。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康复科吴东宇
    脑电信号包含了大量关于大脑皮层网络层次的信息,特别是局部神经元网络的同步程度以及相隔较远的大脑皮层网络的耦联情况;脑电信号中包含了丰富的、与意识认知相关的信息。另外,大脑皮层是意识的效应体现“终端”,即患者意识恢复与否以及受抑制程度均是通过大脑皮层的功能活动来实现的。
    传统脑电图检查主要是基于谱分析。研究显示,意识障碍患者脑电波主要可分为良性、恶性和不确定几类。其中,恶性脑电类型有弥漫性慢波、爆发性抑制、α昏迷、θ昏迷以及弥漫性周期性复合波等。某些脑电类型与预后不良有关,可用于最终是否能存活的预测。但是,传统脑电分析只利用原始脑电的一部分信息来进行分析,势必会丢失脑电信息,以至于可能影响意识及认知功能的分析。所以,传统脑电分析只能用作粗略和定性分析。
    从我们的研究结果可以看到,神经元受到刺激后(如痛觉、声音刺激等),相应脑区的神经元网络活动会增加,表现为神经元网络活动的复杂性增高;正常意识者在声音刺激和痛觉刺激状态下,脑电非线性指数与安静闭眼状态相比,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说明声音和痛觉刺激能够引起大脑功能活动的变化并被脑电非线性分析所捕获。我们对苏醒和未苏醒患者的声音或痛觉刺激与安静闭眼状态非线性指数的差值进行了比较,结果显示在痛觉刺激状态下,苏醒患者脑电非线性指数差值明显高于未苏醒患者。此结果说明痛觉刺激能够引起苏醒患者皮层功能活动的增加,表现为非线性指数增高(类似于正常意识者,只是皮层功能活动复杂性增加的程度不如正常意识者)。
    总之,脑电非线性分析能够定量评估PVS和MCS患者大脑皮层受抑制的程度。脑电非线性指数可能在PVS和MCS苏醒预测中存在价值,对痛刺激有良好反应可能意味着预后良好。
吴东宇
吴东宇 主任医师
望京医院 康复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