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苏宗荣 三甲
苏宗荣 副主任医师
常州102医院 精神科

正念治疗

佛教文化在近当代美国的发展

二十世纪以来,随着东西方文化交流地不断扩展和加深,佛教文化逐渐在美国流行。 二战后,日本禅学大师铃木大拙及其弟子在美国的长期讲学,使得“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的禅宗在美国生根;其后,东南亚上座部佛教的修行传统也开始进入美国,“观呼吸”、“正念进食”、“行禅”、“身体扫描”等原始佛教的禅修方法,通过依循缅甸马哈西尊者和印度葛印卡居士教导所建立的禅修中心在美国传播流行开来(溫宗堃, 2006)。

MBSR的创立

在这种背景下,卡巴金博士于1979年在美国麻省大学医学中心创立“减压门诊”,专为慢性疼痛病人开设“正念减压疗程(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MBSR)”,课程内容主要为“身体扫描”、“正念瑜伽”、“静坐冥想”以及将正念融入日常生活的“正念行走”和“正念进食”等。在长期的实践中,MBSR因其疗效显著而获得极大成功,越来越受到医学界和临床心理学界的关注。
MBCT的创立

1992年,三位心理学家,牛津大学的John Teasdale、Mark Williams和多伦多大学的Zindel Segal 为了探索预防抑郁症复发的方法,首次来到麻省大学医学院学习正念减压疗法,他们将传统的认知行为疗法和MBSR结合,于1995年发展出正念认知疗法(Mindfulness-Based Cognitive Therapy,MBCT)(Z. Segal, Williams, & Teasdale, 2002),该疗法在临床实践中也显示出显著疗效。

MBCT的延伸拓展

在MBCT的影响下,又有其他临床心理学家发展出针对进食障碍的正念饮食觉察训练(mindfulness-based eating awareness training ,MB-EAT)(Kristeller & Wolever, 2010),针对物质滥用的正念复发预防(mindfulness-based relapse prevention,MBRP)(Witkiewitz, Marlatt, & Walker, 2005),增加情侣关系满意度的正念关系促进(mindfulness-based relationship enhancement ,MBRE)(Carson, Carson, Gil, & Baucom, 2004)等等。

正念训练的更多临床应用

目前,基于正念的临床干预已被应用于治疗多种心理障碍,例如成瘾和物质滥用、注意缺陷多动障碍、焦虑障碍、冲动和愤怒控制、抑郁症、进食障碍、人格障碍、自杀与自伤行为、创伤后应激障碍和精神病性障碍等(Keng et al., 2011);同时,正念训练也被作为多种躯体疾病的辅助疗法,例如脑外伤、风湿病、癌症、糖尿病、艾滋病、器官移植和多处硬化等(Ludwig & Kabat-Zinn, 2008)。

汲取正念思想精髓的心理疗法

上世纪70年代, 在禅宗思想的影响下,针对传统心理治疗过分关注症状改变的弊端,Marsha M. Linehan(Linehan, 1987)发展了平衡接纳与改变的辩证行为疗法(dialect behavior therapy,DBT),该疗法主要用于治疗自杀行为和边缘性人格障碍,其干预技术也主要是基于正念思想的情绪管理策略;90年代,Hayes等(Hayes, Strosahl, & Wilson, 2012)在情境行为科学(contextual behavioral science,CBS)和关系框架理论(relational frame theory,RFT)的影响下,结合正念、接纳、内感性暴露、认知解离和聚焦当下等新的治疗理念,于1999年创立接纳与承诺疗法(acceptance and commitment therapy,ACT)。这两种疗法的干预技术虽然不包括直接的正念训练,但因其主要内涵仍是正念的思想,因此也被纳入正念疗法的体系。

正念疗法的流行与临床心理学家的灵性成长

也有学者(Ronald D Siegel, Christopher K Germer, & Andrew Olendzki, 2009)认为,60年代受灵修热潮影响的青年,在多年的专注和投入后,其灵性成长在90年代后逐渐成熟,这其中的一批临床心理学者在灵修中获得的正念领悟和临床实务的整合上也渐趋成熟,促进了近年来正念疗法的快速流行。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苏宗荣
苏宗荣 副主任医师
常州102医院 精神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