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吴华芹 三甲
吴华芹 副主任医师
广安门医院 心血管科

非瓣膜性房颤的中医辩治经验

房颤属中医“心悸、怔忡”范畴,其病机复杂,但无外乎虚、实两大类,虚证中以气虚、阴虚多见,实证以痰浊、瘀血、内热多见。然在临床实际工作中,纯实证和纯虚证很少见,往往是虚实夹杂之证,这就为初学者辨证带来一定难度,我们认为,初学者因首先掌握房颤基本的证候要素,即气虚证、阴虚证、痰浊证、瘀血证、内热证。虚实夹杂证无非是上述五大证候要素的不同组合,临证中单证候要素者少见,往往以双证候要素者多见,我们通过前期文献检索、专家调查问卷及名老中医经验总结,并结合其多年临证经验认为房颤的常见证候有四种,即气阴两虚证,阴虚火旺证,痰火扰心证,气滞血瘀证。下面将临床分型诊治的经验介绍如下: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心血管科吴华芹

1.气阴两虚证

以心悸气短、神疲头晕、失眠多梦,颧红,舌红少苔,脉弱而数等为常见症。多因先天不足、后天失养、久病、劳累或情志所伤致气阴两虚而发病。治宜益气养阴、安神定悸,方用芪珀生脉汤加味。药用生黄芪30g、琥珀3g、太子参15g、五味子12g、麦冬20g、僵蚕15g。

如心火偏旺、口舌生疮加栀子,兼心脉瘀阻、胸痛、舌紫暗有瘀点者加丹参;若肝肾阴虚,腰酸耳鸣,头晕目眩者加枸杞子、桑寄生、生地。

2.阴虚火旺证

以心悸、心烦、失眠多梦,潮热盗汗、口渴,颧红,舌红少津,脉细数等为常见症。多因素体阴虚或病后失调,以致阴不敛阳,阳亢化热,热邪扰心而发病。治宜滋阴潜阳、镇心安神。方用三参枣芍汤加味。药用太子参15g、沙参12g、玄参12g、炒枣仁30g、白芍10g、生地20g、麦冬20g、生龙骨30g。

阴虚内热、口干口苦加黄连;阴虚夹有瘀热者,可加丹参、赤芍、丹皮等;夹有痰热用黄连温胆汤,清热化痰。

3.痰火扰心证

以发热口渴,面赤气粗,便秘尿黄,吐痰色黄,或喉间痰鸣,胸闷心悸,烦躁不寐,甚或发狂,或神昏谵语,舌红苔黄腻,脉滑数等为常见症。多因七情内伤、气郁化火、火郁生痰的;或因吸烟、饮茶、喝酒而湿热内蕴、痰火内生的;亦有劳倦、过饱损伤脾胃,积滞生痰的,痰郁日久化热,痰火内扰心神所致。治疗应清热化痰、宁心安神。方用连蒌胆星汤。药用黄连6g、全瓜蒌30g、胆南星12g、合欢皮15g、甘松12g、茯苓30g、苍术15g、竹茹15g、生牡蛎30g。

如大便秘结者,加生大黄泻热通腑。火热伤阴者,加沙参、麦冬、玉竹、天冬、生地等。

4.气滞血瘀证

以心悸、胸闷心痛,胸胁胀满,唇舌紫暗,脉涩等为常见症。多因七情所伤,肝气郁结,气滞血瘀致使心脉不畅,心神受扰而发心悸。治宜理气活血,宁心安神。方用桃红枳鸡汤。药用桃仁12g、红花12g、枳壳15g、鸡血藤20g、郁金15g、白蒺藜15g、元胡12g、丹参20g。

如挟痰浊,而见胸满闷痛,苔浊腻者,加瓜蒌、薤白、半夏理气宽胸化痰。

典型病例

患者,王某,男性,65岁,主因“阵发心悸1年”来诊。在北京某家西医院诊断为阵发房颤,服可达龙已1年,但每日仍发作1-2次房颤,持续约1-2小时,自觉心悸明显,严重干扰其日常生活。症见心悸气短、头晕、神疲乏力,纳少,心烦盗汗,失眠多梦,口干口苦,舌暗红少苔,脉弦数。证属气阴两虚夹瘀热。方用芪珀生脉汤加味。药用生黄芪30g、太子参15g、五味子6g、麦冬12g、琥珀12g、僵蚕12g、丹参15g、赤芍15g、丹皮12g。水煎服,日1剂分2次服。连服14天,房颤发作时,心悸程度较前减轻,病人能耐受一般日常活动。

芪珀生脉汤是我们临床治疗房颤气阴两虚型的经验方。方中重用生黄芪补宗气为主,生黄芪味甘、性温,脾肺之气兼顾,并具升阳之性;太子参、麦冬、五味子相配,重在益气安神,滋阴复脉;琥珀活血祛瘀、安心止惊悸;僵蚕具有镇静、镇惊、熄风等功效。在原方基础上加丹参、赤芍、丹皮等清热活血之品。全方共奏益气养阴、养心安神、兼清热活血之功。

结语

中医药治疗非瓣膜性房颤具有独特的优势,特别是在改善病人症状,和减少房颤发作次数方面效果明显。我们体会临床辨证施治过程中把握以下几点会获得良好的疗效:

1.重视益气养阴法。我们观察到反复发作房颤的病人往往以气阴两虚为主要证型,方用芪珀生脉汤加减,重用生黄芪30~60g,该型患者病位在心,但往往合并脾虚,需加党参、炒白术等健脾之品。高龄患者常伴有肝肾不足,常加枸杞子、桑寄生、生地、山萸肉等补肝肾之品。

2.活血化瘀法贯穿始终。房颤患者往往伴有较高的血栓事件风险,中医认为与血瘀有关,因此活血化瘀法应贯穿房颤治疗的始终,对于血瘀轻症可选用行血活血之品如当归、川芎、丹参等,血瘀较重者选用活血化瘀之品,如三七粉、桃仁、红花等;血瘀重症,宜用破血散结之品,如穿山甲、土元、全蝎、乳香、没药等。

3.宁心安神是关键。房颤患者往往伴有明显的心悸、怔忡表现,其病机为各种致病因素最终影响到心神,导致心神不宁有关。因此治疗需加用安神之品。对于阳气躁动,心神不安的实证患者,常用生龙骨、生牡蛎、琥珀、磁石等重镇安神之品。对于心肝阴血不足,心神失养的虚证患者,常用酸枣仁、柏子仁、合欢皮、夜交藤、远志等养心安神之品,此外还常需配伍养心血之品,如鸡血藤、白芍、生地、当归等。如是心血充足,心神得到足够的濡养,才能发挥正常的生理功能。

4.对于快速房颤患者常常配伍熄风药。房颤乃心房内肌纤维快速不规律颤动所致,与风性主动的特点相符,另外房颤发作时,心房肌的收缩功能丧失,心房肌基本处于强直的状态,《内经》云“诸暴强直皆属于风”,亦是风性主动的特性。因此我们认为快速房颤发作时与患者体内风阳内动有关,故临床辨证施治过程中常配伍僵蚕、白蒺藜、珍珠母、生牡蛎等平肝熄风之品,往往获得良好的疗效。

吴华芹
吴华芹 副主任医师
广安门医院 心血管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