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赵凤东 三甲
赵凤东 主任医师
邵逸夫医院 骨科

腰痛的预防,节选自我翻译的《腰痛的生物力学》

第十一章 腰痛的预防和治疗

介绍

本章将通过对腰痛的预防和治疗的现状的回顾来完成腰痛的生物力学的完整描述。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骨科赵凤东

如第六章讨论的那样,下腰痛是很普遍的病变,尽管依据很多的生物医学原则进行了很多的科学研究,但是其几乎没有降低的迹象。因腰痛而致的高病残率是一个证据:证明我们不能很好预防和治疗腰痛129。人类自打有历史记录以来就有腰痛病症,但是只在19世纪后期才变为一个需要很多医疗资源的残疾问题(很少有特例);可能医疗保健也有助于问题的形成840。然而,近年来,对于如何应对腰痛,我们已经知道了很多。本章就回顾现在的治疗手段的效果和潜在的益处。

因为预防策略和治疗方法的范围很大,因此讨论就采用了基于证据的医学的原理,并集中于已有的系统性的回顾和临床指导方针,并参照个体的科学研究里所需要的部分。在第六章讨论了此方法的基本原则,并指出了系统回顾的局限性。不可避免的是,因为一些治疗策略在治疗和预防下腰痛(LBP)时的效力缺乏科学依据,它们就会被忽略,虽然其它的一些因为具有特殊的生物力学意义仍然会被讨论。

预防

腰痛的流行病学表明早期的预防是一个不切实际的目的129;在生活中没有单一的(或集合性的)因素,如果去除,就可以导致腰疾患消失。减少体力劳动负荷,尤其在工作中,可望降低腰痛的新发,但是在现代工业化的社会中,虽然体力劳动总体减少了,但是却没有达到降低腰痛的目的。很明显,很多腰痛不是工作导致的,因此任何人类环境改造学的进步的影响都可能是很小的。这并不是说人类环境改造学的的考虑不应该应用于工作设计中来:实际上应该-但是不是在没有希望的情况下的:即这种考量可以在大多数人中发现能够评估的差异。相反,接受腰痛病人在疼痛改善以前就面临生物力学需要的挑战(即使不可能),直到他们的腰痛得到改善,那么,工作场所就应该在我们健康时很舒服,生病时可以有所帮助323。这种方法,并不会同时对早期预防有很多帮助,但是还是会有减少病休、赔偿和慢性残疾的潜在帮助129

对于组织损伤、退变,包括组织应力改变的细胞反应的研究,科学家们已经撇开“机械性”腰痛的狭窄的观点而转向更为广阔的“机械学理论的”理解30,476。研究的中心还保留在椎间盘的病变上,可能是因为试图将腰痛特有的特点和一个独特的结构相联系,但是只有时间会告诉我们这种努力是否会得到腰痛预防中的实用性的测量。

许多的研究报道,在减少腰痛的治疗中,很多的治疗干预手段很有效,然而,他们很少进行随机对照试验,因此通常缺乏强有力的科学证据来证实其有效性,或者证据不一致841。即使一个治疗手段在小范围内有效319,871,但是此结果可以普及到什么程度并不明显。

总体来看,减低体力劳动的干预在职业性腰痛中作用并不一致:如果干预真的减轻症状或损伤,或者仅仅修正报告的方式,改变工人们对付腰痛所作的,那么哪里起效就会依然不清楚841。简言之,人类环境改造学的效力尚无科学根据469。从英国的工作中的下腰痛治疗的职业保健指导方针中引用是很方便的152,其中包括了考虑到其它情况中预防的系统的回顾841,842。下面的相对于证据阐述的星号级别代表了证据的强度。***:代表强的证据;**:中等的证据;*:有限的或相反的证据;-:没有科学证据。(指导方针的全文和附带的回顾在以下网站可以看到www.facoccmed.ac.uk)。

*    反对的证据:很多的普通锻炼/身体保健项目能够减少未来的LBP和工作能力的丧失;效果的大小是中度的208,280,403,447,655,838

***  很强的证据:基于损伤模型的传统的生物医学教育并不减少未来的LBP和工作能力的丧失190,208,403,447,655

-   初步的证据:专门解释观念和态度的教育干预可以减少因为LBP而致的未来工作能力丧失。

***  很强的证据:腰带或者支撑并不减少工作相关的LBP和工作能力的丧失447,655,656,847

*    有限的证据但是总体相一致的:雇主和工人的主动性(通常涉及到组织文化和大股份持有者的承诺,来确定和控制职业危险因子并加强安全、监管力度和安全文化)可以减少报道的损伤和因病休息的数量,但是没有清楚的证据显示效果大小的最佳策略和不一致的证据208,251,369,411,618,652,730,854

根据以上论述的第一条,应该注意到一个近来的系统的回顾(在指导方针制订时还没有)作出结论认为,一致的证据显示,锻炼在腰痛的预防中会有适度的用处469

有意义的是近来的一个尤其聚焦的研究。它认为简单的力学干预可以帮助预防腰痛:在一天的头三个小时内避免腰椎前屈可以减少LBP的复发率750。可能是因为其减低了椎间盘和韧带水化膨胀时弯曲损伤的风险。

可能应该指出的是,指导方针关注的可能是复发性腰痛和病废的二级预防(这在职业保健环境下是很重要的)。这与治疗效果的考量是非常不同的,治疗效果通常按照症状/病废消失来衡量,这在以下部分会讲述。

治疗

治疗腰痛的临床医生面临一个很大的挑战:就是说疼痛的原因常常不能被确定95。临床医生对这种不确定性很不舒服(确实就象病人一样!),所以并不奇怪的是,很多的治疗腰痛的临床职业者都采用了他们自己的关于腰痛根源的理论,并因而发展了他们自己的治疗方法840。可能被争论的是,如果治疗起作用,就可能认为症状的根源和治疗是不相关的,但是理性地讲,这样的态度是不满意的,使得发展和改进治疗很困难。

什么是确定治疗有效的最佳方法呢?关于有效性,现在所接受的作为“金标准”的科学试验是随机对照试验(RCT)583。按照选定的结果测量标准(症状和病废的减轻)和选定时间框架内,既胜过竞争的治疗又胜过安慰剂治疗的治疗手段,就可以被接受为优先的医疗,直至一个更有效的治疗出现为止。

这与腰痛治疗的临床指导方针已经发展的背景相反。指导方针的制订者以RCT为证据的主要来源,通常依靠系统回顾,这些系统回顾综合了已经发表的研究报告。科霍(Cochrane)协作通常是腰痛领域内系统回顾的主要来源(www.update-software.com/ccweb),而且很多的有用的信息都来自于此。

将腰痛的治疗分为两个很大的部分是合理的:手术和非手术治疗。历史的和现实的原因已经在其它地方予以讲述840。原则上,手术应该限定在那些有确定的损伤的病例:a),可能是症状的原因,b),可以通过手术校正来恢复。从跨越国家和地区的差别巨大的手术率来看333,很显然,这个原则实际上并没有被一直遵循。手术治疗因为腰椎间盘突出而致的坐骨神经痛通常被看认为合理的,但是在其它腰椎病理而致的腰痛时如:间盘退变(合并椎管狭窄)、峡部裂、脊椎滑移和所谓的不稳定等等,也会常规进行手术治疗。象第六章论述的那样,症状和病理之间的相关关系是不确定的,使得其诊断就会很困难49。就拿不稳定来说吧,其准确的定义是似是而非的(p152),甚至临床诊断了,也不能为生物力学来确定131。相似的争论也会在另一些症状明显的腰椎病理中产生,其结果是经常保守治疗,从而模糊了手术可以修复的病变和其它腰痛来源之间区别。

按照以证据为基础的医学方法,许多国家已经制订了腰痛治疗/管理的临床治疗的指导方针,虽然这些被执行到什么程度还不确定。下面就会讲述关于选择腰痛和相关的症状的很多治疗,以及治疗相关证据的现状的总结。开始点是现存的临床治疗指针,多数是关于早期治疗,其后是更多的新方法和手术治疗。

存在的临床指导方针

最近很多的已经存在的国家级的指导方针被严格自我评价130,434。于1987年,一个主要的,影响很大的关于腰痛的诊断和治疗证据的综合论述为魁北克任务组所承担和发表754,但是严格来讲,这个并不包括临床指针的制订。第一个真正的指针是在1994年由美国的保健政策和研究机构所制订50。自那以后,至少十个国家制订和发表了腰痛治疗的临床指针,以英语、德语和荷兰语制订434。这些列表如下,连同英国的职业保健指针(其被排出于回顾之中,因为他们没有特异地针对初级保健)

荷兰大学的普通治疗(NHG),荷兰242

以色列下腰痛的治疗方针小组,以色列103

健康与残疾的国家顾问委员会,新西兰51

芬兰医学会,芬兰500

国家医疗和健康研究委员会,澳大利亚96

全科医生皇家学院(RCGP),英国53

瑞士医学委员会(FMH),瑞士412

德国医学会药物组52

丹麦健康技术评估学会,丹麦501

瑞典健康保健技术评审委员会54

职业医学会,英国152

各国之间的指导方针制订组的构成、他们阐述主题的方法和目标人群都存在一些不同。例如,一些国家集中关注急性腰痛,而另一些则对超过12周以上的慢性腰痛给出建议,虽然一般来说他们不能清楚地分辨是从发病开始的12W,还是从到保健医生哪里求医时开始的12W。因为方针制订者所用的文献资料是国际性的,所以很多的方针应该对治疗给出类似的建议。总体上来说是这样的130,434,但是仍有差别发生,在随后的关于存在的方针的总结中将要给出。

诊断的分类(类选法)

因为诸如肿瘤、感染骨折等示警状态,所有的方针都对以下情形建议了一些诊断分类形式:1) 非特异性腰痛;2) 坐骨神经痛/神经根性症状;3)特异性腰痛。坐骨神经痛并不总是被分开分类,而使很多时候都是被包含在特异性和非特异性腰痛里。

初期治疗

有一个共识:即多数的LBP足以在初期治疗下处理,在非特异性腰痛中X线不是有用的方法(虽然它们可能使得病人和医生一样得到再次保证)。对急性腰痛的治疗建议是合理而又一致的,集中在活动的维护和改进,反对被动治疗。并不鼓励卧床休息,只在疼痛很严重时才会建议,但是仅仅几天时间。

对病人的建议

一致的建议认为病人应该被再次确信他们没有罹患严重的疾病,他们的预后总体上是很好的,虽然有时会复发。建议的形式不一定总是一致,但是英国的指导方针尤其建议给病人的信息应该格式化,并特别地建议一个新的教育手册,《腰痛》689,此书内容是很少的几个进行了随机对照试验,并显示初步治疗中具有适度效果的方法之一138。然而,这种效果可能决定于目标人群和传授的方法,因为一个给予类似信息的手册(但是更简单),当邮寄到那些因职业腰痛而起诉要求赔偿的美国工人手中时,并没有减少病残的效果341

药物治疗

药物治疗的处方(可能有时间决定的基础)在控制腰痛以利于其恢复正常活动中是必要的。所有的指导方针都建议简单的镇痛剂为第一选择,在其效果欠佳的地方会求助于非甾体类消炎药。肌松剂和阿片类药物的建议不一致。

锻炼

腰部特异性锻炼治疗的建议在指导方针之间是不同的。有些认为无效(荷兰和英国)。低量有氧运动(USA)和McKenzie锻炼(荷兰)被认为是一种治疗的选择。包含慢性LBP的指导方针的建议是一致的:锻炼治疗是一种有用的治疗(荷兰、德国和丹麦),但是建议的类型和强度是不一致的。

推拿治疗

关于应用推拿治疗的建议有些不同。在很多的方针中,推拿被作为发病早期几周内的治疗选择,但是另一些(荷兰、澳大利亚和以色列)不建议在急性腰痛是应用推拿。但是,在慢性腰痛中被认为是有效的(荷兰和丹麦)。

近来的证据

近来的许多的理疗和锻炼治疗的试验在那些方针制订组内是没有的。例如,在减轻慢性LBP病人的疼痛和病废方面,分组有氧/拉伸课程被发现是与现代的(主动的)理疗具有相同效果的,也与应用训练器械进行肌肉强化/协调效果相同509。另外,治疗特异性普遍缺乏表明治疗的总的效应不是通过逆转身体的薄弱之处起作用,而是通过一些“中枢效应”,可能涉及到对病废的认知上509。这些观点为后来的数据分析所支持,数据显示腰肌耐力试验中的进步与疲劳性的EMG测量的改进没有关系510。另外,在这些病人中,腰肌肌力的改进仅仅与竖脊肌的大小呈很弱的相关性405。另外两个随机对照试验,一个在慢性腰痛的病人身上402,另一个在经过显微间盘切除术的病人身上219,结果显示旨在改进脊柱的活动度和躯干肌功能的分级主动训练项目,能够改进疼痛和病废,且12个月后改进依然明显。另外,与对照组病人相比,两个研究均显示,完成训练项目后,EMG客观测量的早期改进往往伴随疼痛和病废在随访12个月时的更为显著的变化。另一个有点不寻常的锻炼治疗已经显示在间盘切除后病人中,用骑马来作为康复项目的“骨科的马术治疗”手段是有效的691。这种作用可能是脊柱小的多向运动结合的结果,对椎间肌施加了离心的训练效果。

近来至少有三个关于推拿术的试验。腰痛的骨科推拿和标准保健的推拿相比,3-6周的疗程发现两组都会在12周的随访中症状改进,临床结果是相似的,但是在标注推拿组则药物治疗较多47。Curtis等人183采用不寻常的方法来训练医生的推拿技术,并比较增强的医生治疗(基本是指导方针的方法)和增强治疗加上推拿的结果。与增强的治疗相比,有限的推拿技术训练具有适度的作用。在进一步的试验中,于确诊的间盘突出所致的坐骨神经痛病人中比较骨科推拿和髓核化学溶解术的效果。两组的1年的临床结果没有差别,但是在最初的几个星期内,推拿组腰痛和病废(虽然不是因为腿痛)会恢复的更快136。这些研究都仅仅涉及相对小数目的研究对象,故其结果不可能得以推广。在英国,关于锻炼课程和推拿治疗的初步治疗的结果正在焦急等待之中,此试验是很大的、正在进行的的随机对照试验(英国的主要试验-www.york.ac.uk/depts/hsce/ukbeam.htm)。关于脊柱推拿的机制和生物力学影响的基础科学研究很少,但是近来工作显示推拿后没有一致的运动学和EMG改变发生,虽然已经观察到短期内个体的改变458

基于试验证据和与证据关联的,特异性地针对职业保健中LBP治疗的指导方针,只有英国颁布152。他们的对于急性LBP的建议与皇家学院全科医生指导方针很接近53,但是他们还延伸到涵盖4-12周内难以恢复正常运动,包括工作的病人的治疗中。建议和附带的证据说明在表11.1中进行了再次描写。对于在最初的一两个月内没有改善的病人,康复治疗被看做很重要的治疗,因为其可以减少转为慢性的危险,但是关于那种形式最好,信息还是有限;指导方针给了主要问题一个大的概述,可能会被很有用地合并,如表11.2所示。

指导方针的建议的依从性会变化很大,并依靠所实施的策略60,因此,很可能从发布到在实践中变化明显之前,存在一个时间滞后效应。关于LBP的临床指导方针的效力的信息很少,但是,自从1996年英国最初的指导方针出台后,英国的GP们已经越来越多地建议病人运动(不是休息),虽然实践中依然存在很多的变异。训练医学从业者来使用这个指导方针可能更有帮助(McGuirk et al;Spine ,in press)。

慢性腰痛

以上讨论的证据多数关注不同时程的腰痛,但是另外一些其它的研究则集中在慢性腰痛的研究。慢性LBP治疗的特异性的指针现在还没有,但是,依据欧洲COST协议B13,一个国际性的、多学科的小组正在从事这个课题的研究。一个慢性LBP治疗的系统回顾得出结论:多数治疗的有效性的证据是有限的804。然而,较强的证据显示推拿治疗、锻炼治疗、多学科疼痛治疗项目和温泉治疗,尤其短期内,是有效的804。在患有慢性LBP的病人中,几个设计很好的随机对照试验已经显示,当和安慰剂治疗330,755、或者不主动锻炼治疗330,402,502或自我锻炼治疗266,796相比,主动锻炼治疗可以改善治疗效果。在两个评估腰椎间盘切除术后早期分级锻炼效果的RCT实验中,已经报道了疼痛、病废和脊柱功能的改善219,429

非甾体类消炎药可能在恢复工作/正常活动中是有效的,但是其它的治疗如经皮电神经刺激、EMG反馈、针灸和支具等等并不如此有效804。没有发现证据支持任何形式的长期保养治疗的效果804。近来的一个研究,报告了六个国家慢性病例列表的LBP的常规治疗的前瞻性的队列(Cohort)研究,发现在关于工作恢复和临床结果上,所有治疗(GP保健、理疗、推拿和腰痛学校)都是没有阳性结果的;一个特例是在瑞典,应用了手术的治疗手段333

较长时间的顽固的腰痛是一个总体上更复杂的病症,这里不予论述,倒不如说多学科疼痛治疗497是现在的优先选择。

腰痛的新型治疗方法

社会心理治疗

腰痛社会心理治疗主要针对已知的与慢性化相关的影响因素;就是,去除或减低恢复的障碍。这些方法的科学证据是很有限的,但是近来的两个系统回顾显示了这些方法的一些效力。已经得出结论认为亚急性下腰痛的多学科的康复治疗是有效的(虽然基于两个方法学上质量低的试验)404。行为治疗慢性LBP看来是有效的(基于六个高质量的试验),但是尚不清楚哪种病人最适合哪种行为治疗方法806,807。最近,一个针对慢性LBP的简单的(两部分)认知-行为治疗,在初步治疗中,发现比普通的治疗组具有更大的减少腰痛相关的焦虑和避免恐慌的作用,连同对疼痛和病废具有适度的作用565

教育

上面已经介绍了病人教育治疗的潜在的作用。在澳大利亚的维多利亚州采用了一个极端的手段,其应用现有的国家级的媒体活动包括电视商业、户外和印刷的广告、研究会和工作场所的观察125等等来进行。同时,病人教育的手册(《腰痛》)会尽可能的提供给所有的治疗腰痛的临床医生,并建议其应该给所用的病人。基本上,在人群水平,这个治疗得到了提升,阳性信息包含在《腰痛》书中689。这个方法改进了一般人群对于腰痛的看法,以及全科医生的知识和态度,好像影响了医学治疗,并减少了病废和工人因为腰痛的赔偿费用125。如上所述,这种澳大利亚的研究中坚定的信息使得初级治疗中改变观念和临床结果是很有效的138,并减低工业人群的病休率784。这可以和其它的腰痛教育手册的更传统的信息缺乏效力相比较160

针灸

虽然在现在的名词中几乎不是新颖的,但是为了方便,针灸还是在这个标题下介绍。LBP针灸治疗的系统回顾并没有发现证据可以清晰地表明其在急性或慢性腰痛中是有效的805

手术治疗

最常见的手术治疗可以分为两种:间盘脱出的手术治疗,间盘退变疾患的手术治疗。既然没有证据显示国家间的脊柱病理是不同的,那就可以预见来手术的病人的数量是可比较的,但是实际上,仍有很大的差别333。在手术指征上还不确定,而且非医学因素毫无疑问地影响了决策。

间盘脱出

治疗间盘脱出有很多的手术技术,但是目的是一致的:切除脱出/突出的髓核物质,解除神经根的压迫。它是一个腿部症状的手术,不是腰部的。另一个可选择的、损伤较少的手术是髓核化学溶解术,其涉及髓核内注入酶(木瓜酶)来溶解髓核物质(又解除了腿痛)。令人惊讶的是,只有一个RCT试验比较了手术和保守治疗间盘脱出,但是已经有几个比较了手术和髓核溶解术。一个关于这些证据的系统回顾得出结论:有限的直接证据显示手术间盘切除的效力,很强的间接证据显示手术较髓核溶解更有效,而后者又会比安慰剂更有效286。临床系列试验显示,仔细选择的病人中,间盘切除后,70-95%会有优良的缓解率158,253,354,439。然而,近来的一个回顾显示3544例病人,因间盘突出手术后,结果显示只有70%适合在手术后12个月内恢复工作222。这些手术反应在生物力学上的代价就很有意义;间盘切除会减低间盘的高度,降低间盘内压111,并且髓核溶解后间盘高度会长久的减低460

椎间盘退变

手术治疗间盘退变性疾病并不常见。其可能涉及到椎间融合(缓解关节突关节和盘源性疼痛)或者减压手术(缓解神经源性跛行和其它的椎管狭窄症状)。有些时候,这两个手术结合使用。融合术-用或不用器械固定-也应用于据信起源于不稳定的症状(包括腰痛)。系统的回顾显示对腰痛和不稳定的任何形式的融合的效果都没有可以接受的证据286。同样,对退行性腰椎病变和椎管狭窄的任何形式的减压的效果也没有可以接受的证据286。然而,请主意,缺乏证据不应该和没有证据相混淆。

关于手术融合的一个大型的随机对照试验近来已经在瑞典报道263。表面上,其比较了慢性LBP病人和下腰椎退变病人的手术和非手术治疗的效果。实际上,它是将融合与自然史比较。虽然在恢复工作率上没有差别,但是在手术融合组,其腰痛和病废还是具有显著程度的改善。作者得出结论认为现在可以考虑应用与试验证据相一致的脊柱融合治疗方法来治疗那些仔细选择的下腰痛严重而非手术治疗无效的病人。是否这个结论可以推广到其它国家尚需要观察。在英国,类似的试验在几年后也会得出报告。一些手术技术按照生物力学原理是有效的(例如,器械固定融合具有更高的融合率),然而,器械固定的联合体在临床结果上效果甚微264

新的手术方法如人工间盘置换461、椎体成型术81和间盘内电热疗法(IDET)695还没有进行对照的临床试验,同时其它的新的方法如基因治疗563也还在进行之中。

总结

LBP的流行病学表明早期预防的概念,除了对一小部分人之外,是一个不真实的梦。在减低工作中的体力需求从而明显减少脊柱的力学超负荷损伤的同时117,症状和病残的发病率并没有相应的减少。传统的人类环境改造学和生物力学的干预具有减少腰部问题的潜力,但是这种潜力还没有被证明,故总体的影响不可能很大。

就治疗干预而言,有很强的证据支持基于早期治疗中的早期激活(或再激活)的保守治疗策略。当他们的效力按照统计学意义来评估时,特异性治疗看来只增加很少的益处,虽然疼痛缓解无疑为那些对治疗有反应的个体所赏识。早期心理干预以减少因为腰痛而致的慢性残疾的心理负担,这种潜能已经被证明,虽然只在有限的研究之内。近来的几个研究也有证据表明锻炼治疗在慢性LBP中是有效的。手术治疗的价值旨在一小部分具有较高特殊的情况的病人是可以接受的,病人的选择是一个挑战。

尤其引人注意的是对于LBP没有一个单一形式的治疗,或理疗、或者心理、或者手术,能够极大的改善这种现象的自然史。无疑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LBP性质的极端的异质性,以及病理、疼痛和疼痛行为和实际上病人选择的困难性之间的复杂的关系。

然而,当临床对照试验的结果持续加入到文献中来时,形式还能够很快的改变。科霍协调试验提供了国际性的数据基础来支持以证据为基础的医学,并为在规律性时间间隔内更新的LBP的治疗选择产生系统性的回顾。(www.update-software.com/ccweb)。

附言;实用性的建议

本书的作者强烈地赞同基于证据的医学原理,但是也认识到系统回顾(基于证据的医学材料)可能是有一些虚无的,并能够产生新观念的冲击。作为一种对于许多临床医生在面临给出建议时感受到的不确定性时的帮助,作者给了一些实用性的方法,可能对于个体来说是有帮助的。

预防腰部问题的建议

本书回顾的生物力学的危险表明很多的简单的策略在预防腰痛中是有帮助的。基于理论考量的建议,并未为科学地证实,但是它应该没有危害。

使你的脊柱保持柔软

这可以减少作用于脊柱上的峰值弯曲应力210,能够降低未来腰痛的风险24

使你的腰肌强壮并能抵抗疲劳

疲劳的肌肉可以允许升高的弯曲应力作用于脊柱上211。能够对抗疲劳的肌肉可以保护脊柱免于未来的初次的腰痛508。肌肉强壮不会降低未来腰痛的风险,但是训练肌肉可以使你获得益处。

避免长时间的前凸或完全屈曲姿势

前凸姿势使得关节突关节和后侧纤维环压应力集中。持续完全屈曲可以减弱在弯曲中保护脊柱的腰肌肉反射。腰椎前凸可以通过坐姿或站立时放松膝关节来减少。

侧卧睡眠而不是仰卧睡眠

婴儿的姿势使得腰椎保持在中度屈曲位,然而躺着仰卧却使得腰椎前凸。标本实验表明屈曲可以帮助代谢物质运输进椎间盘内,并平均间盘和椎弓的应力分布。屈曲也可以帮助维持脊柱和腰肌柔软。

避免快速和不当姿势的弯曲,尤其在早晨较早的时候

当间盘水化肿胀时,当合并侧屈分量时,间盘和韧带的屈曲损伤最容易在标本上复制。快速运动可以增加肌肉内的力量。

抬举时要慢,保持脊柱平衡,肌肉放松,重物靠近身体

这些因素可以降低作用于脊柱的峰值压力。

当开始繁重的体力劳动或体育运动时,慢慢增加腰肌的力量

肌肉可以比脊柱加强的更快,可能会对后者导致一些问题。

处理腰痛的建议

以下的建议(源于《腰痛》689)有可能帮助病人应付一段时间内的腰痛。这些信息的语言上的强化据信得到了增加,虽然没有代替给病人书的效果。

任何严重的疾病都没有征兆。

脊柱很强。没有永远损伤的迹象。即使很痛,伤痛并不意味着损伤。

腰痛是一个症状,你的腰仅仅是不能象它应该的那样活动和工作。

很多的治疗方法能够帮助控制疼痛,但是最后的缓解依靠你自己的努力。

恢复决定于你的腰又可以活动和工作,并恢复正常的功能和健康。你获得主动越早,你的腰恢复的越快,感觉就越好。

积极的态度是很重要的。不要让你的腰控制了你的生活。Copers罹患越少,恢复就越快,长期内麻烦就越少。

对同时罹患颈椎甩鞭伤的病人,甩鞭伤书可能就更适合(文具办公室,Norwich-(www.clicktso.com)。

赵凤东
赵凤东 主任医师
邵逸夫医院 骨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