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搜索
余金龙 三甲
余金龙 副主任医师
广医一院 临床心理科

艾滋病疑病症

    阴性艾滋病,或阴滋病,即艾滋病抗体检查阴性,但患者仍坚信自己患有艾滋病。从我曾治疗过的这类恐艾症患者来看,全都是艾滋病疑病症或焦虑症。见我的文章:《性病疑病症》、《疑病症》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临床心理科余金龙

    疑病症患者,虽然并不是真的有某种疾病,但是真的可以出现相应疾病的症状,这有些类似于焦虑症,见我的文章:《焦虑症可以“模仿”很多种躯体疾病的症状》。其实,我个人认为疑病症也是一种焦虑障碍。同样,艾滋病疑病症,虽然不是真的艾滋病,但也可以出现一些类似于艾滋病的症状。这会导致患者更相信自己有艾滋病,虽然多次艾滋病抗体检查都是阴性,和医生的反复保证,也难动摇其疑病心理。

    有少部分艾滋病疑病症患者,患病前有高危行为,如嫖娼等不洁性行为。但大部分艾滋病疑病症患者并无这种病前高危行为,虽然患者相信某种行为或某种事件导致了他患艾滋病,但从旁人看来,患者明显是夸大了那些行为或事件的危险性。

    有很多孕妇焦虑症,因为怀孕停药而来我们科接受心理治疗,由于多种原因,这些停药后的孕妇焦虑症患者的症状通常都很重,给我印象很深的是,她们也常出现艾滋病疑病症状,例如:产检抽血时,皮肤消毒后,护士还用手指摸抽血的部位,患者就会因此而担心感染艾滋病;或者是上医院厕所时,马桶的水弹上来,也担心会传染艾滋病。

    某男孩去北京参加研究生考试,在火车站有一女人找她讨50元钱,说是钱包被人偷了,没钱回家。这个男孩好心,拿一张1百元的钞票给那女人,要那女人找回他50元。谁知那女人接钱后不但不找回50元钱给他,反而说男孩骗她的钱,两人在火车站就打起来,结果,女人的指甲抓伤了那男孩的脸。从此,这个快乐的男孩就陷入痛苦的深渊,坚信那个女人传染了艾滋病给他,并出现身体的不适。当年的研究生考试,他就没参加了;第2年,他参加了,还考取了,但他最后还是不得不选择了放弃。

    他第一次来找我看病时,还要求检查艾滋病,虽然之前他已多次检查阴性。这个男孩的药物治疗效果很好,只用了很小量的抗抑郁药,疑病症状就很快消失了。但真正要治好这个男孩的病,还需要长期的心理治疗,艾滋病疑病症患者通常有很严重的心结需要识别并化解。(余金龙)

注:以上个人临床体会,未必正确,仅供参考。
余金龙
余金龙 副主任医师
广医一院 临床心理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