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转载 充气城堡失踪事件

段世彬 主治医师 济宁市中区机关门诊部 内科
2018-07-21 1023人已读
段世彬 主治医师
济宁市中区机关门诊部

杨大兔子 2018-07-02 11:34

陈可可失踪了。

在玩了充气城堡的那天晚上,她神秘的失踪了。

当时她的母亲沈心怡正一边看着充气城堡一边和其他的家长闲聊,丝毫没有意识到陈可可不见了。

当时月光如水,夜色朦胧,所有的孩子们都在城堡中欢笑嬉闹,陈可可也和几个小朋友玩得不亦乐乎,外面等待的家长也受孩子气氛影响交谈甚欢。

原本心存担心的沈心怡很快也加入了闲聊队伍。只是,沈心怡无论怎么也想不到,陈可可会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不见了。

刚开始沈心怡以为陈可可躲在了城堡中的其他角落,但是在连续呼唤多声之后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沈心怡有些急了,她不顾摊子老板阻拦爬上了充气城堡并找遍了各个角落,却没有找到陈可可的任何踪影。

那时的沈心怡感觉自己像是被人迎头痛击一棒,整个人都晕了、麻了、木了,良久,她才反应过来,撕心裂肺地大叫陈可可的名字。

其他的家长都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赶紧召唤回自己的孩子,并在看到孩子安全之后主动帮助沈心怡寻找陈可可。

按照陈可可乖巧的性格,不可能在听到母亲呼唤之后不回应,而此时寂寂的夜空宣告着陈可可真的丢了。

摊子老板也帮助寻找,但是却也告知沈心怡自己在开始之初便警告过大家要照看好孩子,否则丢了他们不承担责任。

有人帮助报了警,警察很快出警调查,却在调取了附近的监控之后也一无所获。而充气城堡此时也已经放了气,更是没有任何发现。陈可可去了哪里?一时间成了一个谜。

沈心怡的老公陈国成在出事不久后赶到现场,他抱住了已然崩溃的沈心怡,不断地安慰着她。附近的人指指点点议论着什么。陈国成拨开人群,带着沈心怡上了车,然后又不甘心地绕城找了好几圈。

直到到了第二天凌晨的时候,陈国成才知道陈可可真的找不到了。

沈心怡住了医院,陈国成也心力憔悴。家人们更是乱成了一锅粥,发传单的发传单,打电话的打电话,一时间,好像全世界都在寻找陈可可。更有媒体参与了本次寻找活动,但是在折腾了几天之后依然无任何音讯。

充气城堡的老板好几天都没有出摊,不过也没有离开这座城市,断断续续接受了一些调查和采访之后,大家都认为摊子老板并没有什么过错。

这件事一下子悬了下来,除了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也变得似乎跟别人无关起来。唯一伤心和痛苦的还是陈家一家人。

陈可可是陈家唯一的孩子,今年刚满四岁,是一家人的宝贝。在这之前,他们对孩子的看管十分严密,平时在街上玩沈心怡和家人们都不会让外人抱陈可可一下,因为他们在电视上多次看到过关于坏人抢孩子的事情,何况陈可可又是漂亮懂事的女孩子,更容易被坏人盯上。

所以,陈家人把陈可可看得比自己的命都重要。而现在,陈可可居然在他们面前消失了,这简直就像是在他们心中捅了一把刀一样难受。

此时他们最希望的就是孩子不要受到伤害,如果真的是被人拐走了、偷走了,也希望对方可以善待她,千万不要像网络上传播的有些孩子被砍手断脚割舌头那样,更不希望她遇到变态狂、色情狂,希望她可以安然无恙,依然活着。

陈国成的母亲每日烧香祈祷,态度虔诚到比之前任何一天都要认真。陈国成的父亲每日走上大街,不顾天气炎热和遇到的所有人描述自己孙女的模样。

沈心怡目光呆呆把刀子往胳膊上划,想要用血来弥补自己的过失。陈国成用自己铮铮的铁臂支撑着这个家,未曾放弃任何一秒的寻找,却也在消息石沉大海的时候痛声大哭。

没有失去过的人无法理解他们的悲伤、惶恐和巨大的负罪感,没有人知道他们会在梦到血腥场面的时候突然吓醒。更无法理解失去孩子的他们从幸福快乐变得毫无生机,生活已是一汪死水,未来毫无希望。

很多人都劝他们趁年轻再生一个,而濒于绝望的他们却感觉自己没有了生的能力。不是不能,而是不想。

这样的日子兜兜转转过了一年,时间如水却平复不了内心的悲伤,因为太爱,所以永远无法释怀。

这一年,是噩梦般的一年,是极度痛苦的一年。寻找一直在继续,从来没有放弃,因为只有找到陈可可,才是他们最终要的结果。

陈国成从一个事业单位的管理人员变成了一个走街串巷的小贩,只是为了寻找到女儿的踪迹。

而老天从不负有心,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陈国成在城市街道边休息的时候,无意间发现充气城堡上面的那些巨型人物似乎可以藏人。他也曾大胆的猜测,并在一个夜晚装扮成家长爬了上去。

果然坏人的套路相同,他所尝试的这个充气城堡也是走街串巷的城堡,在那个城堡最上端的卡通人物相中赫然藏着一个巨大的通道,孩子们一旦进入了这个通道就会滑落下去,却不能再爬上来。

陈国成似乎已经发现了什么,他偷偷地报了警,并且配合警察们控制了充气城堡的摊主。而从摊主的口中他们也知道了这是一个专门利用各类游乐设施或卡通玩偶盗取孩子的团伙,他们不间断地在全国各地作案,并通过相互之间的配合让事情衔接顺畅,毫无纰漏。

他们甚至曾经在一次穿着卡通衣服游街的时候从一个老太太手中夺走了一个孩子,并打晕了老太太,只是人们以为老太太晕倒是碰瓷事件,无人上前帮助。

他们利用多种渠道作案多起,全国盗取孩子上百人,大部分孩子都会被卖给不同的买家,部分不听话或者已经记事的孩子遭到杀害。

陈国成对于他们这样的回答感到惊讶而又愤恨,痛骂他们狼心狗肺,没有人性。如果现在给他一把刀,他真的恨不得手刃了这些畜生,一刀一刀的,毫不留情。

通过这个摊主的供述,警方追踪到了之前那个摊主的信息,并迅速将其追捕归案。摊主在确凿的证词面前低下了头,供述了之前利用充气城堡盗取孩子的事实。而在所有的供述之中,令陈国成唯一欣慰的是,陈可可还活着。

因为该团伙网络众多,分工明确,警方又用了很长时间,追捕了专门卖孩子的人员,并顺藤摸瓜找到买家。

当警方破门而入将买家控制的时候,一直跟随在后的陈国成和沈心怡看到原本可爱伶俐的陈可可此时穿着脏污的衣服,表情有些木讷,拿着水果的胳膊上布满了针眼,天知道她都经历了什么。

而在迟疑了几秒之后,陈可可看着已经泪流满面的沈心怡突然悲戚地大喊,妈妈!随后张开大嘴嚎啕大哭。

沈心怡接回了陈可可,而这一年的时间也摧毁了陈可可原本活泼开朗的心。沈心怡及家人们需要用更多的关心和爱来修复陈可可心灵的创伤。

曾经震惊一时的充气城堡失踪案件真相大白,街角坊间都自觉发起了抵制充气城堡的活动,但是这件事情对于人们心灵的影响却没有结束。

人们在闲聊之间,还是会经常自问,在幸福光明之间,谁能来真正保护我们的孩子?

责任编辑 孟夏

本文发表于每天读点故事App,版权及商务合作请联系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有帮助
期待更新

段世彬 主治医师

济宁市中区机关门诊部 内科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