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安建雄
安建雄 主任医师
航空总医院 疼痛与失眠治疗中心

搜狐、今日头条:子琳访国际电休克协会中国分会发起人安建雄

他因意外失去右手,却遭幻肢痛纠缠

2016-04-25 12:36

【他因意外失去右手,从此被“幻肢痛”纠缠 ——子琳专访国际电休克与神经刺激协会中国分会发起人安建雄】

文/医疗记者 国家公共营养师 子琳

受访专家: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麻醉与重症医学(ICU)中心主任、多学科疼痛医学中心主任 国际电休克与神经刺激协会中国分会发起人 安建雄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疼痛与失眠治疗中心安建雄

门诊来了一位患者,他的疼痛令人匪夷所思

他因意外失去右手,却遭“右手”疼痛折磨

2016年2月的一天,53岁的王永强(化名)在家人的陪伴下,连夜坐着火车来到了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他迫切的希望这里能解决他多年以来难以承受的痛。王永强所遭受的痛苦常人无法想象,绝非是头疼、关节疼那么简单,这种痛让人匪夷所思。

王永强原本在东北老家开了个木材厂,小日子过的还挺好。可2011年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让他的生活就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天厂子里临时来了个急活儿,因为是过年期间,工厂里也没有其他工人,王永强就亲自上阵了。也许是当时有些心不在焉,明明是要锯木头,他却把自己的右手当成了木头给锯了下来。剧烈的疼痛让一个年近五十的老爷们儿撕心裂肺的尖叫。工厂在深山里,周围连个医院都没有,打120估计也不那么赶趟。情急之下王永强做出了一个决定,自己开车去医院。尽管这个决定是如此的危险。

王永强颤颤巍巍的把自己的断肢放进了裤兜,跌跌撞撞的上了车,左手把控方向盘一路强忍剧痛驶向医院。因为疼痛实在太剧烈,这一路上他几次昏厥,每当痛觉来袭,王永强就下车躺地上打滚。也正是这个原因,好不容易到了医院,他才发现自己放在裤兜里的右手不见了!医院先是给他包扎处理,同时派了120沿路去找王永强的那只右手,可依旧没有找到……

他因意外失去右手,却遭“右手”疼痛折磨

失去右手后,王永强的内心受到了强烈的打击,更让他感到无助的是,一周后他的身体出现的一些奇怪现象。右手明明都不在了,但却总能觉得它还在动,而且常常是感到右手拳头紧攥、非常沉重,像是拎着200斤重的东西。最让他无法忍受的就是这火烧、刀割一般的疼痛,经常会在半夜被一只明明已经不存在的手疼的死去活来。

“那只手不在了为什么还会这么疼?”

安建雄教授说,王永强出现的这一系列症状在医学上被称为“幻痛”。指的是人体凸出来的部位,如眼睛、牙齿、鼻子、耳朵、四肢、乳房、生殖器,当它们出现缺失,依旧还会觉得它存在,并出现王永强这样顽固性的剧烈疼,这就叫幻痛。其实这并不是个例,反而是个常见现象。有调查,在刚失去肢体的那段时间,60%-80%的人都会出现幻痛。2008年汶川地震后,很多因为外伤而截肢的患者当中,约有80%的人都出现过幻痛。其中女性出现幻痛的比例接近90%,男性出现幻痛的比例近70%。安建雄教授在门诊当中也常常能见到因为幻痛来就诊的患者。幻痛是怎么出现的?原因目前还没有完全搞清楚,大概是因为胳膊没了,但支配胳膊的脑神经还在。

他因意外失去右手,却遭“右手”疼痛折磨

“我的痛苦你们都感觉不到,谁能救救我?!”

幻痛的治疗是个世界性难题。无数个王永强在刚开始出现幻痛的时候,都会大量的吃止疼片。可到了后来吃的太多也就逐渐耐药了。每当疼痛发作王永强只能默默忍受,时间一长整个人性情大变,原来乐观开朗的他变得焦躁不安。在疼痛中心的诊室里,王永强决定尝试电休克治疗。

电休克治疗?听起来是不是挺害怕的?其实当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词的时候,联想到了电视剧里的场景,抢银行的蒙面人被警察叔叔手里的电棍电晕,这也能拿来治病吗?安建雄教授说,电休克治疗与咱们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电休克技术的发明还要源于一条带电的鱼

他因意外失去右手,却遭“右手”疼痛折磨

图:电鳗就长这样,是一种带电的鳗鱼

电能治病起源于人类意外被电鳗电击。古人当时偶然被电鳗电击后,意外发现原有的关节疼痛缓解了。早在古希腊和罗马时代,医者常常把病人放到电鳗身上,或者让病人去碰一下正在池中放电的电鳗,利用电鳗放电来治疗风湿症和癫狂症等病。人类发明电池和发电技术后,使得用电来治疗疼痛的技术更加方便。以后精神科医生也发现了电疗的神奇,1938年意大利的Bini首次用电休克技术成功治愈一例精神分裂症,以后又发现电休克其实对抑郁症更有效,被公认为严重抑郁有自杀倾向的杀手锏。

但那时候有个什么问题呢?那时的电休克是在患者清醒的情况下,通过对其头部的电击引发全身抽搐,这样做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引起骨折、心脏骤停等严重并发症。看起来像受刑,因此曾经遭到批判和禁止。但因为电休克对很多疾病,如抑郁、失眠等都有很好的效果,所以麻醉专业的医生们就开始研究如何改良此方法,这是麻醉医生的老本行儿。他们发现,在麻醉下给患者做电休克治疗比较安全。先给患者注射镇定剂和肌松药,让他意识丧失、肌肉完全松弛,既可以避免恐惧感、又可以避免骨折等并发症。

他因意外失去右手,却遭“右手”疼痛折磨

您可能会问,电休克的机理是什么?实际上从生物学机制上还没有搞清楚。通俗理解,就相当于计算机重启,当计算机不好使的时候,重启或格式化一下,电脑就可以正常运转。电休克就相当于把人紊乱的神经重新调整过来。

在第一次电休克治疗结束后,王永强对医生说,他感觉轻松了许多,原来手里像拎了200斤重的东西,现在感觉也就拎了10斤,“右手”也没有原来那么疼了。安建雄教授说:“电休克同样可以用来治疗抑郁症。我用电休克的办法还拯救过很多有自杀抑郁倾向的患者,她们当中有产后抑郁的新妈妈,也有工作和情场失意的年轻人。但在我看来,一年能挽救一条生命都是在积德。”

安建雄教授提示:心脑血管疾病患者不宜进行电休克治疗。

受访专家介绍

他因意外失去右手,却遭“右手”疼痛折磨

安建雄,医学博士,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麻醉与重症医学(ICU)中心主任、多学科疼痛医学中心主任、主任医师、教授、博士后导师。

兼任:中国科学院北京转化医学研究院执行院长及带状疱疹后神经痛研究室、股骨头坏死研究室主任。美国匹兹堡大学访问助理教授。中国科学院大学兼职教授,中国民族医药学会疼痛分会执行会长,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疼痛专业学组秘书长,国际电休克与神经刺激协会中国分会发起人,世界疼痛医师协会中国分会秘书长,中国疼痛产学研联盟副理事长,中国医师协会疼痛医师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医师协会麻醉医师分会委员,北京医学会麻醉分会委员,北京医师协会麻醉分会常务理事。《医学参考报-疼痛频道》常务编委,《麻醉与监测杂志》疼痛专栏主编,《医学参考报-麻醉频道》编委,《中华麻醉学杂志》及《临床麻醉学杂志》特约编委。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浙江省自然科学基金评委。

留学经历:1999年英国牛津Churchill 医院学习,2001-2004在美国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做访问学者。

学术成就:2013年1月30日和2014年4月14日,分别完成渐冻人吕元芳,和高位截瘫体操名将桑兰剖宫产麻醉与重症监护治疗。2012年用营养和修复神经方法替代破坏性治疗疱疹后神经痛取得突破;2013年影像介入精准治疗股骨头坏死获得近期95%,远期87%满意疗效;2015年治疗顽固性失眠取得进展并形成体系;建立了蛇毒诱导新型三叉神经痛和臂丛神经痛动物模型,首次发现神经病理性疼痛伴有中枢神经结构性改变。已发表论文87篇,近5年以第一或通讯作者发表SCI收录论文18篇, 影响因子累计>40。目前主要从事疼痛机制和脑认知功能研究。主编《临床疼痛治疗学》和《临床疼痛病案分析》,参编著作10余部。

门诊时间:

周一上午 特需门诊

周四上午 特需门诊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安建雄
安建雄 主任医师
航空总医院 疼痛与失眠治疗中心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