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安建雄
安建雄 主任医师
航空总医院 疼痛与失眠治疗中心

顽固性疼痛试试无痛电休克

2017-05-10 10:03:47来源:健康时报网|

阅读提要:平日工作就是与疼痛过招,作为国内知名麻醉与疼痛专家,安建雄教授对病人的舒适和安全程度有着更深理解,然而在面对连吗啡类镇痛药都无效的顽固性疼痛患者时,他也常常束手无措。直到遇见无痛电休克,安建雄有了对付疼痛的秘密武器。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疼痛与失眠治疗中心安建雄

图片.png

受访专家:安建雄,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副院长,麻醉、疼痛与重症医学(ICU)中心主任,中国科学院北京转化医学研究院执行院长;2013年成功完成亚洲首例渐冻人剖宫产麻醉术,2014年帮助高位截瘫的体操运动员桑兰顺利产子。

出诊时间:周一、周四上午。

擅长:股骨头坏死,类风湿,慢性盆腔痛,带状疱疹后神经痛等。

(健康时报记者 叶正兴文/图)疼痛被认为是一种疾病。1995年,美国疼痛学会主席James Campbell提出将疼痛列为继血压、呼吸、脉搏、体温之后的“第五大生命体征”。

平日工作就是与疼痛过招,作为国内知名麻醉与疼痛专家,安建雄教授对病人的舒适和安全程度有着更深理解,然而在面对连吗啡类镇痛药都无效的顽固性疼痛患者时,他也常常束手无措。直到遇见无痛电休克,安建雄有了对付疼痛的秘密武器。

起源于一条鱼的镇痛疗法

电休克疗法已有80多年历史,但发现电能治病则是更久远之前。古希腊和罗马时代,人们偶然被一种带电的鱼(电鳗)击中,却意外发现原有的关节疼痛得到缓解。

1938年,意大利的Bini首次用电休克技术成功治愈了一位精神分裂症患者,后来人们又发现对抑郁症,特别是有自杀倾向的严重抑郁患者非常有效,因此被称为预防自杀的杀手锏。

“传统的电休克疗法,是在患者清醒的情况下,通过对其头部的电击引发全身抽搐。”安建雄教授介绍,人们说起电休克有些恐惧,以为非常残忍,因为看起来像接受刑罚,但后来改良了电休克技术,在麻醉下让意识丧失,全身没有抽搐,醒来也没有感觉,只是刺激大脑皮层完成一次异常放电治疗,非常人道。

一项统计数据显示,美国每年10000人中有4.9人接受电休克治疗,每年全球有共200万人接受2000万次电休克疗法。而在我国由于观念和技术上的障碍,无痛电休克治疗尚在初始阶段。

安建雄教授表示,他第一次看到无痛电休克治疗是在美国,2002年他在匹兹堡大学学习时,发现当地很多患有抑郁的孕妇和老年人都会来医院接受治疗,已经非常普及,而当时在我国却还没有起步。

一次治疗顽固性头痛就消失了

“相当于计算机重启一次,完成格式化。”安建雄说,无痛电休克疗法有两个关键,一是麻醉,即保证患者在镇静、镇痛、肌肉松弛的情况下进行,二是一定要让大脑皮层异常放电,让紊乱的神经递质重新调整。

唐先生(化名)是安建雄教授一位患者,16岁开始顽固性头痛严重影响着他的生活,发病时不仅头特别疼,还会有呕吐、视力减弱,花费了几十万进行药物、手术治疗仍不见改善,后来接受了一次无痛电休克治疗,头痛竟然消失,随访也没有复发。

“带着敬畏之心,去触碰上帝的禁区。”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心理卫生中心副教授邓伟这样形容无痛电休克治疗。

安建雄教授说,目前在他所在的医院,无痛电休克除了应用于幻肢痛外,还包括带状疱疹后神经痛、慢性盆腔痛及股骨头坏死等更多领域,他希望尽量减少损毁性治疗给病人带来的并发症。

相关阅读:近日,国际电休克与神经刺激协会第二届中国年会在京举行,中国医师协会神经调控专业委员会电休克与神经刺激专委会正式成立,首都医科大学附属三博脑科医院院长栾国明担任首届主任委员,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副院长安建雄博士任常务副主任委员。

(责任编辑:吴茜茜)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安建雄
安建雄 主任医师
航空总医院 疼痛与失眠治疗中心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