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安建雄
安建雄 主任医师
航空总医院 疼痛与失眠治疗中心

国际电休克协会中国分会会长安建雄主任就无抽搐电休克接受采访

国际电休克与神经刺激协会中国分会会长安建雄主任就电休克治疗接受医邦网视频记者采访(根据录音整理)

(视频来自:https://www.tudou.com/programs/view/lagT_d85fF4/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疼痛与失眠治疗中心安建雄

 

安建雄:我遇到一个病人病例,他头疼 先吃药,然后再输液,最后找到外科医生,有人开玩笑说外科医生喜欢切割,那疼切那,但头痛总不能切头吧,怎么办?人头上有很多神经,枕小枕大四根,耳大神经,眶上神经等。 我们有一个外科大夫给这个病人切了八根神经。这个病人后来脑袋都是木的,但是疼痛依然还如故,最后把病人送给精神科医生---

 

这时候病人来到我们面前,我们经过分析,用美国最新先进的电休克治疗,病人得以完全缓解。最近我们请了国际电休克协会秘书长、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来访问讲学,他就明确讲到,电休克不仅有脑保护作用,而且还有神经营养作用,就是脑细胞的营养作用

这就把以往被妖魔化的电休克概念完全颠倒过来,病人可以从中获益,保护他的脑子

这个病人从十几岁到三十多岁一直就是每天在疼痛中折磨,花了很多很多钱,他又是一个文化人,要靠动脑子来吃饭,我们介绍电休克,他欣然接受。因为当一个人真正的疼得非常厉害的时候,他是并没有像我们想象的因为说休克呀,什么麻醉呀这类词汇吓倒,而是他为了解除痛苦,不顾一切的去接受,当时我们感到非常意外。这个病人做完做完电休克后,当时就不头疼了。然后了一天两天,一周两周随访了还是非常好,仍然没有疼。

 

大众对电休克很恐惧,一说电休克,就与残忍的联想,而实际上我们使用的是所谓改良的电休克,我称之为无痛的电休克。说白了就是在麻醉下让意识丧失,在完善的肌松下

给病人脑袋电刺激,诱发脑细胞(大脑皮层)异常放电,但是全身并没有抽搐,病人醒来也没有感觉,非常人道,这个方法现在已经成为治疗抑郁、精神疾病失眠甚至疼痛的一个非常好的办法。

 

很多人问电休克的机理是什么?实际上从生物学机制上还没有阐明。这时候我们可以从哲学角度上分析和解释,在我看来就相当于重新开启或格式化计算机一样,当计算机不好使的时候,我们重新开启一下,甚至格式化一下,电脑就可以正常运转,电休克实际是相当于把人的紊乱的神经地址重新来调整,从而达到治疗目的。

 

记者:医邦视频陪伴你我,各位网友大家好!很高兴今天我们邀请到了国际电休克协会

中国分会会长安建雄主任做客医邦,安主任你好

 

1、安主任您能先给我们介绍一下什么是无抽搐电休克疗法吗

安建雄:说白了就是无抽搐电休克就是麻醉下电休克。我们知道麻醉包括三个部分

第一个就是镇静,就是让他睡觉;第二个是镇痛;第三个是肌松。那么无抽搐电休克里面

应用了麻醉三个组成部分中的两个部分:第一个就是让他睡觉,第二个就是让他肌肉松弛

所谓的电休克,第一就是脑子要过电,第二,休克指的就是病人一下子昏迷过去了,与现代休克概念并不是一回事。现在我们麻醉下就不存在这种电击病人后由清醒到昏迷的过程,但是一定要他大脑皮层异常放电,就像癫痫发作,所以全名就叫做无抽搐电休克。我们现在把它的名字改成无痛电休克

 

2、那么请问安主任,无抽搐电休克治疗与传统的电休克治疗方法有什么不同呢

安建雄: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传统的电休克在相当一段时间里面被禁止了。在美国有的州也被法律上禁止。原因之一就是它非常残酷,一个人清醒的时候给他脑袋上过电,然后把它电晕,这就相当于一种刑罚,所以很不人道也很痛苦,病人和社会都不容易接受;第二个原因是并发症多,因为有肌肉剧烈抽搐,就像癫痫大发作一样,也就是俗话说羊角风发作,这时可以造成骨折和缺氧等并发症甚至脑损伤。而无抽搐电休克则不同,第一,病人不知道,病人是在麻醉下做的;第二,肌松药作用下病人没有抽搐,那么上述并发症可以避免。所以现代电休克技术第一病人比较舒服,第二很安全,这与传统方法明显不同。换句话说

传统电休克既不舒服也不安全,也不人道。

 

3、那么无抽搐电休克治疗还可以用于治疗哪些疾病呢?

安建雄:这也是个非常好的问题。最早在1938年的时候,电休克主要用于治疗精神分裂症,以后也治疗妄想 幻听 躁狂 甚至目僵等其他精神疾患。后来发现电休克疗法治疗抑郁比治疗精神疾病好得多,它完全可以把抑郁病人来治愈,以至于在美国85%电休克都是应用于抑郁病人,特别是防止急性有严重自杀倾向的抑郁病人。第三个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应用于治疗顽固的神经病理性疼痛。最好的一个适应症就是幻肢痛,凡是突出的器官如耳朵 鼻子 眼睛 牙齿 胳膊 腿 乳房和阴茎缺失后,虽然这个部分不在了,但约80%病人往往还觉得这个部分还在,而且有难以忍受的疼痛。比如说截肢后病人下肢已经不存在,但是他觉得腿还在动,而且会异常疼痛,这种病人会非常的烦恼。目前采用的方法既昂贵效果又不好。电休克疗法应该是目前唯一最有效的方法。还有一个疾病就是不被大家提到一个显著的位置上,但实际上是最有效的适应症,这就是失眠。折磨人类的两大症状就是疼痛与失眠,电休克对失眠几乎是100%的有效,很多很多顽固性的失眠经过电休克以后会可以获得良好的效果。

 

4、安主任,刚才您提到了无抽搐电休克治疗方面有很多优势,那我们作为患者还是有一些担心,如病人长期或者短期记忆力的影响有没有,或者有多大呢?

安建雄:电休克治疗对记忆的影响一直是最为关心的问题。事实上了过去它对认知功能或者记忆确实有影响,主要是是对短期记忆有影响,对长期记忆却无妨。这种记忆障碍经过几个星期以后可完全可以恢复到原来的正常状态。最近这些年来对电休克技术进行了改进,第一个是改变了刺激的脉冲,我们现在用超短波;第二将原来的双侧点击改为单侧,主要是右侧

因为多数人都是右利,右利的脑子支配在左边,超短波右侧电刺激对记忆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再次,记忆力是跟电休克的频率关系密切,早些时候一天一次或者是隔天一次电休克

容易产生记忆损伤。现在我们改为一星期一次,甚至两星期一次或三四个星期一次,从文献和我们做的工作看,适当的频率、单侧电刺激、加上超短波等几个因素结合,对病人的记忆就不造成影响。更有趣的是,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认为,新的技术不仅对记忆力没有影响,

电休克以后还会产生神经保护因子和神经营养因子,看来只要应用得当,电休克就是一个

非常理想的治疗方法。

 

5、记者:安主任,刚才您提到无抽搐电休克用于治疗失眠病人100%有效,那么对于这个问题我想再问一下您,是不是可长期治愈呢?

安建雄:人有三大生物学特性:第一是吃饭,就是正常人应有食欲;第二个就睡眠;第三个就是性活动. 电休克疗法对人类这三个生物学特性的作用是肯定的,对失眠而言,到现在为止,经我们治疗的每一个病人失眠都得到很好的改善。治疗失眠是我的研究小组从事电休克工作一个非常意外的收获,迄今为止尚没有遇到无效的病例,而且本无失眠的病人也没有出现嗜睡,说明电休克对睡眠是一个调节作用,而不是一味追加睡眠。不过我们还做得不够,电休克是否有终身抗失眠作用,需要长期随访观察。

 

6、记者:安主任,我还是有一点担心,如果一个病人经过电休克的治疗使他的失眠

有所改善,那么他会不会长期依赖于电休克疗法呢?

安建雄:肯定不会。我们的病人开始对电休克是恐惧,等经历过电休克后恐惧就消失而且乐意接受,过一阵子病人会主动找我们要求电休克,因为对各种症状改善明显。所谓依赖是指不用这种方法后会感到难受,比如,如果一个人对吗啡依赖,他停用吗啡就会非常痛苦,而电休克疗法只是让他感觉不好的症状消失,它并没有让他产生吗啡导致的欣快感,也就谈不上依赖或成瘾。病人有各种症状会接受电休克,但是如果一个人状况很好,他绝对不会因为电休克造成像抽吗啡那样的欣快感,如此看来,根本谈不到依赖问题。

 

7、记者:请问安主任,目前国际上关于无抽搐电休克治疗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国内的状况又是如何?

安建雄:现在美国的数据比较全面,前些年的一个统计表明,在一年里,美国每1万个人里面有4.9个人接受电休克,这个数字相当庞大。在中国肯定是远远达不到这个数字。但是这几年,由于人民文化水平的提高,先进电休克设备的传入,特别是现代优质麻醉术的介入,做到无痛和无抽搐下电休克,现在一些大的精神医学中心这项技术比较成熟,然而几乎没有杰出的麻醉学家投身这一领域的研究。跟美国相比我们国家存在以下几个问题:第一,电休克数量还远远不够,如很多有精神或者抑郁的病人,不愿意去看病,比较忌讳;第二,我领导的疼痛中心是世界上第一个专门研究这个做电休克的疼痛机构,美国也没有这种疼痛中心。总的来说我们国家的电休克做的数量比较少,更不幸的是,不论是精神科的顶级专家,还有麻醉科的顶级的专家都不把这项工作当作兴奋点或者兴趣来做。换言之,在这两个学科里都缺乏最优秀的人去参与这项研究和临床工作。这是跟西方国家特别是跟美国差距比较大的地方。

 

8、记者:今天安主任给各位网友讲解了关于无抽搐电休克治疗方法,以及一些治疗的现状

非常感谢安主任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与我们的网友进行互动,这一期的医邦视频就到这里下期我们再会,谢谢安主任

安建雄:感谢医邦网的采访,感谢各位网友的关注,希望我们通过现代网络体系更多的进行交流。

再见

 

附:安建雄,博士研究生,中国科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原361医院或航空总医院)多学科疼痛医学中心主任、麻醉与危重医学中心主任。清华大学疼痛医学主任,美国匹兹堡大学麻醉与疼痛医学系客座研究员,学术兼职:世界疼痛医师协会中国分会秘书长,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疼痛专业学组秘书长,国际电休克与神经刺激协会中国分会会长,中国医师协会疼痛医师专业委员会委员,亚洲疼痛联盟理事,北京医学会麻醉分会及北京医师协会麻醉与疼痛专家委员会委员.《世界疼痛快讯》总编辑,《麻醉与监测杂志》疼痛专栏主编,《医学参考报-麻醉频道》编委,《中华麻醉大查房》编委,《临床麻醉学杂志》通讯编委。1999年留学英国牛津大学Churchill Hospital疼痛中心;2001-2004年留学美国匹兹堡大学麻醉学系和疼痛医学中心;1996-2000年任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心血管病医院麻醉科疼痛专业主管。发表论文81篇,近两年发表SCI论文4篇。主编《临床疼痛治疗学》和《临床疼痛病案分析》,参编著作10余部。从事临床麻醉与疼痛治疗工作近20年,擅长各种急、慢性疼痛治疗。特别重视避免给病人带来医源性生理、精神和经济损失(first do not harm)。强调只把自己或亲人愿意接受的方法用于病人。主张多学科治疗疼痛,方法上提倡先简后繁,先安全无创,后创伤介入。

网站; www.chinapain.org       www.chinaECT.org

中国疼痛中心 https://www.sjttzx.com

联系方式:anjianxiong@yahoo.com   010-59520393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安建雄
安建雄 主任医师
航空总医院 疼痛与失眠治疗中心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