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安建雄
安建雄 主任医师
航空总医院 疼痛与失眠治疗中心

电休克治疗全身疼痛再显神威

休克再显神威:一个来自浙江全身痛病人的自述      
于增磊 整理
    人生的漫漫长路,蜿蜒曲折,看似遥遥无期。我们如沙漠中的行人,寻找着生命的绿洲。但这绿洲,如虚无缥缈的海市蜃楼,你咫尺,它消逝。沙漠中,会迷失,会煎熬,但只要执着的坚持下去,就能找到那甜美的甘泉。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疼痛与失眠治疗中心安建雄
 

    09年的一天,我腹中的婴儿如期而至,我们按捺已久的激情如沉寂的火山喷发了出来,孩子顺利降生。但接下来的生活却让我无所适从。。。
 

  我的手、胳膊、腿、脚甚至布满全身的疼痛逐渐蔓延开来。。。我虽然诞生一位超级可爱的女儿,我却从喜悦惊喜的生活中隔离了。尤其当深夜侵袭的时候,疼痛犹如可怕的狼露出了狡黠的光芒,我夜夜不能寐,疲倦的身躯慵懒的躺在床上,听着女儿的哭声却也很久才能激起我的注意力,我在这个狭小的房间里,四面都是惨白的墙壁,像一个密不透风的牢笼,束缚着我。。。“坐月子”的这段日子我与疼痛伴随,由此让我牢记的不是拥有女儿的喜悦却是痛苦的回忆。。。
 

  在我女儿刚刚一个月大的时候,我开始了漫长曲折的求医之路,因为我要生存,为了女儿也要坚持;拖着疲倦的双腿,首先来到了我们附近城市的大医院,但是几服药下去,还是不怎么见效?!而且疼痛越发的严重,疼痛犹如孤魂野鬼般游走在我身体的各个角落,我眼看到手触及的地方更加的疼痛加剧,我感觉的血管也在不停痛着。。。我渐渐的在寻医路上失去了信心,也迷失了自信的支点。时间如一把利剑,凌迟着我仅剩的耐心。
 

  渐渐地,我士气低迷,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动作也是有气无力,也许我命不该绝与此,就在这时,我遇到了与我同病相怜的姐妹,她告诉我:她从网上了解到北京的航空总医院有个疼痛中心的安建雄教授很有名,治愈疑难杂症的例数不计其数,关键那是中国最科技的地方,因为中国科学院北京转化医学研究院就在这里!我又一次的充满信心奔向祖国的心脏--高科技存在的地方去!
 

       经过几次的磨练我渐渐明白汪国真的一句好“悲观的人,先被自己打败,然后才被生活打败,乐观的人,先战胜自己,然后才战胜生活”于是我不再愁眉苦脸;不再沮丧;不再流泪,我几经挫折后变得开朗、爱笑,但是总也有些疑虑和不安,但是我一到中国科学院北京转化医学研究院(航空总医院)我随即的一切不安、失望、落寞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因为我相信,也只有这里才能让我重拾往日开心与欢笑;也只有这里才能置我身上的枯魂野鬼于死地;也只有这里才能让我与女儿团聚享受那份本该属于我的欢乐!
 

      我--这个疑难杂症人得到了安建雄教授和各个研究人员的重视,经过认真、务实、严密的讨论后,我先经过初步的注射+超激光照射+三氧自血疗法的联合治疗后,我的睡眠明显改善了,我不再惧怕黑夜!接着我我又开始了第二步无痛苦电休克治疗,在第一次的时候明显改善了疼痛,只剩下胳膊与后背的疼痛,为了疾病不再反弹,让它在我的世界里永远消失,我又连续做了几次,在我的一再坚持下,现在的我重获新生般享受安建雄教授及其团队带给我的一切!
 

   这几年像指缝中的水,已悄然流逝。但我认为,我在求医路上收获很多,最重要的是我认识了安建雄教授及其团队--这个克服顽疾的强而有效的队伍!而其中,那最亮的明珠,指引我不断前进的是执着与坚持。我相信,它所绽放的光芒,一定会引导我不断走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安建雄
安建雄 主任医师
航空总医院 疼痛与失眠治疗中心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