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安娜
安娜 主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血液科

在感动中成长

    两个家属交谈中……新来的说:“这大医院就是不一样,大夫都那么年轻。”另一个家属说:“她们都可有经验了!我老伴儿这病,两年前疼得都动不了了,经她们一治,看现在多好……还有护士小姐,又漂亮又温柔,每天看着她们就舒服……”这就是我的科室——朝气蓬勃的血液肿瘤科,以及我们坚强和善的患者家属。好大夫工作室血液科安娜

    我常常感慨自己的专业缺乏成就感。血液病,如白血病、骨髓瘤等,本质上都是肿瘤,治愈的希望不大,而且需要长期反复的治疗。现代医学的发展进步,已使许多患者获益,改善了生活质量,延长了生存时间,但还是有相当多的患者会复发,走向终末期。在这个过程中,患者要面对的是一次次化疗、抽血,以及绝望中的挣扎,家属也许会哭干眼泪,但依然坚强乐观地陪护,默默地承受着终将失去亲人的痛苦。这些场面从我从医的第一天起就带给我强烈的震撼,鞭策我要做一名好医生,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说到坚强,我觉得血液病患者最坚强,因为肉体的折磨、化疗的痛苦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而家属则更坚强,因为在照顾患者、负担医药费的同时,还要目睹至亲的人饱受病痛的折磨,可谓是身心俱疲,但她们没有怨言,也不会轻言放弃。记得有一个白血病的小男孩,发病时只有17岁,高高帅帅的,喜欢打篮球,与别的患者不同的是,他总是叫我“姐”。记得我第一次给他做腰穿,他摆好了体位,不停地鼓励我,术后还夸奖我技术好,哪知道当时我有多么的不忍。我还记得他的妈妈,一月之间老了很多。五个月后小男孩走了。那是我参加的唯一一个病人的葬礼,我抱着他最喜欢的篮球,哭的一塌糊涂。此后我便顿悟了,眼泪有什么用,病人需要的不是眼泪。我要进步!记得曾经与一位骨髓瘤患者家属谈话,问她怎么保持乐观的心情,她说她老公年轻时很帅,对她极好,现在自己做什么都行,只要老公能多在些日子,还有就是自己不要后悔……

    夜深人静值班的时候,有时我会想起许多熟悉而逝去的面孔,查房时曾经的玩笑,有的甚至曾经开导过我脆弱的心……那些可爱的人,在生命的最后演绎了一个个感人肺腑的故事。还记得那年春节值班,不能回家的患者及家属在大厅里跳起了交际舞,我能做的只是在一旁含着眼泪打拍子;还有一年国庆,我们在办公室里放电视,与能下床的患者坐在一起边看边吃,包括挑剔的老王爷子,其乐融融……医学的特殊性告诫我们不要付出太多情感;然而,在我们的集体,医生、护士、患者、家属,却有着家一般的和谐。任住院总的几个月来,不能回家似乎成了我最大的苦闷,而患者及家属给予我的却是实实在在的理解、关怀与温暖。

    每个人的生命都只能燃烧一次,与永恒的宇宙相比,短暂而不值一提。碰到了就是缘分,苦也罢,乐也罢,转瞬即逝。也许是舆论的不尽客观使得当今医疗体系伤痕累累,但这并不能影响到我们的工作热情。从医几年来,那一幕幕生死离别、那一张张生动的面孔以及对生命的执着时常会告诫我自己的责任有多重,要不断地完善与提高自己,要去珍惜每一个生命。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安娜
安娜 主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血液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