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田建华 三甲
田建华 主任医师
安阳市人民医院 中医科

中医的缺陷

田建华

    中医的缺陷与其智慧和优势是同步而来的。原因是一种方法如果能够关注和了解宏观,便会损失微观及其细节。反之也是一样。那么!有什么方法可以两全其美吗?对不起!客观如此。

    因此,对于客观真实世界的了解只能采用不同方法,而不是也不可能仅凭一技或一种方法就能包打天下。无论中西医,还是其它什么技术均是如此。即:一种方法或技术优势的产生,同时也是其缺陷或缺陷的开始。中西医之间只不过由于物质表达或表述的方法学不同,因此导致其相互概念或语言不能直接翻译罢了。哪里有什么好坏、优劣之分?安阳市人民医院中医科田建华

    例如:由于中医萌芽时代的生产力发展条件非常低,当然也与其不同的文化背景及其所造成的思维模式有关。中医,实际上就是当时的中国人所面临的问题是,要么放弃发展医学,任由疾病肆虐。要么创造条件,在几乎不可能的情况下寻求一种对付疾病方法。在不得已的情况之下,中医的祖先聪明的选择了,采用人体主观感受、外部特征变化等,在逻辑顺序上具有因果关系的物质的功能或其外在表达,对于物质本身进行替代。即:将物质表述或定义为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可以看得见,并可以进行评价的抽象概念。这无疑是一种智慧。最起码,是在一种几乎不可能,甚至现代科技在目前也仍然无法理解的条件下,成功的解决了物质存在及其表述的问题,并因此为其寻找中药等可以用于治病防病的工具,成功的创造了条件。从而不仅使其在其当时具有无可比拟的先进性,事实上在其两千多年的发展历史中,几乎一直非常先进或非常科学。甚至就是在目前现代医学已经高度发达的情况下,仍然具有先进的理念、局部的技术优势或可以进一步比较的其它地方。因此也是非常了不起的医学成就。

    然而,这样的方法也有问题或不可避免的技术缺陷。其中最为根本的是其物质表述或者表达系抽象概念,或必须通过人体主观感受、人体外部体征变化等中医称之为“证”的不同间接表达。而不能如现代医学及科技那样,由于物质与其功能或物质的外在表达是分别不同的概念,因而可以在其不同层级的物质与宏观之间进行任意的直接因果关系比较。因此,不仅直接影响、阻碍或遮挡了其对于物质本身的认识及其发现的视野。同时也不能建立更为直接的因果关系,从而为其技术发展或治疗方法的寻找提供更为详细的信息。所以只能仍然根据人体主观感受、外部特征变化等方法学可见的方式,对于物质及其功能进行分类,并通过比类取象,或在物质相互关系与人体接近的动植物、矿物质等其它不同事物之间寻找,并通过实践检验判断其因果或互动能力及其关系等。否则便不能产生可以用于治疗或干预疾病的各种方法及其工具。因此也就形成了其含义与西医或现代医学完全不同的语言或理论系统,并且因此技术方法、路径、工具、资源等方法学要件完全不同。

    即:当一种方法具有优势或优点时,必然具有其相应的缺陷。并且由于其是附着在其相互不同方法学基础之上的,因此只要其方法或方法学发生改变,其原来所具有的优势或优缺点等也会随之改变甚至消亡。所以,中西医之间只能相互提供不同发现、自然规律及其现象,以及相互方法学完整运转基础之上的相互技术能力应用或弥补,但却不能相互改造、拆分或相互整合。因为其相互之间涉及的只是相互资源或相互不同方法学的研究成果,而不是其相互理论。即:虽然中西医完全可以相互参照、能力弥补、成果参考、研究或相互技术应用。但其运转却仍然相互脉络清晰、非常明确或不可能混淆。

    例如:青蒿素、黄连素、罂粟碱、川芎嗪等这些曾经存在于中医技术资源之中的物质,或同时涉及中西医相互概念的研究成果便是如此。如果没有中医的实践、成果、资讯及其信息,这些物质直到目前或将来的很长时间也是不可能被发现的。因为,现代医学目前的方法根本不可能关注或研究到这样的资源,当然就不可能被寻找或开发。或如果开发或寻找这样的资源,就需要换一种方式。例如:对于所有动植物等进行广泛筛查,但这样的费用及其成本无疑非常巨大或其本身就是天方夜谭。但要追究或考量其整个的研发过程及其表述,处了资源与中医发生关系,其余的完全是地地道道的现代医学成果。而另一个方面,就是再给中医两千年的研发时间,其仍然不可能以其理论如此表述或根本就不会出现如此的成果。因此,其只能证明中西医虽然医学方法学不同,但物质基础完全相同之外,根本没有直接推动中西医相互技术发展的任何作用及其意义。或如果中医也用这样的方式进行发展,不仅会损失其全部技术优势,同时与西医或现代医学将没什么区别,不可其同样存在的缺陷及其不足。如此而已。

    因此,中西医之间所有技术优势及其不同,只在其相互结合或联合技术应用的情况下才有意义。否则,便一文不值或根本没有任何价值。因此,期望中医自身进化,从而既保持其技术优势,又改善或弥补其技术缺陷,是一种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因此,毛泽东他老人家提出中西医结合的概念是非常科学的。竖子不懂方法学,却既妄言优劣,又提出什么并重的发展策略。难道它们是一半对一半的关系吗?或即使在概念上存在这样的关系,具体操作又怎样分辨或计数呢?或最终只是将所有医院或医疗资源分出一半,分别给中西医们去折腾罢了,但它能跑出中西医结合的圈圈吗?或最终只能使其相互技术发展或医疗资源均存有缺陷,并且与其所挂的牌子全部严重名不副实,遭人诟病罢了。

     因此,将中西医分成不同的人群,而不是分别均可以学习不同的技术,是非常愚蠢的。因为这样的方法不能对其中西医相互对方的技术能力进行分辨或最低质量控制,结果只会对于患者产生危害,而不会有任何其它积极的意义或者价值。

    然而,卫生部或我们目前的医疗行政管理政策却并不这么认为。

    因此,在我国,中西医是不同医生,尽管他们相互什么方法都用。中西医医院是不同的医院,尽管他们相互什么都有。唯一不同的是,中医用西医不规范,西医用中医更扯淡!相互吐口水、相互妖魔化、相互都利用、相互都不具备能力。因为裁判在看戏,鱼龙在混杂,谁想干啥就干啥,名义却是中西医并重。因此只有患者遭殃。岂不奇怪?

田建华
田建华 主任医师
安阳市人民医院 中医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