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刘梅颜 三甲
刘梅颜 主任医师
北京安贞医院 心脏内科中心

女性精神心理特点与心血管疾病

近年来,随着对心血管病的发病机制、危险因素、两性差异等研究的深入,女性心血管疾病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8月9日最新发布的《中国心血管病报告2012》显示:我国心血管病患病人数已达2.9亿,大约每10秒钟就有一人死于心血管病。女性相对男性发病率低,且由于雌激素的保护,发病年龄普遍比男性晚10年左右,但是发病后病情更重,病死率更高。在过去的10余年中,男性冠心病死亡率逐年下降,女性却没有明显改善,甚至有上升趋势,目前,心血管病已超过脑卒中和肿瘤,成为导致女性死亡的首位原因[1]。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心脏内科中心刘梅颜

研究发现,在心血管病的发病、发展及预后中,男女两性之间具有显著的差异。这些差异并不能完全被传统的心血管危险因素(如高血压、高脂血症、吸烟、肥胖等)所解释。大量临床研究证实,非传统因素如精神心理问题对心血管病的发生发展具有重要作用。

 随着经济的迅速发展,快速的生活节奏,巨大的竞争压力及不良的生活习惯使心理问题与心血管疾病十分常见,共病存在的发生率也超过预期。心血管病的严峻形势有目共睹,心理疾病也表现出较高的终生患病率。美国的一项关于共病率的调查显示,多达48.7%的被调查者至少有一种终身性障碍,19.2%的人有焦虑等心理问题[2]。而在中国大约有1.73亿人有精神障碍,其中1.58亿人未加以重视和采用任何治疗措施[3]。据北京军区总医院统计,就诊于其“双心门诊”的患者中,焦虑障碍者约占20% ~30%,抑郁障碍者约占15% ~20%,躯体形式障碍者约占10% ~20%[4]。近期WHO发表了一项推论:至2030年,单相抑郁和缺血性心脏病会跻身引起全球性疾病负担的三甲地位[5]。

虽然心理问题与心血管之间的潜在机制仍需进一步的研究和阐释,但已有大量研究结果显示,急性心理应激可引起外周血管收缩,心率及血压上升,可使左心室射血分数降低,引发或加剧左心室壁的功能异常等[6]。这些改变被认为是导致心肌缺血或其他心理应激引起的不良心脏反应的基石。另一方面,对患者而言,心血管病带来的长时间的痛苦与压力也会影响患者的心理状态,甚至导致焦虑、抑郁的发生。反之,健康向上的心理状态与心血管病致死率的降低和较好的预后明显相关[7]。

近年来,多重角色的负担、竞争的压力和矛盾的生活状态使中国女性的心理问题日益凸显,再加上当前社会仍残存对女性的歧视和偏见、社会竞争中仍有一定程度的不平等,我国女性在内心受到传统文化约束的同时受到现代文化及女权主义的影响,一方面要求重视家庭,提倡做一名贤妻良母,一方面要求走出家门,与男性一样在社会上承担责任与义务。据统计,女性与男性抑郁的发病率约为2:1,且女性抑郁的病程较长[8]。 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网在2005年对5000余人的调查中发现,有27.45%被调查女性存在一定程度心理问题,如神经衰弱、焦虑、忧郁等,其中以患抑郁症的女性居多,为男性的3.5倍。

关于女性更易有心理问题的原因,除了与社会地位、生活环境相关外,更多的是受其本身精神心理特点的影响。精神心理问题的性别差异的研究已经持续几个世纪,大量关于性别与心理健康的资料显示,受心理问题困扰的女性更多表现于精神障碍,如焦虑抑郁等,而男性则多表现于行为障碍,如物质滥用或反社会人格等。Horwitz[9]在文章中写道,面对同等压力男性可能会酗酒,而女性则更容易陷入情感的抑郁状态中。

男女的思维能力是有差异的,但这种差异表现在各自的特色上,从总体水平上看,则可能没有显著差异。女性偏于形象思维,并且重视情感和与他人的关系,男性则偏于抽象思维,更重视行为。女性对言语交流敏感度高,而男性在空间思维上相对灵活。女性运用逻辑法则中的矛盾律、同一律的能力高于男性,但演绎推理能力比男性弱,往往具有比喻性和故事性,判断问题时带有部分主观色彩,容易受到外界暗示的影响,也易受到自己感情的影响[10]。

女性是情感最细腻的人群,女性的情感容易被细微的事件所动,其丰富细腻的情感与生俱来,同时她们也愿意细致入微地感知事物,并且对情感抱有更多的要求与渴望。优点的反面即缺点,细腻的感知力和较强的情感需求使女性更容易陷入烦恼。人们常常用“多愁善感”来描述女性,女性的心理感受度较高,心境(一种具有感染性、持续性、能够影响整个人心理活动的情绪状态)持续的时间比较长,对自身的表现及行为影响更大,比男性更易产生心境。

女性对情绪的控制也相对困难,受到外界干扰容易使思维模糊、迟钝、混乱,很多时候不能泰然处之。当女性遇到意料之外的紧急状况、处于应激状态时,思维则易于抑制及紊乱,感到不知所措[11]。

另外女性的情感较男性更深沉,情感的体验受自身观点和想法的影响更大,女性的情感一般不仅仅停留在体验上,常常会伴随相应的具体行动,而进一步的行动往往反过来加剧情绪的不良波动。另外,女性一般比男性的自卑感强,具有较强的依赖心和嫉妒心,在某种程度上也易引起不良心境的产生。

而女性一些特有的生理周期会影响情绪的改变,形成其独有的精神心理特点。

1.月经期。在月经期,性激素及垂体促性腺激素会产生一系列的变化,从而影响女性的心理活动与行为,在经前期和月经期女性容易出现消极情绪,易出现烦躁、抑郁、焦虑、易激惹等不良倾向。如部分女性在月经来临时易患“经前期综合症”,主要指在月经来潮前4-5天,出现一些异常行为或症状,如头痛、注意力差、焦虑抑郁、暴躁易怒、乏力等,部分人会出现眼睑及肢体的水肿,严重者会有突发性的“神经质”。异常行为会造成一些不良影响反过来进一步影响女性的情绪,甚至进展为抑郁状态。在经前期 、绝经期、产后及服用避孕药的女性中抑郁的发生十分常见。

2.孕期。在孕期由于疲劳、恶心、呕吐等早孕反应以及孕晚期身体的日益笨重、可能发生的妊娠水肿、妊娠高血压等妊娠并发症等不良的躯体感受易使孕妇感到心情低落,另外对胎儿的健康、分娩是否顺利的忧虑等也严重影响孕妇的心理状态。常常有孕妇由于过于敏感或忧思过多而产生各种心理问题。

3.更年期。更年期是女性特有的阶段,由于卵巢功能的快速减退、雌激素分泌的逐渐减少、月经的紊乱甚至绝经,由此带来神经内分泌、精神、心理等一系列的变化,更年期的女性往往容易陷入悲观、忧郁、焦虑或烦躁不安,焦虑是绝经期女性常见的情绪反应,有的女性可能患“更年期综合症”,临床表现为全身发热、面部潮红、眼花、耳鸣、头痛、眩晕、失眠、多梦等症状,在心理状态上易出现易激惹、神经衰弱、焦虑、抑郁等消极心理。

    当前女性受到心血管疾病与精神心理问题的双重困扰,需要更多的临床重视。

首先,女性心血管病在发病症状上不典型,主诉多,症状表现趋于多元化,可有呼吸困难、疲倦乏力、烧灼感或上腹痛等非特异性症状,而典型的胸骨后压榨样疼痛相对较少。另外女性的冠脉造影阳性率明显比男性低,极易被误诊、漏诊。

再者过激的情绪也易引起类似心血管病的症状,在笔者所在的“双心门诊”中常见这样一类患者,胸闷、胸痛,且偶尔伴有心慌气短,但大量的检查并未显示心脏病变,既往经针对心脏病进行的治疗后也无明显好转。此时可以尝试增加对患者的心理问题的关注,因为情绪应激可作为一种应激源激发机体一系列的功能和代谢的改变,使血管一过性收缩,血压升高,心率加快等,产生上述疑似心血管病的情况。

更需要重视的是心血管与精神心理问题的共病问题。心血管疾病与精神障碍在临床上常常共存,判断是否为心血管器质病变、做出准确、全面的诊断对疾病的疗效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就诊的心血管病患者中,针对疑似有心理问题的患者,笔者常常会询问其近期的情绪状态及是否对很多事物的兴趣减弱,在明确有无器质性心脏病的同时关注心理问题,以期达到最佳的疗效。心理、心脏两者息息相关,如今双心医学的推广使更多医务工作者在治疗躯体病变的同时对心理问题加以更多的关注度。女性作为特殊的群体,以其独特的精神心理特点及疾病的特异性已经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相信随着关于女性心理健康和心脏疾患的一系列研究的进一步开展,女性会获得更多的关注和更好的治疗。

刘梅颜
刘梅颜 主任医师
北京安贞医院 心脏内科中心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