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包祖晓 三甲
包祖晓 副主任医师
台州医院 医学心理科

心理治疗对于精神病有效吗?

在传统的精神科医生看来,对于精神分裂症、双相情感障碍等重性精神病患者来说,心理治疗是无效的,必需得药物治疗。然而,在临床心理学家看来,这观点是错误的。例如:浙江省台州医院医学心理科包祖晓

·全球著名的心理学家莱因曾经提出,精神病是一种能够治愈的、超越自然的经验,如果得到适当的支持,患者就能够找到摆脱疯癫的人生道路,并最终成为更坚强、更有创造性的人。莱因认为,精神错乱之所以发生,是因为患者遭到了家庭的伤害,成了家庭矛盾的牺牲品,疯癫只是对这种糟糕经验的反应。他借助案例令人信服地说明:“许多青少年精神病患者的父母几乎如魔鬼般可怖。”他在《经验的政治》中辩称,精神病既是对不合理世界的合理反应,又是积极、超验的精神之旅。

·理查德·P·本托尔提出,让患者少接受一些生物精神病学的治疗不仅没有坏处,甚至可能有利于患者的恢复。

·托马斯·萨斯提出,从前,科学落后而宗教强盛,人们错把巫术认作医学;如今,科学发达而宗教衰弱,人们反倒迷信医学魔术。

·约翰·瑞德曾经指出,精神病患者大脑结构的异常完全可能是由环境压力导致的。有研究者还提出,如果精神病就像炉中的火,那么多巴胺功能的异常只是“吹进炉膛的风”,而非引火的火种。因此,抗精神病药物治疗有效并不意味着患者的妄想是由多巴胺系统异常导致的,更有可能是因为逆境经历使患者的多巴胺系统敏感性增强,从而导致疾病发作。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多巴胺系统的敏感性增强是一种适应/自我保护:环境中不断有威胁出现,大脑提高了对今后不良经历的敏感性。

荷兰精神病学家马里乌斯·卢莫曾做过很多具有挑战性的研究工作。1980年代末,他在马斯特里赫特大学精神病学系工作。卢莫接待过一位38岁患有严重幻听的女士:

她听到有声音命令她,不让她做事,控制着她的生活。抗精神病药物令她的焦虑有所缓解,但并没有减少她幻听的频率。因难以忍受药物造成的过度镇静,她常常拒绝服用药物。经过几年的治疗,这位女士开始想自杀,卢莫对此很是担心。

出人意料的是,在读了一本不寻常的、有争议的书(美国心理学家朱利安·詹尼斯所著的《心智两分过程中意识的起源》)后,这位女士突然变得高兴和乐观起来。原来,通过詹尼斯的理论,这位女士开始相信自己是古希腊人的后裔,而不是一名精神分裂症患者,这种信念大大减轻了她对幻听的恐惧。

卢莫进一步研究后发现,使患者感到痛苦的通常不是幻听本身,而是患者对所听到的声音的消极解释。

可以看出,精神病并不仅仅是大脑疾病。心理治疗的经验告诉我们,如果关注患者的症状而不只是诊断,那么,我们就能够看到精神病患者的不幸经历是如何导致其出现相应症状的,在治疗重性精神病时,我们必须在重视大脑的同时,更要高度重视患者的社会环境和成长经历。

因此,治疗重性精神病患者时需要帮助他们:

·改善生活质量,

·建立有意义的人际关系,

·培养职业能力,

·提高自尊水平以及对未来的希望。

如果只是运用抗精神病药控制精神症状,那么出现的状况可能有如1898年爱丁堡皇家精神病院的患者艾德拉·D小姐在给她父母的信中所示:

我厌恶这个地方,待在这里的分分秒秒都让我窒息!我想,不久我就会完全疯了,世界上再没有什么能吸引我了。这里的单调乏味让人发狂……与其过这样的日子,不如让我的病情继续恶化,变成如动物那般只懂得吃喝,不懂得思考……

有鉴于此,正如本文开头那个案例所示,台州医院心理卫生科尝试把我们独创的禅疗/正念治疗运用于精神分裂症、双相情感障碍、重性抑郁等重性精神病的康复期治疗之中,发现其对促进患者的康复大有裨益。正如一位双相障碍者在康复过程中所说:“学习正念之后,尽管恼人的症状还是会光顾我,不过它的破坏力并没有原来强大了。”

如果您有兴趣想进一步了解禅/正念疗愈的奥秘,可以先阅读台州医院心理卫生科所著的“禅疗四部曲”之《做自己的旁观者》《唤醒自愈力》《与自己和解》《过禅意人生》,也可到台州医院心理卫生科进行咨询。

四部曲集合.jpg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包祖晓
包祖晓 副主任医师
台州医院 医学心理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