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搜索
包祖晓 三甲
包祖晓 副主任医师
台州医院 医学心理科

从安倍首相因病辞职谈心身疾病

01浙江省台州医院医学心理科包祖晓

前段时间,日本首相安倍因健康原因宣布辞职。

据报道,安倍首相8月上旬的检查中确认溃疡性大肠炎再次发作。此病属于炎性肠炎(IBD)的一种。大肠炎,指盲肠、结肠、直肠的炎症。主要的是溃疡性结肠炎,根据病变程度、累及部位及范围不同,溃疡性结肠炎分别表现为:血便及黏液样便;大便频繁,每天可多达80次,带血黏膜等不同成分;下腹胀痛,广泛的腹部压痛;食欲缺乏、恶心呕吐、体重减轻及虚弱;发热和对特殊食物的不耐受(牛奶、鸡蛋)。

溃疡性结肠炎属于一种典型的心身疾病。心身疾病是一组发生发展与心理社会因素密切相关,但以躯体症状表现为主的疾病。

02

心身疾病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心理。

就溃疡性结肠炎而言,长期观察表明,在该病的发生之前已经存在着较大的情感压力,通常与真实的,幻想中的或可能发生的与他人之间的亲密关系破坏有关。其他诱发因素有外在或内在压力所导致的生活条件的改变,与患者不愿成长、独立有关。在考察诱发因素时就发现有客体关系的破坏,对环境被动的依赖及期待,并依附于某个重要客体使得个体很难以成熟的形式处理社会环境中复杂的问题。通常,患者不能形成稳定的内化性客体表象,以至于患者避免独立行动和担负责任。攻击性一般被掩盖和压抑下去,患者表现出对社会制度良好的遵从。显然,患者存在着自我价值的问题,但通过无所不能、理想化和认同以及共生性关系的方式,患者得以妥协。

同样的,胃溃疡的发病也是如此。我在“禅疗四部曲”之《唤醒自愈力:用禅的智慧疗愈身心》这本书中曾经写道:著名的“胃瘘”实验有力地证明了情绪对胃肠道功能的影响。早期的心身医学研究专家沃尔夫选择了一名胃瘘病人作观察对象。当病人情绪低落、抑郁时,通过胃瘘管可看到胃蠕动消失,胃粘膜因血管收缩而变得苍白、胃液分泌减少,胃酸浓度降低;病人处于焦虑或愤怒状态时,胃蠕动加剧,胃粘膜充血变红,胃液分泌增加,胃酸含量升高,有时甚至可看到胃粘膜受到胃液的侵蚀。这个实验让我们明白了为什么忧愁的时候不思饮食,为什么有人越生气进食量越大。这是由于愤怒时胃的上述变化使胃对食物的消化能力过度加强,从而引起饥饿感,而且,大量进食会缓解紧张状态,减轻高酸度的胃液对胃粘膜的侵蚀。

动物实验也证实了情绪对胃肠道功能的影响,用同窝的两组大鼠进行实验。在每只鼠的尾巴上系上电极,在给电前发出信号,使一组大鼠能主动控制而不受电击,另一组则不能主动控制而常面临遭受电击的威胁,后者因焦虑、恐惧、紧张不安的情绪影响,几乎都产生了胃溃疡。

03

因此,要解决诸如溃疡性结肠炎、胃溃疡、偏头痛等心身疾病的有效治疗问题,必然要改变临床疾病诊疗的单一生物医学模式,而要引入心理医学和社会医学模式,把心理治疗与药物治疗结合起来,形成临床医疗、心理治疗合作的诊疗新模式。而当下,医学界过度重视药物治疗,对心身疾病心理治疗的重视程度严重不足。

我在《唤醒自愈力:用禅的智慧疗愈身心》这本书中曾经引用过一个案例:19岁的大学生乔丹·鲁宾来自佛罗里达,病痛折磨了他很长时间。他的症状是1994年夏天的一个午后突然出现的,首先他感到体乏,并伴有腹部绞痛、恶心和腹泻,一个礼拜内他的体重就轻掉了20磅;每天晚上他都会发烧到40摄氏度,而且隔一两个小时就得跑一趟厕所,最后造成了严重的失眠;几个月之后,他极度消瘦,形如集中营犯人。经过医生诊断,他患上了克罗恩病,一种“无法治愈”的肠道退化性疾病。

此后的两年,他的健康状况不断恶化,最后竟坐上了轮椅。他咨询过来自7个国家的70多位健康专家,试过了所有能想到的方法,但总是找不到治愈的方法。乔丹总结道:“一些被证实有效的营养品,其实根本就没有科学依据,我想要活命,就得继续吃这些药,可是这些药的副作用几乎和我的病痛差不多。”

04

怎么办呢?

我们在长期从事的“禅疗”过程中发现,绝大部分心理障碍、心身疾病、慢性躯体疾病的根源在于生活模式上,如果不能把治疗的方向回归到“生活问题”上进行解决,那么,即使新药发明再多、医保福利进一步提高,我们也是难以解决“看病难”、“看病贵”、“因病致贫”的问题。下面举我写在《做自己的旁观者:用禅的智慧疗愈生命》这本书中的案例来说明一下:

该来访者系55岁的男性,因反复关节疼痛四处求治,后在上海某大型医学院的附属医院诊断为类风湿关节炎,经过激素、免疫抑制剂、止痛药等治疗有效,但症状反复。有一次无意中在网上看到类风湿关节炎属心身疾病,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来做心理治疗。

经过了解,该来访者的疾病起因于8年前,独生女儿找了个对象,对方不愿做“上门女婿”,但当时同意让他们的孩子跟母亲的姓。1年后女儿在另一城市结婚,并育有一个儿子,但女婿迟迟不给儿子取名字。期间两方闹过许多别扭,女儿也因此差点与丈夫离婚。来访者此时开始出现全身关节疼痛,全家人也开始陪其走上四处求医之路……

开始时尝试认知行为治疗,但收效有限。后予以小剂量的阿密替林治疗,收效亦差。此后就中断心理治疗,他带着痛苦生活着。

半年前一次偶遇,他带着2岁的孩子在玩,谈起关节炎的情况,他说现在基本上没有症状了,“自己都不知道是如何好的”。问起旁边孩子的情况,他说是第二个外孙,跟自己的姓,言谈中露出满足的神情。

现在大家不难理解“调心”在治病中的意义了吧!

《唤醒自愈力》:从心治身,唤醒我们每个人都拥有的自愈力.jpg

包祖晓
包祖晓 副主任医师
台州医院 医学心理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