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搜索
包祖晓 三甲
包祖晓 副主任医师
台州医院 医学心理科

一切都是情绪/情结问题

01

在心理卫生科工作,每当来访者问“这是什么病”时,我们经常会告诉他们“这是情绪问题”。当病人问“这是什么药”时,心理科医生经常会告诉他们“这是调节情绪的药物”。浙江省台州医院医学心理科包祖晓

有人可能会对本文的题目提出反对,不是说“一切都是认知问题”吗?其实,具有深度心理治疗经验的人都知道,认知的背后仍然是以情绪为基础。可以这么说,不同的情绪状态是产生和支撑不同认知、行为的基础。换句话说,一切心理问题的根源在于情绪/情结。

我经常在临床心理治疗过程中把情绪问题分为两大类。第一类是类似焦虑、抑郁、愤怒、内疚等病人能明显感知到了情绪问题,这一类情绪反应比较明显,也容易得到治疗,抗抑郁药、抗焦虑药、心境稳定剂容易起到作用。第二类是来访者不容易感受到自己的情绪,有时我们见到来访者手在抖了、脸色突变了,问他紧张吗?生气吗?他们却回答“不紧张”、“没有什么好生气的”。

在心理治疗师看来,这并不一定是来访者在说谎,有一种被称为“述情障碍”的就是如此。因为情绪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它潜伏在我们内心深处的潜意识里,所以平常不容易被觉知到,用心理分析学中的术语说,这种潜伏在深处的情绪是一种“情结”,它就像是地底下所埋藏的火山,被深深的压抑着,如果被激发出来,它的破坏力将是巨大的。如果让一个精神分析学家来说,希特勒、斯大林等的情绪状态就是如此。

02

我想大部份心理治疗者都会同意,心理咨询与治疗的关键就是处理情绪。运用“中庸”的理念,如果情绪过于强烈,我们想方法降低它的强度和个体的敏感性;如果体验不到情绪,那就首先要想方法让来访者能体验到情绪,区别不同情绪之间的细微的差别。在此基础上才谈人格整合、意义追寻等更高层次的内容。

还有,心理治疗的经验告诉我们,不管是哪一类情绪问题,体验的过程都远比处理的过程来得重要。因为情绪/情结之所以引起心理、行为、社会、家庭等问题,就在于我们平时处于“感情用事”或者是体验不到它、意识不到它、把它忽略了这两极之间,这也是我们难以感受到幸福的原因所在。

我们为什么对“禅疗”中的“正念训练”情有独钟,就因为“正念训练”对情绪具有双向调节的作用。对于情绪反应太过强烈者,观呼吸、观躯体、观声音等训练项目有助于降低躯体的反应强调;对于感受情绪能力比较弱的个体,旁观思维、旁观情绪、旁观躯体等训练又有助于个体识别微弱的情绪变化和唤醒身体对情结的反应。

在真正体验到情绪之后,处理其实只是水到渠成的一步而已。来访者经常会问:“包医生,你为什么让我一个月才来复诊一次呢?间隔时间也太长了吧?”其实我还有让某些来访者两、三个月复诊一次的,原因就在这里,你需要不断地去训练、去体验、去觉知,而不是把治疗的任务完全交给治疗师。

03

为了能让来访者体验情绪,我们在心理治疗过程中会给他们布置“写日记”、“看电影”、“阅读”、“音乐”等家庭作业,建议他们多看些对自己有触动的文学、艺术作品。

我们发现,观影、阅读、听音乐、欣赏美术会在不经意间触动人们内心深处的情结,所以会调动情绪。同样的文学和影视内容,打动每个人的具体部分又是不同的,这就为团体治疗带来帮助。准确地说,不是文艺作品打动了你,是你自己被文艺作品的某些内容触动了。通过触动,你自己就容易找出情结所在了。

在心理分析治疗者看来,如果某个体在日常生活中太过“执着”于某事、某工作、某活动,那么他的内在必定存在着尚未得到处理的情结,只是他自己并不知道而已。就像露阴癖者、强迫症患者、冲动控制障碍者,他们在意识里其实也不愿意这么做,他们知道这样做不好,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因为心底下另外一种声音不断左右着他们。他们不知道这个声音究竟什么时候会出来,反正一到关键时刻就会出现。

这些现象表面看上去非常不可理喻,但却是心理事实:没有得到妥善处于的情结和情绪就是这么影响人的,这么害人的。所以在有些时候,至少我个人是这么认为的:心理疾病比大部分躯体疾病更恐惧、更可怕,更折磨人,因为没有得到有效治疗之前都基本上是不清楚折磨自己的东西是什么。而且,情绪(被压抑的情绪)往往是根深蒂固的,不像感冒,一般不超一周;情结和情绪影响往往是数年甚至是数十年积累的结果,所以要解决一个情结并非易事,处理起来非常困难。说句不那么好听的话是:“狗改不了吃屎”,原因就在于内在的情结没有得到解决。

怎么办呢?以正念训练和存在主义治疗为核心的“禅疗”非常适合被困于情结/情结问题的个体自我疗愈,只要学会禅学的理念和方法,就有希望摆脱情结/情结所造成的窠臼。详情参阅著作“禅疗四部曲”(分别为《过禅意人生》《做自己的旁观者》《唤醒自愈力》《与自己和解》)

四部曲集合.jpg

包祖晓
包祖晓 副主任医师
台州医院 医学心理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