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孙松 三甲
孙松 副主任医师
北京市昌平区中医医院 肛肠泌尿科

腰酸腿软又脱发,是肾虚么?你可能是“心虚”

“大夫,我肾虚!”“大夫,我腰酸背痛、耳鸣脱发的,是肾虚了吧?”“大夫,近一段勃起不好了,肯定是肾虚了!”“大夫,给我摸摸脉,看我是肾阴虚还是肾阳虚?”

每天门诊都可以听到无数次“肾虚”的问话,“肾虚”充斥着中国男性脆弱的心灵,尤其是那些有机会性福的人,“肾虚”似乎成为了夸耀的资本。但从未听外国人说自己肾虚的。这也许是中国的肾和西医的肾有明显的不同。北京市昌平区中医医院肛肠泌尿科孙松

西医说的肾,是一个器官,那两个蚕豆形的脏器;

而中医说的肾,是以肾为中心的多脏器功能与结构的总和。

包括西医的泌尿系统、生殖系统、内分泌系统,以及部分免疫系统、呼吸系统、造血功能和运动系统。临床常见的证型包括肾精亏虚证(主要是性腺轴功能障碍导致的生长发育不良、生殖功能减退、早衰;中医多用六味地黄丸调理);

肾阳亏虚证(多脏器功能减退的亚健康或疾病状态,表现为乏力、怕冷、腰膝酸软、阳痿、水肿等,如甲状腺、肾上腺功能减退;中医多用肾气丸或者右归丸调理。);

肾阴亏虚证(以内分泌系统功能亢进表现为主,临床常见五心烦热、潮热盗汗、心慌、遗精、阳亢易泄等;中医多用左归丸、知柏地黄丸调理。);

肾不纳气证(类似肾衰或者肺气肿肺心病导致的呼吸急促、表浅;中医多用人参胡桃汤调理。)等。

中医所说的肾亏,不一定是这些器官的疾病状态(实验室或者功能科有阳性指标支持),更多可能是亚健康(无实验室依据支持)状态。所以,对于这种功能失调、亚健康状态,中药调理更有效。

也可能基于这一种认识,国人喜欢什么情况都和“肾虚”联系起来,稍微有一点风吹草动,马上想到了“肾虚”,到医院搞点中药调理一下。有个老中医说:“只要是男性就诊,你说他肾虚,准没错!”这就有点过了

更有不少20岁左右的小伙子,熬了两天夜、手淫了几次、一次性生活不成功、一天早上没有晨勃、尿的次数稍多了一点,马上觉得自己肾虚了,辗转于大小医院,无数次的就诊、服药,到最后肾虚不一定好了,精神可能出问题了。在我的门诊,看阳痿、早泄的70%以上的是未婚或刚结婚的小伙子。对于这些人,与其说他“肾虚”,还不如说是害怕,不如是说“心虚”。

所以,我经常对他们讲的一句话是“像男人一样去战斗”!

转载自:东直门医院男科李海松教授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孙松
孙松 副主任医师
北京市昌平区中医医院 肛肠泌尿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