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陈斌
陈斌 主治医师
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黄浦分院 普外科

放下,腋臭手术从业者修炼的内心世界(原创)

今天为什么会做这个选题,是因为下午在浏览沪上一些医疗机构对于腋臭手术的宣传网页时,忽然对于若干问题想明白了,解开了长期萦绕在脑海中的死结。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黄浦分院普外科陈斌

我们为什么要做腋臭手术?什么样的手术是我们追求的终极目标?有同行能够准确地回答上述这两个问题吗?

无可争辩的是,广告介绍具有相当大的诱惑力,所有的辞藻都是那么绝对,所有的技术都是那么华丽,如果在以前,笔者肯定毫不留情面的加以抨击,一定要揭下笔者自以为对方脸上覆盖的虚假面具。不过时至今日,这已经没有必要了。做什么样的手术可以根治腋臭,这不是靠宣传讲讲的,也不是靠泛泛的术后随访可以得出结论的。长眠在撒拉纳克湖畔的特鲁多医生告诉我们,“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治愈的标准如果真的可以简化到没有味道或没有疤痕就可以了,那我们外科医生还需要常常去帮助谁?还需要总是去安慰谁呢? 

和很多同类网页一样,“微创手术”和传统手术比,和激光比较,却唯独不和改良小切口手术比,腋臭手术从10公分大切口的传统切皮方式一夜之间就过渡到23个毫米的纳米级微创手术,真的是医学科技进步给患者带来的福音吗?

扪心自问,笔者从业这么多年孤陋寡闻从没有在任何专业学术会议或杂志上看到相关手术技术报道,但另一点毋庸置疑的是,笔者在门诊也确确实实看到过接受我们长期质疑批判的所谓微创手术而“治愈”的患者。人们不禁要问,我为什么要在治愈上打引号。这不是因为患者对于疗效的表述不值得相信,而是其能否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业界没有定论,而且笔者相信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也不会有定论。

所以以上可以帮助回答我的第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要做腋臭手术。这么多的评判指标,遵循哪一个?患者期望的是什么?手术给患者的未来又会带来什么?这些问题都没有标准答案。而笔者此时此刻的感悟是必须要放下,放下什么呢?

放下所谓的标准,放下心中对于所谓疗效的盲目追求,放下手术以外的所有杂念,最最重要的,是放下外科医生做久了最最容易滋生的虚荣和同样最最容易习惯了的对于生命的失敬畏!

让我们放下争论对错,为每一位患者踏踏实实做好任何方式的腋臭手术。医学不相信眼泪,也不相信辩解,更不相信相互浮夸和相互损贬,只有时间才能检验真伪,唯有历史才能盖棺定论!

    陈大夫AO工作室 aodoctorchen@126.com

陈斌
陈斌 主治医师
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黄浦分院 普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