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原创 路德

谢尔凡 主任医师 未收录医院 整形外科
2009-06-27 585人已读
谢尔凡 主任医师
未收录医院

路  德


    新年刚过那天,护送一位韩国病人去首尔。这个男孩才14岁,跟随父亲在苏州,独自在家时不慎被煤气火焰烧伤40%,还伴有吸入性损伤,挺危重的。在我院治疗数天后,病情相对平稳了,其父姜先生提出将孩子送回韩国继续治疗,并请求医院派医生护送。受领导指示,我担起了这个重任。未收录医院整形外科谢尔凡
    出发前一天,韩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加急为我办妥了签证;大韩航空撤除6个座位以安放担架;苏州派出了李光耀资政曾用过的最好的救护车,配备有最先进的设备。万事俱备。清晨,我携带着必要的急救药品和器材,和姜先生一起抬着伤员上车,向着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出发了。这是第一次跨国界护送外国友人伤员,其伤情较重,而且路途遥远,尽管事先制定了多种应急预案,尽管我在领导面前保证有90%的信心圆满完成任务,但剩余10%的担心我没有说出来,就是万一途中发生我的能力所不能控制的意外情况怎么办?
    沪宁高速苏州段一路畅通。过花桥收费站进入上海后,路上的车多起来了,我们的救护车不得不减速。等到上环城A20高速后,我最担心的情况终于出现了,单向四车道完全堵塞,车队如蜗牛般的行进。救护车拉响了警报,可在密密麻麻的车队中根本无法穿行。不少车辆不甘落后,你抢我钻,使拥挤的交通越发混乱。时间不等人,继续按其固定的节奏不急不缓地过去。我的担心与秒俱增,如果赶不上航班,最后的应急方案就只能将病人送到上海的医院。忽然,我的视野里出现了一名骑摩托的交警,正在指挥混乱的车流,我象见到救星一样跳下车飞跑过去,把情况的紧急对他说明。好警察二话不说,立刻在靠内的车道展开指挥,让最内道的车辆尽量靠隔离带行驶,而旁边车道的车辆尽量靠外行驶,在两条车道中间开辟出一条救命车道,刚好够我们的救护车通行。警察一路行驶一路开道,我们紧随其后。一些听从指挥的车辆慢慢让开了,而一些顽固的司机却需要警察大声呵斥才让开;另外一些大型货车让开也很困难。好在尽管速度慢,我们终究还是在前进。经过大半个小时的爬行,终于冲出了阻塞,来不及向警察道谢,我们加快赶往机场。幸运的是我们及时赶到了,早已等候的机场服务人员带我们经过绿色通道,救护车直接开上停机坪,将病人顺利地运上了飞机。待安置妥当坐下后,我才发现在如此寒冷的天气里,我的内衣已经被汗水全部湿透。
    空中一切顺利,航班准点降落在仁川国际机场,韩国医院的救护车已等候在停机坪上。将病人抬上车后,同样经过绿色通道快速通行,然后向着首尔开进,据说这段高速路程大约要一个半到两小时。顾不上欣赏沿途风景,我只希望能够快速平安抵达医院。接近首尔了,高速路上的车辆逐渐多了起来。糟糕,又堵车了!首尔交通的繁忙一点不亚于上海,虽然路上车流很整齐,几乎没有乱挤乱抢的车,但路终于还是堵死了,车不得不停了下来。这时,救护车同样拉响了警报。令我没有想到的、与在上海发生的一幕完全不同的情景出现了:我们前面的所有车辆自觉地向两侧闪开了,左边车道的车尽量向车道左侧靠、右边的尽量往右侧靠,在两条车道中间硬生生地让出来一条救命通道,刚好能让救护车缓慢而不停顿地通过。没有警察指挥,也没有人强行要求,但一切就是那样自然而然地发生了。乜一眼身边的姜先生,我的心里如打翻了五味瓶:有感慨,有感动,也有羞愧。
    经济的长足发展,让我国的现代化程度和人民的物质生活水平赶超了当年的“亚洲四小龙”,上海的发达也超过了首尔。我们有一流的设备、一流的救护车、一流的高速路、一流的机场,可是,比起韩国人民,我们的差距仍然是显而易见的。车行路上有路权,但还应该有路德。然而,路德又并不仅仅只是路德,它反映出的是国民的整体素质。经济的发展与物质的丰富,并不代表精神就一定高尚,内心就一定阳光。遵守公德、敬畏生命对部分国人来讲还相当欠缺。“以德治国”似乎更需要落实在我们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上。

有帮助
期待更新

谢尔凡 主任医师

未收录医院 整形外科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