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赵磊 三甲
赵磊 主任医师
北医三院 泌尿外科

[名家视点]肾癌诊疗面面观(一)

肾癌是泌尿及生殖系统领域的常见恶性肿瘤之一,在2016年,取得了不少进展,给临床诊疗带来了一定的“冲击”。为此,本刊特邀美国Moffitt肿瘤中心泌尿外科、南佛罗里达州大学医学院Philippe E. Spiess教授和Peter MacCallum癌症中心、澳大利亚墨尔本Epworth医院Daniel Moon教授从不同角度畅谈肾癌诊疗。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泌尿外科赵磊

图片.png

 一、肾癌靶向治疗

现状:目前,靶向治疗已明确可以改善晚期肾癌患者的生存。现在,学者们正尝试在疾病更早期给予局部晚期肾癌患者靶向治疗,以尽可能使肿瘤体积变小,为行保留肾单位手术争取机会。据Philippe E. Spiess教授介绍,其所在中心进行的靶向治疗(如阿昔替尼和培唑帕尼)临床试验显示,靶向治疗确实可使患者的手术治疗更早实施,同时也使患者成为保留肾单位手术的潜在候选人。

挑战:Philippe E. Spiess教授指出,“目前我们面临的挑战是不能预先知道哪些患者对系统治疗产生应答。”

展望:在未来的几年里,我们应更深入地了解肿瘤的个体化信息,以确定哪些患者将对哪些药物产生应答,这样既不耽搁应答欠佳患者的治疗,同时可更早地给予可获得应答患者相应的药物治疗,潜在地改善患者的生存和整体预后。

 二、肾癌免疫治疗

现状: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抗PD-1和PD-L1药物)的出现,无疑令人激动,原因众多。患者确实对这些新型药物有应答,而且疗效持续时间较长,这与传统意义上的靶向治疗不同。通常,患者接受靶向治疗(如舒尼替尼、索拉非尼或培唑帕尼)可获得一段时间的应答,但之后依然需要面对治疗失败,继而不得不更换药物。这些新型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出现为肾癌患者提供了新的治疗方案,同时也为长期改善患者总体生存带来了希望。另外,随着这些药物的应用,疾病负担不再能锁定患者的疾病发展。

挑战:Philippe E. Spiess教授指出,“不幸的是,大部分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仅能用于透明细胞型肾癌;而对于透明细胞型肾癌,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目前仅有二线治疗的适应证。”

展望:在未来的1~2年内,随着目前正在开展的临床试验的进展,我们很可能会看到这些药物在一线治疗中的应用。在我们使用任何其他药物之前,我们可能会预先使用这些免疫检查点调节药物。未来,我们可能会看到患者在免疫治疗时代的重大改变。

 三、临床诊疗“冲击”

Philippe E. Spiess教授指出,在过去的一年(2016年)中,研究进展给临床诊疗带来了很大的影响:①某种程度上,局限性肾癌行保留肾单位手术的频率更高,大部分Ⅰ期肾癌患者和Ⅱ期早期肾癌患者会行保留肾单位手术;②机器人和微创外科在更富挑战的局限性肾肿瘤中的应用,变得越来越常见,而且取得了与开放手术相当的预后。

“我们正处于智能技术时期,拥有机器人等先进技术,能在院内或院外及时给予患者治疗,使患者获得较好的总生存期,治愈多数早期肾癌患者。”

但同时,Philippe E. Spiess教授也强调:与前列腺癌一样,应避免给予患者过度治疗,如老年患者和肿瘤较小的患者,应慎重判断是否需要手术。对于存在内科合并症或小肿瘤的患者,观察或活检可能是优先选择;如果患者在肿瘤大小方面有进展,手术或消融治疗将是更好的选择。

专家简介:

图片.png

Philippe E. Spiess教授,NCCN膀胱癌和阴茎癌临床指南副主编,擅长泌尿系肿瘤的微创治疗,研究领域集中在进展性前列腺癌和胃癌的创新治疗方法,担任多本专业杂志的审稿人,包括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Urology等,美国泌尿外科学会前列腺癌和膀胱癌在线研讨会专家组成员。

(来源:《肿瘤瞭望》编辑部)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赵磊
赵磊 主任医师
北医三院 泌尿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