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造口病人的心理支持

李明 主任医师 北京肿瘤医院 胃肠肿瘤中心三病区(原结直肠肿瘤外科)
2009-06-08 3845人已读
李明 主任医师
北京肿瘤医院

肠造口术是外科最常实施的手术之一,是用人为的方法将肠腔与体外直接相通,临床上可分为回肠造口、结肠造口或者单腔造口、双腔造口等,它是挽救生命和改善生活质量的重要手段。随着消化外科和泌尿外科的发展,肠造口的病人数量将日益增多,英国报道每年肠造口患者约有8万人,喻德洪等估计我国每年新增加的永久造口者就达10万人,累计约100万,今后还有增加的趋势[1]。肠造口由于改变了粪便的正常出口,并且粪便无法随意控制,严重影响病人的心理和生理健康。而肠造口患者的生活质量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心理康复状态[2]。随着肠造口人数的增加,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及医学模式的转变,患者将追求更有价值,有质量,有尊严的生命,这就要求医务人员在达到手术根治性,提高生存率的前提下,尽可能的给与患者更多的心理支持,帮助病人顺利康复,使病人由自卑自弃走向接受现实、积极面对人生,由生活不能自理到恢复正常的工作和社会生活,达到心身健康的最终目的。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胃肠肿瘤中心三病区(原结直肠肿瘤外科)李明

肠造口病人的心理分析:

    造口病人的心理变化非常复杂,受到患者的性格、疾病、文化背景、社会和家庭背景以及其对肠造口的认识程度的影响,并且随临床的手术前期、恢复期和康复期的病程变化而有所不同[3]

1.否认和抵触心理 无论何种原因施行肠造口手术,都会严重影响患者的外在形象,改变其生活习惯,不利于参加正常的社会活动。因此,病人一旦得知自己需行肠造口时,第一个反应往往是怀疑诊断和手术方法的正确性与合理性,对医生的诊断表示否认,多数病人要求复查,而当诊断再次被确认之后,病人常拒绝医务人员的进一步治疗,甚至出现孤独心理,开始封闭自己,不愿与他人交谈,往往会脱离正常生活。[1]

2.紧张和焦虑心理 病人经过否认与抵触之后,不得不面对造口的事实。特别是

当病人从麻醉中苏醒,第一次看到自己的腹壁肠造口时,常表现为愤愤不平,心[2][3]中十分委屈,此阶段最易出现内心的紧张与焦虑。出现心律加快,血压升高,面色苍白或潮红,肌肉紧张等。因此,在手术前期和术后的恢复早期,造口病人的心理创伤往往超过其生理创伤。

3.恐惧和绝望心理 肠造口者虽然术前对造口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术后仍然对造口难以适应,尤其是当无法控制排便、造口部位护理不当或出现造口并发症时,易使患者惊惶失措,产生恐惧与绝望心理,对生活失去信心。此时患者常不能配合治疗,严重者出现自残,自杀行为。

4.抑郁和自卑心理 在康复期,患者往往认为自己残废无用,对手术后的康复没有信心,害怕别人的厌恶和歧视,并且由于生活上的不方便而不愿与人交往。另外,肠造口病人的额外医疗费用也会使病人产生过重的思想负担和压力,表现为不敢进行社会活动,退缩和对家人强烈的依赖。这种自卑心理导致病人心情抑郁不快,对生活失去兴趣。

造口病人的心理支持:

心理支持是在和谐、信任的人际关系基础上,通过与病人的交谈和细心观察,了解患者的心理状况及其原因所在,以健康教育、交谈、暗示等手段来改变病人不正确的认知活动和情绪障碍。

应当指出,心理支持是多方面,多层次的,需要医护人员,病人家属以及病人的配合,单独一方是不可能完成的。并且应根据病人的文化程度、性格特征以及心理特点,选择适当的心理支持方式,要因人而异。并且应该和其他治疗手段相互配合,互相促进。

1.健康教育:当患者对肠造口不能完全了解时,会产生焦虑,甚至对治疗产生

疑虑。因此对其进行相关医学知识的教育,提供肠造口诊疗常识、肠造口康复知识,发放有关疾病知识的小册子,可以帮助病人更好的认识自我,提高其社会环境适应能力。告诉病人,造口只是一个解剖上的改变,就好像自来水管,原来的出水口坏了不能用了,需在另一个地方开一个口把水接出来一样,对机体的生理功能不会有影响,造口只要护理得当,并不会影响生活质量,帮助病人减轻无助感,缓解因肠造口带来的紧张、焦虑和生活应激[4]。叶新梅等对84例肠造口患者进行的干预表明,健康教育对肠造口病人身体功能、角色功能、情绪功能、社会功能等有显著的影响。通过有目的、有计划、有步骤、有针对性地进行健康教育,可以改变患者不良的心理状态和健康行为,有利于其社会生活的恢复,从而从整体上提高其健康状况和总体生活质量[5]

2.行为训练:行为训练可以帮助病人减轻心理应激和躯体并发症,干预技术有渐进性肌肉放松、催眠、深呼吸、生物反馈、主动放松和指导性想象[6]。行为训练可以减轻造口病人的手术疼痛,并能降低病人一般性苦恼。

3.个别心理治疗:建立在同情和理解基础上的个别心理治疗,可以减轻造口病人在知道手术情况和看见造口后出现的苦恼和挫折情绪。通过一般心理治疗或心理咨询即可迅速减轻病人的负性情绪,更主动的面对人生[7]。个别心理治疗可以通过造口访问的形式开展,选择已经康复并完全适应肠造口的患者与即将行肠造口者交流,现身说法,讲述如何面对肠造口,克服康复中的困难,消除患者对肠造口的恐惧。徐洪莲认为,造口访问可以帮助病人在最短的时间内渡过感情危机期,使他们在身体、精神、心理方面恢复健康,重新回到社会中扮演积极角色,重享以往生活中的快慰[8]

4.集体干预:成立造口协会是非常有效的集体干预措施。造口协会可以使病人有组织地进行心理支持活动,在造口病人中间开展关于疾病的诊治、康复和自我护理的小组讨论及经验交流。使病人之间形成小组内的凝聚力,减轻孤独感,相互支持,共同分担苦恼,自我宣泄,并得到相关医务人员的指导。Berglund等使用集体干预法对98例患者进行了康复指导,结果发现实验组在身体训练、生理强度、人体想象和睡眠方面改善明显,显示集体干预对病人有很多益处[9]。目前我国已经在十余个大中城市成立了造口协会,取得了显著的成果。

肠造口患者的康复应包括心理、生理和社会生活三个方面,心理康复可以加快其生理康复,更有利于社会生活的康复,从而提高肠造口者的生存质量。因此,对肠造口者进行积极有效的术前期、术后恢复期和康复期心理支持,可以减轻或消除患者心理上的压力,提高其康复的信心和生活质量。

参考文献:

1.喻德洪, 高章元。 结肠造口136例临床分析。 中国肛肠病杂志,1996,16(4):13-15。

2.Bartha I, Hajdu J, Bokor L, et al.  Quality of life of post-colostomy patients.  Orv-Hetil, 1995, 136(37):1995-1998. 

3.汪建平,汪宗芳,叶新梅,郭少云,肠造口病人的心理康复,中华护理杂志,1999;10(34):623-624.

4..徐满芳,结肠造口病人的健康教育。现代康复,1999;7(3):800-801

5.叶新没,张振路,郭少云,罗凝香,健康教育对肠造口病人生活质量的影响。齐齐哈尔医学院学报,2001,3(22):326-327

6.季建林.  癌症康复病人的心理社会治疗干预,中国心理卫生杂志,1999,2(13):83-85.

7.Moorey S, Greer S,, Watson M, et al.  Adjuvant psychological therapy for patients with cancer: outcome at one year.  Psychol-oncology.  1994;3:36-39

8.徐洪莲,喻德洪,肠造口护理,实用肿瘤杂志,1998,4(13):201-202

9.Berglund G, Bolund C, Gustafsson U, et al.  A randomized study of a rehabilitation program for cancer patients: the “starting again” group.  Psycho-oncology.  1994;3:109-120.

 

有帮助
期待更新

李明 主任医师

北京肿瘤医院 胃肠肿瘤中心三病区(原结直肠肿瘤外科)

问医生 去挂号

更多文章

造口病人的心理支持... 的相关咨询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