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蔡晓军 三甲
蔡晓军 副主任医师
北京301医院第三医学中心 普通外科

肠粘连的“自述”

该文以《肠粘连:我不会在当替罪羊》发表在健康报2008年9月16日第8版知识与健康栏目    北京301医院第三医学中心普通外科蔡晓军

   

肠粘连的自述     (2010年1月重写)       

                                                              

  亲爱的读者,我叫肠粘连,由于肠梗阻的缘故,现在大家都认定我是个坏孩子。你明白我的身世吗?了解我的过失和悔恨吗?知道我对今后生活的期望吗?要是想了解我关心我,就请听听我的诉说吧。

  正常腹腔表层覆盖了一层又薄又亮的腹膜,腹腔内的脏器表面也是被腹膜包裹的,腹膜间有少量的润滑液,这样脏器就能相互滑动,彼此谦让,各尽职守。我的学名是腹腔内粘连,指的就是脏器与腹壁、脏器与脏器相互间的腹膜粘附在一起的状态。当腹腔里有炎症、损伤、感染和缺血等异常后,就可能会有我的存在,尤其是腹部手术后可能性更大,为此医学上就给我个术后肠粘连的大号。我个性就喜欢拉拉扯扯,将肠管、网膜这些兄弟哥们纠集在一起,搞些小团体的动作,这些毛病通常不算出格,一般也不碍事。凡事都有个限度,若是粘连的哥们只知道自身的利益,抱团抱得太紧了,也会让人难受肚子疼。要是在饮食不节或是肠道功能紊乱时,还不肯谦让顾全大局,真会闹出惊天动地的动静来,造成胃肠道这条生命要路的堵塞不通,也就是发生了肠梗阻,这种肠梗阻被专称为粘连性肠梗阻,有时会产生致命的后果。就这样默默无闻的我一夜成名了,医生们现已认定我是造成肠道交通堵塞的罪魁祸首,所以大家都叫我肠粘连,真名反而不为人知了。

  由于我的隐身技术高超,为人低调,无论是超声啊、放射线啊还是CT、磁共振等高科技手段都没法叫我现形。靠剖腹探查或是腹腔镜检查是能找见我,但代价太大得不偿失没人愿意这样做。我做坏事通常是不留痕迹的,所以总叫人捉摸不透,为此我还挺得意的,因为现在是法治社会,医学也讲循证治疗,没有证据你咋定我的罪。比如说肠梗阻发生时,医生首先就想到是不是肿瘤、炎症、畸形等这些哥们干的,只怪他们个性太张扬了,容易被人识别。即使是排除他们的嫌疑后,怀疑是我干的,也只是说说而已,并没有人和我较真。为什么会这样呢,你别小瞧我,我真有些蒸不烂煮不熟的硬功夫,到现在不仅无药可治,甚至连预防我的方法也没找到。我还有股死缠烂打的流氓劲,谁要是硬来分开我,我会较劲再粘上跟他没完,医生是人他也怕啊。因此往往是只要我不逼出人命,医生们就不敢拿手术刀来和我较真。我也不是那样张狂,往往是闹腾一阵见好就收,也就彼此心照不宣,相互避让以息事宁人,省得大家都尴尬难受。我知道自己对医生们只要隐藏好,不留证据,尽量不正面交锋,他们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得过且过,这样我就能长期在病人的肚子里偷着乐。苦得我的病人是哑巴吃黄连,由于缺乏证据而投诉无门,许多人都快成精神病了。由于医生们的不作为,又没有什么对我有效的药物,只能任由我折腾了。不过任何事情都有两方面,手术后的很多病痛,实际上并不是我的过错,许多不求甚解的医生,不分青红皂白地都归罪到我的身上。我无法现身来表白我的清白,只好任由别人把脏水泼在我身上,常常成为腹部术后各种得不到解释病症的替罪羊。

  现代医学的快速发展,使我这种不明不白替人做冤大头的现状终于有了变化。07年初北京武警总医院普通外科的大夫,创建了“气腹造影CT检查”的方法,破了我的隐身术,将长期遮掩我的面纱给揭去了,还我本来面目。这种方法简便而且安全,不需要麻醉,很容易完成,相当于做了次静态的腹腔镜检查。要知道真正做腹腔镜检查的规矩太多且烦人啦,必须是全身麻醉,只能在手术室完成,而且创伤性也多得去了。和镜检只能看见我暴露的外表相比,气腹造影CT检查不仅是全景像,而且还入木三分。它能够透视,将我的层次结构看得明明白白,这对手术治疗是非常重要的。直到这时,医生才知道我坏到了什么份上,是不是还可以做手术把我教育好正过来。因为我也不见得就是铁板一块,有些时候粘连就那么点,可却坏在关键部位,通过腹腔镜手术将我分离开来,只要方法得当,我也就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不再犯粘连的老毛病。讲真心话,大家对我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其实一开始我并不是一个坏孩子,不是我表功,要是没我腹腔里的伤口就没法愈合。我自己都不知道后来是怎样走上了邪路,给病人带来无尽的麻烦,惹得人人讨厌。现在我只恨过去太不善于表现自己,所以人们看不见我,无法在关键的时候来帮助管教好我。江湖游医们也就是利用我无法现身自辩的弱点来行骗,他们吹嘘的各种神药,实际上对我丝毫无损,可病家还在那儿一个劲的吃啊吃啊,真让我既着急又无奈。

  手术后的许多并发症根本就和我无关,长期以来却背负了各种骂名,让我郁闷了许多年。现在我真开心,有了气腹造影检查可以验明正身了,我好比得到了个身份证,可以堂堂正正地当,清白为人了,再不会让人随便忽悠了。也真心希望医生们弄清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坏了,找出治疗和预防的好办法,让我只做善事不做坏事,这样我也有个好的名声和归宿。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蔡晓军
蔡晓军 副主任医师
北京301医院第三医学中心 普通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