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常崇旺
常崇旺 主治医师
陕西省第四人民医院 神经外科

脑瘫患儿的自白:我要健康

我是一名脑瘫患者,出生的时候还是不太明显的,但是随着年龄的越长越大,越来越明显,首先是智力比别的孩子差的多,反应迟钝,走路也走不稳,内八字,全身的肌肉没有一点力气,好像已经不起作用了,接着出现了严重的情况,慢慢的肢体渐渐萎缩,个子一天天的降低,这些情况吓坏了我的父母。陕西省第四人民医院神经外科常崇旺

其实对我来说我听憎恨我的父母的,他们没有从小时候就给我治疗,一直让我拖到了现在,等真的到情况严重了,才给我想起治疗,我是一个女孩子,你们知道的,脑瘫这种情况对于女孩子来说要比男孩子更严重,想想和我同龄的孩子她们每天穿着花花绿绿的裙子蹦蹦跳跳的去上学,而我只能坐在家门口看着,她们一个个从我的家门口走过,那脸上洋溢的笑容,真让我嫉妒,所以渐渐地我的脾气很不好,天天发脾气责怪父母,不知道他们挣那么多钱干啥,虽然我家是农村的,但是我们家的二层小楼在村里起来还是很早的,我责备他们,父亲脾气不好,母亲也责备父亲,父亲有时好几天不回家。

渐渐地,我越来越自闭,每天也不会去家门口坐了,整天就是把自己关在房子里,对着天花板发呆,我已经不再哭泣了,10岁前我会每天以泪洗面,整天坐在房子里就是哭、哭、哭,我有时也幻想,自己长着高高的身材,穿着美丽的裙子在朋友们,同学们面前炫耀,但是这些幻想都使我的心更痛,眼泪已经不能表达我的痛苦了,那些只能我自己咽在肚子里,一年365天,我基本上都是在家里,有时最大也只是在家里的后院里坐会,晒晒太阳,其余时间除过每天喝大把的药和打防止肌肉萎缩的针之外,都是发呆,有时我在想,难道我真的一辈子就这样了吗?

有时也想过轻生来解脱,这样的打击对我一个正值青春年少的小女孩来说是多么大的打击,简直都不可想象,但是看着父母每天到处为我跑着买药,看医院的情景,看着他们渐渐老去的身影,我放弃了,如果父母失去了我,我不知道他们还能不能活下去,所以我要好好活着,也许某一天我就可以重新站起来,重新跑跑跳跳了,拥有一双可以跑跑跳跳的脚对我来说是多么的渴望,希望我的未来会不是很远,也希望父母们永远能健健康康,希望那些像我一样换了脑瘫的孩子们可以坚强坚持,科技在发展,不言败,不说放弃,对命运说“不”,总有一天我们会在眼光下跑着,跳着,欢快着。

这就是我一个患了脑瘫已经十几年的小女孩的自述,希望我的故事可以给其他的孩子们一个信念,一个信心,不放弃,不言败,向命运说不。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常崇旺
常崇旺 主治医师
陕西省第四人民医院 神经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