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图标 网站导航
搜索
车财妍 三甲
车财妍 主任医师
中国科学院大学宁波华美医院 肝病科

乙肝病毒的自白

我,乙肝病毒,做为肝炎病毒界的“大哥大”,我已经7000岁了。直到上世纪70年代起,人们才真正知道我的存在。我不仅能黏附到肝细胞表面,我还可以深深地藏匿于肝细胞核内,然后不断复制复制……我能引起肝脏炎症,导致肝硬化、肝癌,令人闻风丧胆。
人们想了很多办法对付我,但是我有独门秘籍—“易容术”。在和药物的持续对抗的过程中,我会悄悄改头换面,然后全面入侵,药物会失效(耐药),而我变得更加猖狂。耐药出现后,人们会换一种药物对付我或者联合用药,但是一不小心就会陷入再次耐药的恶性循环。
有一天,我的“易容术”被人类发现了,于是高耐药屏障药物的横空出世,我的“易容术”丧失了用武之地,但是依靠深藏于肝细胞核内的复制模板“ccc-DNA”,我还能“苟延残喘”。我,乙肝病毒,只能被抑制,从未被消灭。
我懂得“骄兵必败”的道理,所以我盼望着不规则用药和不恰当停药给我上演绝地反击战的机会,但是这个小伎俩也被人类识破了,长用药疗程和定期复查使我看不到一点点希望。
“初始选择高耐药屏障药物”的战略方针让我这个肝炎病毒界的“大哥大”生存空间越来越小,举步维艰。不过听说我的兄弟“丙肝病毒”的下场比我还要凄惨,改天我去看望他一下商讨一下对策。
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这就是我,一个“乙肝病毒”的自白。

车财妍
车财妍 主任医师
中国科学院大学宁波华美医院 肝病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