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搜索
程赓 三甲
程赓 主任医师
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医学心理科

精神分裂症患者的社会功能康复之路

Wiersma等(2000年)在欧洲进行的一项为期15年的多中心调查发现,社会功能受损在精神分裂症患者中普遍、持续存在,在接受调查的695例患者中,只有17%的患者社会功能完好,而有24%的患者的社会功能受损非常严重,国内的报道与这一结果类似。中国仅有2万多名精神科专科医师,3.5万名护士,社区中可以利用的康复人员亦很少,因而,精神分裂症社会功能康复的任务是巨大而繁重的。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医学心理科程赓

康复时机

Anthony等指出,精神科的治疗和康复如果能同时进行最理想,对院内康复措施的指导思想是,精神分裂症患者一经住院,在生物性干预即抗精神病药治疗的同时,如果无冲动行为,就可以有步骤地实施矫正始动性缺乏、康复社交技能缺陷、院内职业培训,以及药物管理、症状监控两种技能训练等,以期使患者的精神病性症状得到控制,改善社会功能,并达到防止复发及提高就业率的目的。

康复个体化

对每位患者而言,情况不会完全一样,最好是先确定患者社会功能方面存在的主要缺陷,有针对性进行康复训练,进行个体化康复,比如,有的患者每次病情复发是在遇到困难、危机时,针对这位患者最好的康复措施就是帮助其分析危机,学会应对危机的方法,提高应对危机的能力;有的患者存在明显情绪认知的情绪,比如从别人平静的表情中,患者却感知到敌意,对别人善意的微笑,患者却无法感知体会,这样的患者就要针对做情绪感知方面的训练。

康复方法

优化药物治疗是康复最重要方面之一,这里涉及临床用药经验,所以专家或专家组的用药意见需要患者和家人始终加以重视。

住院康复,患者在住院及出院随访期间,予以Liberman编制的社区独立生活技能程式、药物自我处置程式和症状自我监控程式训练,训练采用技巧介绍、放录像并提问、角色扮演、选择必备资源、解决新出现的问题、实际练习等步骤。其中,每一学习步骤都是以过去所学到的知识为基础,并将精神分裂症患者的认知特点考虑在内,在训练中以不同的方法来帮助克服患者的认知功能障碍。每周3次,每次90-120分钟。患者出院后,小组工作制成员每2个月与患者及其监护人面谈1次,指导其治疗和康复,并鼓励患者融入社会及就业。  

北京等地的园农康复治疗、农娱治疗是值得赞赏的康复方法,因为患者可更多接近自然,在自然、轻松的劳作中康复。许多患者和家属对这样的康复训练比较向往,也有为此去北京的病家,同样大多数精神卫生工作者也支持这样的训练。但是精神衰退者,通过这种治疗,仍不能恢复其社会功能。

在中国,精神分裂症患者主要与家庭成员生活在一起,这一点与国外不同,家庭支持的好坏是决定患者康复与否的重要因素,照料者对患者的照料水平和态度都会对患者的预后产生重要影响。因而,部分精神卫生工作者专注于家庭干预,入院时,由经过培训的精神科专业医师对家属和患者进行有针对性个别指导,做精神病科普知识讲座,提供精神科健康教育手册、精神康复报、有关精神病的科普书籍等,举行患者及家属间的交流会。

我国大部分社区精神卫生虽然正处于初级阶段,社区康复队伍建设正在开始,但是我国部分发展较快的地区已开始学习、应用先进的个案管理方案,个案管理(Case Management)是一个充分合作的过程,这个过程包括了评估、计划、执行、协调、监督和评价,以满足患者的健康需求,通过多种交流和选择治疗条件而达到高质量的社区服务。个案管理系统主要有五个基本的功能:1、对病人需要的评估;2、制定一个全面的服务计划;3、联系并给予相关的服务;4、监督和评估服务的落实情况;5、评估和跟踪病人的情况。

正如我们看到的,门诊有许多精神分裂症患者需要进行社会功能康复。于是,在2013年9月,我们成立了社会功能康复组,社会功能康复组在省内率先开展了门诊精神分裂症患者社会功能康复项目,参考Jesse H Wright、Til Wykes、Alan S Bellack、Liberman、翁永振等人的方法,结合我们的临床实践,目前开展有防止疾病复发策略训练、药物自我处置技能训练、应激处置技能训练、支持系统分析、病耻感处置、症状自我监控技能训练、认知缺损改善训练、社交技能训练等。至今,我们利用周日,在门诊训练精神疾病患者,深受病家欢迎,尤其受到年轻患者的欢迎。

展望

精神分裂症为主的精神疾病的康复,可分为社区防治康复和医院康复,两者相辅相成,不能偏废,医院康复是基础,目前应优先发展,它可为社区康复提供方法以及指导。

程赓
程赓 主任医师
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医学心理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