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程赓 三甲
程赓 主任医师
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医学心理科

他为什么不愿出门?

周围同龄人都去打工了,而军,一个23岁正值青春年少的农村男孩,一年多了,为什么不愿出门?

刚开始接触时,他给人的感觉非常木讷,不怎么说话,偶尔笑笑,似乎在躲避什么?我们注意到他的左手食指中末节缺如,右手很不自然地放在左手上面,显得有点拘谨,并时而低头看看自己的手。“你的手?”我问道,他把手朝后缩了缩,自己翻转地看了一下,慢慢地说道:“我17岁时玩炮竹炸伤的。”“当时怕不怕?”“炸伤后去了医院,后来医生给我治疗后,我看到炸伤,心里很难受。”“那后来对你生活有没有影响?”“……也还好,就是在学校时还感到有点不自在。”“是不是从那以后就不愿出门了?”“不是,我还上学,不过学得不好。去年5月份去学裁缝,总感到自己好差,什么也学不会,跟别人不一样……”“是不是因为自己的手?”他点了点头, “从那以后我就不想出门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医学心理科程赓

了,整天呆在家中,什么也不想做,只是看看电视。” “那时心情怎么样?”“心情不好,睡不好觉,什么也不想做,感到脑子反应慢,我的手好不了了……”

军母亲说:他以前可不是这样。军有心理障碍了,学裁缝是障碍的诱因,因为裁缝是需要动手的细活,这引发患者的自卑心理,进而出现情绪低落,思维迟缓,自我评价较低常回忆自己的手被炸伤的情形,很痛苦,有持续回避行为,对未来失去信心,不愿走出去。军出现这情况当然还可能参有其它原因。

来治疗时,我们首先引导他敢于面对,接受自己,接受现实,现实除了改造不就是接受吗?缺如的手指节现在无法长出来,断指再植尚未广泛开展,经济上需要相当的费用,现在接受,接受!他安静地听着……一周后,我们用身残志坚人物对之进行激励,改变其认知,他渐渐认识道自己的那点痛不算什么。又一周过去了,我们告诉他要接受另一个现实,他必须劳动。简单地说就是一个人必须养活自己。工种选择尽可能扬长避短,譬如可以做机械加工、修理等,军不住点头。在心理治疗的同时,给之调节睡眠情绪的药物。最后在医院的二周,他的睡眠和情绪都很好了,几次对医生说要出去找个工作做,军渴望火热的外面生活。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程赓
程赓 主任医师
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医学心理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