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大会诊

陈辉霖 主任医师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 核医学科
2009-06-11 2044人已读
陈辉霖 主任医师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

       今天下午,医疗部组织了一例病例的大会诊。患者为中年女性,在头颈外科住院,甲亢病史16年,多年前做过一次手术,病情复发,一直用药物治疗,半年前开始他巴唑的量用到每天9片,又多次进行过手术准备,治疗过程复杂,该用的治疗手段都已经用过了。目前最主要的问题是甲状腺极度肿大,马上做手术的话风险极高,有可能都下不来手术台。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核医学科陈辉霖

       在这种情况下,星期一进行了第一次院内会诊。说实话,当我在内分泌科病房第一次见到病人,直觉是我不要接这个烫手的山芋,病人应该去做手术治疗,至于手术的风险那不是我考虑的事,自然会有人承担。可是这样也不能解决问题呀,如果外科觉得能够手术,也不会请会诊呢。倒是内科的文教授在会诊中说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这一例病例只能先用我们的碘131治疗,使甲状腺有所缩小后,再找时机进行手术治疗,舍此别无他法。患者也抱有强烈的希望,她自己也说了,要不然只有回家等死。看着病人期盼的眼神,想想我们医生的职责,能够把这样的病人往外推吗?可是,真如果用碘131治疗,那所有的风险不就落到了我的身上?心情很矛盾的。于是我建议先给病人做一些检查,比如说吸碘131率,如果吸碘131率能够达到一定水平、达到治疗的要求,再考虑碘131治疗也未尝不可。此时,我认为患者的吸碘131率是不会高的,也就是达不到治疗的要求的,因为在他巴唑的量用到每天9片一定会有抑制作用。出乎我的意料的是患者的吸碘131率很高,4小时的时候达到了80%,同时伴有高峰前移,甲状腺显像显示吸收不均匀。

       有了这些初步的结果,今天进行了第二次院内大会诊。医疗部牵头,除了我们核医学科,头颈外科、甲状腺外科、内分泌科等科室参加。讨论的意见很一致,虽说本例有手术的适应症,但不是手术的最好时机,巨大甲状腺手术中的很多问题还没有解决,有些可能无法克服的缺陷;而内科治疗,药物也已经用到了巨量;大家不约而同的提到了碘131治疗。

       是的,核医学此刻已经到了义不容辞了!

       决心其实在这之前已经下了,决定也应该是在会诊之前。风险肯定有,与国内同行讨论、与在线病友交流,都说我傻,为什么别人不要干的事我要接下来?他们是这样说的:你怎么接收这么有难度的患者呢? 你把她治疗好了大家都会说你好,你是好医生,你治疗不好 你先前的所有好 都会没有了。 可是,如果谁都不冒风险,病人就没救了,想想还是尽一把努力。

       明天,最迟后天,就要给病人做治疗了,也许一帆风顺,也许前路坎坷,尽最大的努力,问心无愧。

      让我们一起为她祝福吧!

      

有帮助
期待更新

陈辉霖 主任医师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 核医学科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