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陈金辉 三甲
陈金辉 副主任医师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 耳鼻咽喉-头颈外科

鱼儿对人类的报复

 春节前夕的那个周末,我和一根小小的鱼刺较量着。武汉大学人民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陈金辉

        女患者是从大冶转上来的,误吞鱼刺后,CT检查鱼刺已经戳穿食道。于是,我在局麻下给病人做了食道镜检查,除发现食道入口黏膜有破烂外,没有看见鱼刺,考虑鱼刺可能完全戳到食道外边。随后和患者及家属充分沟通后,亲自陪病人到CT室做食道CT+重建,  结果提示一长约3cm的刺刀状鱼刺戳到甲状腺的背面。这种情况想从食道内部取出鱼刺是不可能的,只能从颈侧切开取鱼刺了。                        

   颈侧入路的手术主要并发症就是喉返神经损伤,表现为声音嘶哑。患者几乎是哀求地说:医生,我喜欢唱歌,一定不要出现神经损伤啊。手术很成功,不仅在环咽肌上方发现并取出了鱼刺,而且完好的保护了喉返神经。病人苏醒后,发音洪亮清脆:  陈医生,感谢您啊,以后我再也不敢吃鱼了。其实,我知道,以后她还会吃鱼的。我们都是好了伤疤忘了痛,鱼还是会吃,鱼刺还是会卡的。我微笑的告诉她:吃不吃鱼不是重点,重点是如何避免吞鱼刺和吞鱼刺后如何处理? 

烦请各位亲朋好友,记住陈博士的忠告:吃鱼需谨慎,吞刺有风险。吃鱼不说话,说话不吃鱼。误吞鱼刺莫慌张,喝醋吞饭有危险,空咽几下先试试,感觉不妙看急诊。

 

陈金辉
陈金辉 副主任医师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 耳鼻咽喉-头颈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