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陈琳 三甲
陈琳 副主任医师
东直门医院 神经外科

神经修复学前沿:二代综合治疗方案

国际神经修复学会  陈琳  黄红云

 

定义:与神经修复学一代方案即单一细胞或单一疗法相比,神经修复学二代综合治疗方案(Second Generation Comprehensive Neurorestoratologic Therapy,2G-CNT)是多细胞、多途径、多疗程和多手段综合神经修复治疗的总称。本方案采用个性化最佳细胞组合和最佳途径组合,多疗程植入细胞,联合最适宜的神经-肌肉刺激/激励,通过最佳突破脑屏障的用药路径和最优剂量使用修复类药物因子,结合主动运动-目标强化神经康复疗法,达到最佳费用-效果(cost – effectiveness)。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神经外科陈琳

理论基础:神经修复学中的“大修复”理论,强调修复并非是单一的“再生”,不是人们简单直觉想象的那样,诸如:神经元损伤缺失后,神经元的替代;神经纤维断裂处的直接再桥接。而是基于神经整体修复论的神经上下兼修和神经内外兼修两大基本原则,提出多种有效修复手段和方法立体地有机地联合实施,其中包括:近40种的细胞和组织移植,多种神经修复神经保护类药物,神经修复手术,神经调控/激励治疗,组织和生物工程,以及神经康复等。作用机制强调神经营养因子(neurotrophy)、信号神经修复(signal neurorestoration)和神经塑形(neuroplasticity)的重要作用,还包括有:神经修补(neurorepair)、神经调控(neuromodulation)、神经再生(neuroregeneration)、神经替代(neuroreplacement)、神经发生(neurogenesis)、突触发生(synaptogenesis)、再髓鞘化(remyelination)、血管再生(vasculogenesis)、免疫调节(immunomodulation)、以及神经保护(neuroprotection)等。“大神经修复”概念完全突破了传统的“神经再生”概念:它变经典传导束的修复,为更大的神经网络的修复;变只重视两端神经元的修复,为积极发挥中间神经元代偿作用;变只重视神经细胞胞体修复,为充分发挥其轴突或树突独立信息处理作用;变只重视神经元修复,为同等重视胶质细胞、血管修复支撑基础微环境作用;变“直线”修复,为“曲线”修复与“直线”修复并重。方法机制众多,目标殊途同归,使得看似不可能实现无从下手的中枢神经,获得修复的概率大大增加,功能恢复的程度不断提升。

2G-CNT的优势:能最大程度最有效地修复神经功能,这一治疗方案较之神经修复学一代方案,即单一细胞或“干细胞”治疗在治疗技术和治疗效果有着本质的不同。它是依据神经系统修复的上述复杂客观规律,优化整合和有机组合当前各种有效方法,达到优势互补,事半功倍。它优于目前世界上神经修复一代治疗中任何单一细胞(包括各种“干细胞”)或单一疗法的治疗效果。

2G-CNT的治疗策略和手段:(1)细胞种类有嗅鞘细胞、神经干/祖细胞、雪旺细胞、脐带间充质干细胞、自体骨髓间充质干细胞、自体鼻粘膜嗅干细胞等。(2)途径有脑脊髓实质内注射(手术和CT引导下),鞘内注射(根据损伤部位穿刺注射到损伤局部,颈椎穿刺、胸椎穿刺、腰椎穿刺、小脑延髓池穿刺),血管内移植。(3)多手段包括神经电刺激、针灸、主动运动-目标强化神经康复疗法、药物等多种治疗手段。

2G-CNT的主要成果:通过二代治疗,能够让更多躺着的病人坐起来,让坐着的病人站起来,让已经站起来的走起来,完全性晚期脊髓患者重新站起来和走路已不再是梦想。它能使“渐冻人”(运动神经元病)和老年痴呆症神经功能逆转或稳定;让卒中后遗症患者提高生存质量;让脑瘫患儿能不断改善智力和提高自理能力。

2G-CNT的治疗主要疾病:脊髓损伤(截瘫)、脑卒中(脑出血、梗塞)、小儿脑瘫、肌萎缩侧索硬化(运动神经元病)、痴呆、帕金森病、脑创伤、多发性硬化、多系统萎缩、共济失调、顽固性疼痛、糖尿病神经病变(神经痛)、脊髓炎、植物人、舞蹈病、肌病(肌营养不良)、脑白质营养不良、马尾神经损伤、脊髓灰质炎后遗症、精神疾病(强迫症孤独症)等神经疾病。

发展现状:目前这一前沿二代综合治疗方案已开始受到世界热点关注,它取代神经修复一代单一细胞或单一方法是其发展趋势和必然结果。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陈琳
陈琳 副主任医师
东直门医院 神经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