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陈琳 三甲
陈琳 副主任医师
东直门医院 神经外科

度洛西丁治疗糖尿病性神经病优于普瑞巴林

2012-10-15  来源:丁香园

现今最大规模的治疗糖尿病性周围神经痛(DPNP)的临床试验显示对于难治性病人初始治疗使用度洛西丁镇痛效果优于普瑞巴林。这两种药物联合使用的效果虽然并不优于大剂量单用一种药物,但却显示出安全/有效和耐受良好的特点。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神经外科陈琳

德国巴特洪堡的礼来制药德国分公司的高级医疗顾问Stefan Wilhel医学博士,在第48届欧洲糖尿病研究协会年会上,发表了度洛西丁与普瑞巴林联合用药或单用一种药物治疗糖尿病性神经病研究的结果(该临床试验在NIH注册的官方名称是"The COMBO - DN (COmbination vs Monotherapy of pregaBalin and dulOxetine in Diabetic Neuropathy)Study" COMBO-DN是各个单词中大写字母的组合)。这两种药物是当前仅有的能在美国和欧洲用于DPNP的药物,而之前尚未进行大型的直接或联合治疗试验。
这项双盲,随机,平行组研究的主要目的,是评估对每种药物的标准剂量无反应的患者联用药物情况,并评估每种药物单药治疗时疼痛的初始治疗情况。

研究参与者包括18岁或以上的男性和女性,每天有双侧外周神经性疼痛,且疼痛超过3个月。初始疼痛评分:Michigan神经病变筛检工具(总分10分)至少3分,简明疼痛评估量表修订版(BPI-MSF)24小时平均疼痛严重程度量表至少4分。参与者需要经过一到两周的筛选期和清除期,在洗脱期之前他们至少要有15天不服用任何一种研究中的药物,其糖化血红蛋白要稳定,在清洗期开始时其值不能高于正常值12%以上。

在初始阶段,患者被分为2组:401名患者接受了一半剂量的度洛西汀1周,随后是为期8周完整剂量的度洛西汀(60毫克);403例患者接受一半剂量的普瑞巴林1周,随后是完整剂量的普瑞巴林(300毫克),连续7周。

治疗初期对药物没有反应的339例患者进入强化治疗阶段,在此阶段中,单药治疗的剂量增加了一倍,或加用完整剂量的另一种药物治疗7周,随后2周减量。这个阶段设计的目的是探讨对于疼痛未完全缓解的患者联用或高剂量单药治疗哪一种是更好的选择。各组的平均年龄是61岁,组间性别,体重,种族,糖尿病确诊时间(中位数为11年),神经病变确诊时间,神经病理性疼痛发作开始的时间(中位数是2年)都匹配良好。每组患者中,有三分之二未接受过DPNP治疗。

度洛西汀在初始治疗阶段效果更好

在初治阶段,度洛西汀在第4周(P=0.007)和第8周(P<0.001),显示出更好的疼痛缓解效果。在8周时,度洛西汀组BPI-MSF得分下降了约2.3个百分点,普瑞巴林组下降约1.6个百分点。在初治阶段度洛西丁组比普瑞巴林组有更多患者体验到疼痛减轻至少30%(52% vs 36.9%;p< .001),至少50%(40.3% vs 27.8;P < .001)以及评分至少降低2分(57.1% vs 45.7%; P = .002)。

“对于无应答的患者,经过为期8周的强化治疗后,无论是两药标准剂量联用还是在两组中给予高剂量都没有作用” Wilhelm说,“强化治疗的结果没有显著差异”。初治阶段,一项亚组分析显示所有的结果都有利于度洛西丁。在强化治疗阶段,各项结果有利于联合治疗,但没有哪项结果有统计学显著性。

这两种药物在安全性与耐受性方面相似。初治阶段,56%的患者出现治疗即刻的不良反应,只有其中12%因此而终止服药。主要的治疗即刻不良反应有眩晕、嗜睡、恶心。这两种药物均导致大约3%的患者出现严重不良反应。

会议主持人,曼彻斯特大学的医学教授,医学与哲学博士Rayaz Malik,在Medscape Medical News的采访中简要的总结了试验结果:“这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痛性糖尿病性神经病临床试验。度洛西丁更好,在副作用方面没有差异。对于联合用药,尽管总体上没有差别,但可以看到有明显的倾向。从临床角度看使得我们可以选择提高药物剂量至最大或者联合用药。”

这项研究只包含了难治性病人,这就留下一个问题。Malik博士推测如果其他的病人也包含进来,结果可能会不同。对于难治性病人,初始治疗的选择是很明确的。Malik博士说:“考虑到度洛西丁表现更好,在选择普瑞巴林与度洛西丁时我会考虑再三。” 所以,临床医生应该对此结果感到高兴,因为“以后再也不需要有关于联合或单药治疗的研究了。”

陈琳
陈琳 副主任医师
东直门医院 神经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