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搜索
陈朝晖 三甲
陈朝晖 主任医师
武汉协和医院 泌尿外科

乌兹别克斯坦肿瘤患者患者痊愈出院

10月2日,从乌兹别克斯坦来我处进行手术的肾上腺肿瘤患者出院了。出院之前我对患者进行了全面评估:手术切口愈合良好,血糖水平完全正常,血压恢复满意,病理报告为良性,其他所有生理指标良好。

患者是55岁男性,体重100公斤,典型高加索白人,是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市当地医院的一名口腔科医生。在一年前患者感觉明显发胖,血压高达200/110,在当地进行了CT检查发现在患者右侧肾上腺区域有一个直径接近5厘米的形态较为规则的占位性病变。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泌尿外科陈朝晖

在患者多方打听的求医过程中,国内的同事推荐了我,我在电子邮件里看了对方发来的CT图片,认为这个肿瘤应该属于我们常见到的腺瘤手术,手术应该不复杂。随后我回复了我的意见,并告诉对方,可以到我们这里手术,一般没风险。后来证实患者在得到我的基本介绍后,迅速办理了护照和签证,一个月后飞经北京转火车到了武汉。

入院后我们做了常规肾上腺生化检查和其他器官功能检查,还进行了一个小剂量地塞米松抑制实验,证实了我们的基本判断,术前排除了嗜铬细胞瘤可能。

手术比较顺利,腹腔镜进去后发现患者体型肥胖确实对手术操作的空间和操作难度产生了影响。同时为了尽量避免并发症,操作较为细致,手术经历了大概70分钟,比别的手术增加了30分钟。患者术中血压平稳,手术结束后我随即切开肿瘤标本初步观察,初步证实了我们的术前诊断。

手术后,第三天停止输液,患者下床活动,手术第五天除了口服一种降压药外,其他药物都停用准备出院了。由于术前跟患者家属讲保守估计可以术后5天出院,患者早在术前就预定了一周后北京飞回塔什干的机票。

患者和家属跟科室医生和护士的交流很友好,这个过程最为有趣的是患者不会英文,只有一个家属是神经科医生,会讲一点点英文,还要借助手写和字典才能交流,算是额外增加了很多麻烦。好在患者自己是医生,很多医疗手续和医疗过程他都很容易理解和接受。

此外也值得一提的是,我草拟了一份英文的术前谈话,让患者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时出奇地快捷,全然没有跟国内患者交代手术内容条款时产生的,让患者和家属“吓人”的感觉。

 

陈朝晖
陈朝晖 主任医师
武汉协和医院 泌尿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