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陈权 三甲
陈权 副主任医师
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 泌尿外科

骨盆骨折合并后尿道损伤致性功能障碍的探讨

骨盆骨折合并后尿道损伤致性功能障碍的探讨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泌尿外科陈权

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泌尿外科   陈权  黄山  朱正万

 

【关键词】  骨盆 骨折 后尿道损伤 性功能

阳痿是骨盆骨折后并后尿道损伤的并发症之一。文献报道其发生率为2.5%~5.0%。作者自1999年3月至2009年10月收治骨盆骨折合并后尿道损伤患者68例,其中36例获得长期随访,发生阳痿14例,现将结果报告如下。

    1  临床资料

    本组36例患者,年龄12~62岁,平均34岁,均摄骨盆平片,其中蝶形骨折16例、双直型骨折8例、单纯耻骨骨折5例、耻骨联合分离4例、其它类型骨折3例。后尿道完全断裂26例、部分断裂10例。急诊行尿道会师加牵引术23例,行膀胱造瘘、Ⅱ期行尿道瘢痕切除、端端吻合术10例、尿道套入加牵引术1例、单纯留置导尿术2例。16例经上述处理形成后尿道狭窄,单纯定期尿道扩张术9例,经尿道瘢痕内切开术5例,开放手术2例。

   随访结果

    患者均获长期随访,平均8.2年。5例伤时未成年(12~16岁),随访未发现有阳痿者,其中30例伤前性功能均正常,伤后经初期处理15例发生阳痿(其中2例外伤后2年内性功能恢复正常),1例经初期处理性功能正常,因尿道狭窄开放手术后发生阳痿,共发生阳痿14例,占38%。

   讨论

    骨盆骨折合并后尿道损伤后发生阳痿,主要是由于初期损伤和(或)手术损伤造成阴茎勃起神经、动脉损伤所致,和骨盆骨折的类型,组织损伤程度,手术处理方式,时间伸延及年龄,社会心理因素有关。

       Walsh等通过对男婴尸体解剖发现支配阴茎海绵体的盆神经分支行走于前列腺包膜及膜部尿道背侧方,并与供应尿道血管相伴行,形成血管神经束。当骨盆骨折时这些纤细的神经和血管极易损伤而导致阳痿[1]。阳痿的发生率与骨盆骨折的类型及组织损伤程度密切相关[2]。蝶形骨折时后尿道损伤部位常在尿生殖膈的远侧,并使尿生殖膈后缩。此类骨折骨折断端多,组织损伤严重,出血量多,极易使行走于Alcock’s管内阴部内动脉、阴部神经损伤而导致阳痿。本组此类骨折16例,发生阳痿10例,发生率63%。双直型骨折后尿道损伤部位常发生在尿生殖膈近侧,组织损伤重,出血量大。此类骨折不仅损伤此段阴部内动脉和行走于软组织中的阴茎勃起神经,而且恢复过程中受尿外渗、血肿纤维化、感染等诸因素影响大,较易影响阴茎勃起神经而导致阳痿。本组此类骨折8例,发生阳痿3例,发生率38%。单纯耻骨骨折及耻骨联合分离对软组织损伤较小,出血量较少,发生阳痿较低。本组此二类骨折9例,仅1例发生阳痿,发生率11%。

      阳痿的发生与手术处理方式有关。陈凌武[3]通过对盆丛神经的解剖发现阴茎勃起神经位于尿道膜部外侧和后外侧,分布在尿道旁横纹肌内。后尿道损伤试验性导尿,急诊尿道会师加牵引术,后期行尿道瘢痕切除,端端吻合术或尿道套入加牵引术均有可能损伤前列腺部、尿道膜部外侧和后外侧神经而导致医源性阳痿。本组单纯留置导尿2例,无阳痿发生;急诊尿道会师加牵引术23例,发生阳痿5例,发生率22%;后期尿道瘢痕切除,端端吻合术10例,发生阳痿4例,发生率40%;尿道套入加牵引术1例,发生阳痿。为降低阳痿发生率,作者认为,试验性导尿要小心,避免多次、反复试验,以免加重尿道周围神经损伤而导致阳痿。行尿道会师加牵引术,应尽量避免过分分离解剖前列腺,特别是前列腺两侧缘,断端尽量靠拢,牵引应适当,避免牵引过度压迫神经或断端分离而导致尿外渗、出血、炎症及继发性纤维化影响阴茎勃起神经而致阳痿。经会阴行狭窄切除,端端吻合或尿道套入术时,不应过多分离膜部尿道外侧、后外侧尿生殖膈内的横纹肌,否则可能损伤尿道膜部、前列腺尖部后外侧阴茎勃起神经而导致医源性阳痿。

       骨盆骨折合并后尿道损伤所致的阳痿与随访时间有关。Gibson报告骨盆骨折合并后尿道损伤26例,11例发生阳痿,19个月内6例性功能恢复。本组2例,随访2年内性功能恢复正常,提示随时间推移,部分阳痿患者性功能有可能恢复,这可能与侧支循环建立有关。

       阳痿与年龄、心理因素有关。不少学者认为阳痿同年龄呈正相关,可能同儿童侧支循环建立良好,对外伤、手术遗忘、无精神负担有关。本组5例未成年患者伤后无阳痿发生亦证实这一点。成年患者因创伤、手术及费用等原因,精神负担重而导致精神性阳痿,可能与精神因素影响中枢神经递质释放,激活交感神经或使内分泌发生变化等综合因素影响勃起功能有关。

参考文献1 李宝炽.后尿道损伤与阳痿.临床泌尿外科杂志,1992,7(4):231.2 陈赐龄.骨盆骨折合并后尿道损伤机制及损伤程度估计.中华泌尿外科杂志,1990,11(5):298.
3 陈凌武.男性骨盆解剖标志在下尿路手术中的意义.临床泌尿外科杂志,1996,11(5):272.

陈权
陈权 副主任医师
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 泌尿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