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陈伟 三甲
陈伟 主治医师
哈医大一院 心理科

惊恐障碍:貌似心脏病,实为焦虑症

1.感觉像心脏病发作,却查不出病?您有可能得了一种心理障碍:惊恐障碍。患者常表现为反复出现突如其来的恐惧或强烈不适,发作时可以出现濒死感、恐惧、胸痛、心慌、恶心、出汗、胸闷、窒息感、身体发冷或发热、头晕、不真实感、四肢发麻或颤抖,排便感等等表现,这种状态被称为“惊恐发作”,发作第一次之后,就时常担心再一次出现发作。这种反复出现惊恐发作,反复担忧的疾病叫做惊恐障碍,属于焦虑症的一种类型。过去曾经被称为“心脏神经官能症”,也会被一些医生诊断为“植物神经紊乱”。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理科陈伟

0A0E866C-3147-43B6-B0A7-F5F6361D5347.jpeg

2.惊恐障碍患者由于在发作时常出现明显的胸闷、胸痛,所以常常以为自己是心脏病发作了,好多都有反复打120去急诊室的经历,但是经过全面的检查却没有发现心脏的任何异常,往往只是显示心动过速,或当时的血压轻度升高。排除了心脏病,有时还需要排除甲状腺功能亢进(采血化验甲状腺功能可诊断),甲亢可以诱发惊恐发作。此外,如果在发作时血压升高明显(比如高压接近200mmHg),还需要排除一种疾病叫嗜铬细胞瘤(检测血、尿的儿茶酚胺水平,以及进行肾上腺CT检查可诊断),此病也可诱发惊恐发作,典型的患者在血压升高的同时伴有“头痛、心悸、多汗”三联征。当然,绝大多数的惊恐发作还是由焦虑导致的,患者往往多次就诊急诊科和心内科之后才被有经验的医生建议转诊到心理科,而被建议转诊后,患者往往表示怀疑,觉得明明是身体不舒服,而且症状很严重,为什么让我看心理科啊?很多患者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经过我们的治疗症状得到缓解之后,才逐渐认识到自己的疾病和焦虑有关。焦虑、担忧、紧张或不安,是产生这些躯体不适感背后的原因,因为焦虑会激活植物神经的强烈反应,从而导致惊恐发作,而反复的惊恐发作,又会加重患者心中的焦虑和不安全感,在心中产生灾难化的想法:我会不会有生命危险?我会不会失控发疯?于是就产生更多的焦虑情绪,也更加容易发生惊恐发作。

3.惊恐障碍有时会合并“场所恐怖症”,由于害怕出现惊恐发作,这类患者不敢独自出门,不敢去人多的场合,不敢去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不敢去超市等公共场所,这往往是由于怕自己独自在这样的场所出现疾病发作而无人救助或是感到难堪,如果身边有人陪伴就会觉得好很多,因为安全感会大大增加。

F5E0C686-975B-49A1-B98C-C6413FB1EB81.jpeg

4.还有一部分“幽闭恐惧”的患者会回避一些特定的场合,比如回避做磁共振或CT检查,回避乘飞机、火车,或回避乘坐空间局促的汽车,不敢独处于无窗房间,不敢坐电梯等,因为在这些场合会觉得憋闷、缺氧、恐惧、有濒临死亡的感觉,想快点从里面逃出去,如果惊恐发作仅仅出现于此类空间和情境,应诊断另外一种焦虑障碍:特定恐怖症(情境性),指的是只恐惧特定的场合,只在这类场合出现惊恐发作,如果不去这些场合,就不会出现惊恐发作和焦虑感。而惊恐障碍,发作并不局限于此类场合,酷似心脏病的惊恐发作会毫无征兆不分时间地点地突然出现,并无显著的规律可循。

5.药物治疗对惊恐障碍有确切的效果,因为大脑内五羟色胺和去甲肾上腺素这两种化学物质的功能关系到一个人焦虑的程度,和惊恐发作的发生以及回避行为直接相关,所以调节脑内这两种化学物质的药物就可以治疗惊恐障碍。常用药为SSRI类(五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比如艾司西酞普兰、帕罗西汀、舍曲林,或SNRI类(五羟色胺和去甲肾上腺素再摄取抑制剂)比如文拉法辛,只是任何药物都要在医生确诊后在医生的全程指导下服用。一般来说,进行药物治疗,症状从缓解到消失可能需要快至几个星期慢的话要几个月,治疗前两周如果觉得症状加重是正常的,可选择缓慢增加药物剂量,而过了两周药物才会开始起效,惊恐发作会逐渐减少,恐惧和担忧会逐渐减轻。惊恐障碍痊愈的标准有两条:1.不出现惊恐发作;2.不担忧出现惊恐发作。达到这样的标准之后需要进行巩固治疗,巩固时间应不少于1年以防止复发。如果没达到这样的标准,就应该积极联系医生继续调整药物。不可轻敌,不要好转了一些就自己减药(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这样很容易引起病情反复,由于惊恐障碍患者都比较焦虑,所以对药物副作用也比较担心,于是配合治疗的程度往往不够好,其实这类药物长期服用的安全性通常没有问题,不必过度担心副作用。此外,心理治疗也对惊恐障碍有效,认知行为治疗帮助患者改变灾难化的负性思维模式,同时帮助患者逐渐适应恐惧的场合,心理动力学治疗会帮助患者分析焦虑背后的潜意识困扰,心理治疗需要由有资质的治疗师来进行,一周1-2次,每次50分钟。

6.经过治疗症状好转之后,如果对独自出门或是去某些场合仍然感到害怕而尽量回避,这仍然是疾病没有完全康复的表现。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患者在某些场合出现过发作,就留下了心理阴影,就像一个人在某条街道曾经遭受过抢劫,往往想到这条街道就会心有余悸一样。这时应该逐渐试探着去适应这些场所,因为经过正规治疗后惊恐发作会显著减轻或消失,慢慢发现在这些场合原来并不会再出现惊恐发作,这样心里的恐惧就会逐渐弱化,安全感就会逐步提升。

7.有些患者会出现安定类药物的药物依赖,由于这类药物可以快速缓解焦虑和控制惊恐发作,患者心理上会依赖这种可以快速缓解不适的方法,但安定类药物(比如XX安定、XX西泮、XX唑仑等)具有成瘾性,医生有时会在治疗初期短期应用(少于一个月),这种药对疾病长期的预后并无好处,长期服这样的药物使患者一直无法正视惊恐发作,想方设法去避免发作,这仍然是焦虑的表现。而且,如果形成了药物成瘾,就像喝酒、吸毒成瘾一样,又成了新的问题。

8.惊恐障碍发病前的几个月,很大一部分患者经历了人际关系或身体健康方面的问题,这样的压力容易使人的焦虑水平逐渐上升。也有一部分患者经历了身边亲人朋友突然的重病或离世,这类事件可以激发人对死亡的恐惧,把注意力转移到自身的健康上面,往往把很多正常人也会出现的心慌(比如运动后,休息不好或紧张时)或胸闷等反应错判为心脏病发作的信号,然后就会变得更加紧张,越是紧张,症状越多,症状越多就更加紧张,如此恶性循环下去,就发展成了惊恐障碍。除了这些外界的因素,惊恐障碍的病因也和患者容易担忧的心理特征以及家族中焦虑或抑郁类疾病的遗传因素有关(也许没有经过医院确诊,但父母一方具有过度担忧、紧张的倾向)。

9.人体内的植物神经支配着心跳、血管、汗腺和内脏活动,而植物神经又受人的情绪影响。惊恐障碍的各种身体症状是由焦虑触发的植物神经紊乱反应,这种反应的来源是动物普遍具有的本能反应——恐惧激发心跳加快、呼吸急促,让血液快速分布到四肢肌肉,从而做好“战斗或逃跑”的准备。由此引发的症状可以非常强烈,所以患者需要认识到心脏难受并不一定代表心脏出了问题,植物神经的紊乱表现,同样可以解释心脏的严重不适。患者在医院排除了心脏病之后,就不必再怀疑自己是否患有心脏病,因为严重的心脏病基本不可能漏诊,而轻微的心脏病又不会引起如此强烈的症状。经过我们诊断了惊恐障碍之后,要学会用焦虑和植物神经紊乱来解释自己的惊恐发作,这样在发作的时候可以避免过度恐惧,而恐惧会恶化症状。发作时应试着把呼吸放慢,并把注意力专注在呼吸上(可参阅我的另一篇文章《正念减压疗法:制心一处,无事不办》),逐渐平静下来。

10.尽量不要饮酒,大量饮酒会刺激植物神经从而诱发惊恐发作,更不可接触毒品,同样可以诱发惊恐发作,也要尽量避免咖啡、浓茶、红牛、可乐等含咖啡因的饮料,咖啡因也容易激活植物神经的反应。

11.很多患者由于焦虑,会问医生惊恐发作时会不会真的有生命危险?其实可以放心,这种反应和人看恐怖片产生的恐惧相似,并不会有实际的危险。

12.还有些患者会问,可以抽烟吗?研究发现,吸烟的人比不吸烟的人要更容易出现惊恐发作,吸烟还会直接缩短寿命,惊恐障碍的患者既然那么担心有生命危险,就更应该爱惜身体,还是早点戒烟为好。

13.坚持进行体育运动被科学证明可以有效缓解焦虑,运动量建议逐渐增加,不建议突然进行过于剧烈的运动。推荐的运动包括足球等团队运动、自行车、慢跑、步行或游泳等有氧运动,每天持续20分钟以上。运动时心跳也会加快,莫要把正常的心跳加快又当成是心脏病。

14.症状好转之后应把精力转移到生活中去,多做有意义的事,少去注意身体偶尔的不适感觉。

15.定期复诊,在医生的全程指导下进行治疗,是痊愈的关键。(可参阅我的文章《心理精神疾病治疗的17个误区与真相》)。

由于内心的焦虑不安,惊恐障碍的患者常常反复辗转于各大级别的医院,辗转于急诊和内科,反复要求医生给予检查,走了很多冤枉路,花了太多不必要的钱不说,还耽误了疾病的治疗。但只要经过心理科或精神科医生科学规范的诊治,这种疾病的预后其实是乐观的。

感谢您的阅读,祝您早日康复!

作者:哈医大一院心理科陈伟医生

欢迎您点击阅读我的其他文章:《我的网上就诊及门诊就诊指南》《抗抑郁/抗焦虑药物服药注意事项》《心理科常用药的优缺点及副作用处理》《失眠患者的必读事项》焦虑障碍是什么病?如何治疗》《心理疾病你得了哪一种?》阅读更多我的文章请进入我的主页chenweipsy.haodf.com或下载好大夫在线客户端浏览。

本文系陈伟医生授权好大夫在线(m.haodf.com/touch)发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陈伟
陈伟 主治医师
哈医大一院 心理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