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陈献韬 三甲
陈献韬 副主任医师
河南省骨科医院 髋部疾病研究治疗中心

(大腿)股骨骨折治疗教训及经验

病例1:

患者男性,28岁,股骨中段骨折在外院行髓内钉固定术,折端以钢丝捆扎固定术,术后23个月复查大腿困痛、无力,膝关节活动有异常响声,X线示骨折仍不愈合,行髓内钉取出、钢板内固定、自体骨植骨术。河南省洛阳正骨医院(河南省骨科医院)髋部疾病研究治疗中心陈献韬

点评:本病例为股骨中下段粉碎性骨折,行髓内钉固定折端不稳定,加之髓内钉远端锁钉过短,难以达到锁钉固定的目的,股骨远端呈旋转趋势,故骨折术后2年也未能愈合,且折端出现成角畸形、膝关节摩擦产生异常响声。

*********************************************************

病例2:

患者男性,28岁,股骨中下段骨折术后10个月钢板断裂,行髓内钉固定、植骨术。

点评:患者年轻,折端呈粉碎性骨折,钢板固定术后局部应力大,加之病人过早下地活动,钢板发生疲劳断裂。笔者建议:骨折术后,患者务必要在医师指导下进行功能锻炼、服药治疗。

*********************************************************

病例3:

患者男性,21岁,车祸致右大腿股骨、股骨颈骨折,在沿海某医院行动力髋+空心钉固定,术后股骨出现股骨骨折不愈合、股骨头坏死;二次手术行更换动力髋钢板为锁定接骨板,同时取出股骨颈空心钉、自体腓骨移植术;术后2年仍没有逃脱股骨头坏死的厄运,总治疗费用高达20余万元。

点评:股骨干合并同侧股骨颈骨折在车祸伤中非常常见,其治疗方法多样,但处理不正确及容易发生骨折不愈合、股骨头坏死,后期难以避免行关节置换术,对于年轻病人无疑带来了沉重的生理负担、心理及经济压力。

*********************************************************

病例4:

病人男性,29岁,股骨粉碎性骨折行双钢板固定术后9个月,大腿仍疼痛、难以下床。

点评:本骨折为复杂股骨多段、粉碎骨折,治疗难度大,钢板内定可达到满意复位,但同时带来的副损伤也是显而易见的——广泛剥离骨膜、骨折端血运破坏大,故骨折固定在保证折端位线复位满意的前提下,应尽可能体现生物固定的优点,如采取髓内钉固定等方法,以降低骨折延迟愈合、不愈合的发生,便于早期下床活动。

*********************************************************

病例5:

病人男性,28岁,高处坠落伤致股骨中段粉碎性骨折,术后1个月发现股骨颈隐匿性骨折。股骨干骨折行切开复位接骨板内固定术,术后6个月骨折愈合良好,患者能弃拐自行步行行走。

点评:本骨折粉碎程度大,术后没有出现骨折不愈合,其成功经验在于术后对软组织、骨膜的保护和术中的有效植骨、术后接骨续筋中药的应用。

*********************************************************

病例6:

患者男性,30岁,车祸致股骨中段螺旋型骨折,在某省级医院行钢板内定术,术后1个月翻身时出现大腿疼痛,拍片示在钢板的上方、股骨转子下再次发生骨折;在我院行钢板取出、髓内钉骨折、植骨术,术后3个月骨折愈合,患者能弃拐自行步行行走。

点评:股骨骨折属长管状骨,内固定早期折端局部应力较大,不正确的姿势、轻微外力即可能导致再次骨折的可能,针对内固定失败的原因,采取相应的措施,达到牢靠固定、折端充分植骨、良好血运保护一般均能达到良好治疗效果。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陈献韬
陈献韬 副主任医师
河南省骨科医院 髋部疾病研究治疗中心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